《留守村的女人》
第81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嘻嘻哈哈:“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是女主人,师姐,你可不能失礼哦。客人跟主人干一碗,天经地义。你看师姐喝了一碗酒,嗬,比你当新娘子那天,抹的胭脂还要红。”
  曹云娜用蔑视地眼光瞪着他,韩宝来不怕她,迎着她放着寒光的美眸,故装心痛地说:“张培萌心痛你,我可一点不会怜惜你。喝吧,有种的喝吧,你看张培萌用斗牛的眼光看着我,我怕你了。还是用小杯表示一个意思就行了。”
  韩宝来本来给她台阶下,可曹云娜不领情,她再一次头脑发热,抓起碗跟莫小桃一碰,她眼一闭心一横,气冲斗牛,一口气喝光。人活一口气。莫小桃也不是豆腐捏的,别看她水蜜桃的娇滴滴样子,也一口气喝干。

  “阴盛阳衰,阴盛阳衰。”韩宝来叹息不已,可是他话没说完,曹云娜呕一声,韩宝来眼疾手快,赶紧搀扶她。曹云娜胃一阵抽搐像喷泉一般喷了起来,这景象真的像小时候看田头抗旱抽水,抽水机开动之后,管子突然冲出一股水柱,韩宝来躲闪不及,满头满脸给喷个正着。
  今天什么日子?中午让秦莉吐了一身的酒,晚上让师姐喷了满头满脸。好在他穿的是皮衣皮裤,莫小桃拿湿帕子很容易就能帮他擦拭干净。晚宴到此就结束了。客人成了醉猫。现在,该煲醒酒汤喝了。韩宝来其实也是半清醒半迷糊。
  喝了醒酒汤,天色不早了。陈浒应该是出于好意留客:“宝来兄弟,张所长两口子就在我家将就一宿舍,怎么样?”
  没想到张培萌故意出难题:“我们可不敢打扰主人家。我们马上走。我听老婆的,从不在外留宿。韩宝来送送我们啊。”
  韩宝来趴在八仙桌上,抬起沉重的脑袋:“不走了。你老婆,我师姐开不了车,你那醉鬼样子更别开车了。听主人家安排,上铺侍候。”
  曹云娜喝得猛喝下去就吐了,可能酒精并没上身,她自认为头脑清醒,搀扶起张培萌,阴恻恻地说:“韩宝来,你记住,你有初一,我一定会十五还你。你让我们两口子当众出丑,你开心了吧?不要你管,客走主安。谢谢陈大哥、陈嫂的热情款待。我们失礼了。”

  张培萌却毅然推开她,一把箍住韩宝来,酒气熏熏地说:“送我们走!你带路——喝酒,你搞车轮战,人海战术,三十六计给你用遍了;自己当缩头乌龟,躲在女人屁股后面说风凉话。现在露脸送送我们,应该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吧。”
  韩宝来酒醉心里明:“张培萌别发神经,山路崎岖难行,还是在这里睡吧。陈大哥家里,虽然比不上星级大酒店,但也是金销帐、鸳鸯枕头、百合被,再给你点上一支瑞香,乾隆下江南也住得的。”
  张培萌岂容他安排,他很固执:“韩宝来,给句准话,送不送?不送,咱们分道扬镳;送,少废话,你的,开路!”
  连皇军的军令都叫出来了,他强趴在韩宝来背上,手箍紧他脖颈,一步一步逼他向外走去。曹云娜还抓住韩宝来右手,夫妻俩简直把他“绑架”走了。陈汝慧、七名村委女干部、五老、陈浒夫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韩宝来离开。
  接下来,三个人都抢着要开车,这回韩宝来占据天时、地利,他嘿嘿笑着:“谁开都不好使?我一到车上睡着了,神仙都有一觉睡,别指望我指路。我要是开车的话,方向盘在我手中,人命关天,我就是再想睡也不睡了。何况今晚——”

  两口子交换一个眼色,对啊,山路四通八达,要是开错了,那就开进大瑶山里去了。两人只得安分地坐到了后排。韩宝来开得很稳,有赖于八个村妇对他的保护,要是那十六杯灌下去,他现在肯定烂醉如泥。再加上这段时间,喝酒成了必修功课,酒量扩容了,还是开得很稳。
  然后,天有不测风云,本来山路上白天少有车走,晚上更难得有车,山路呈之字线路,前面往峭壁挡住了视线,转过弯才能看清前面的路况。谁知道转过一个弯道,突然强光刺眼,韩宝来一时间眼前一片空白,他凭经验往右边打了一把,这一把被免了一场重大交通事故的发生,只听砰地一声混响,发生了刮擦。车身随之一震,将后排靠在一起睡觉的张培萌和曹云娜惊醒。
  “韩宝来,你怎么开车的?”
  “喂,你会车怎么开前面大灯?”韩宝来开了车门,冲着对方叫喊,可他马上目瞪口呆,冤家路窄,他怎么刮擦了一辆电视台的采访车?周小蓓吓得不行了,当时,她一脚刹车踩下去,还是感觉车身猛烈颠了一下。他睁开眼,灯光前,怎么站着韩宝来?
  周小蓓拉开车门,冲了下来,像是受了极大的委曲,一头扑在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坐在后座的张培萌也傻眼了,他虽不是什么大干部,但周小蓓与韩宝来打得火热,他与韩宝来是共一条裤子穿的同学,他岂有不知之理?夫妻俩下来察看了一下现场,真是到了悬崖边了,再看看车,还好,韩宝来这一把甩得及时,周小蓓是上坡,刚转过弯道,速度也不快,只是刮蹭了车头,瘪了一块下去,但有保险公司理赔。现在只须向保险公司报案,因为事故并不严重,保险公司要现场照片做资料就行了。

  周小蓓的三菱越野车撞在前面保险杠上,连皮毛也没损伤。
  “喂,上路吧。不会在这里过夜吧?会冻成冰砣子的。”张培萌不怀好意地说,韩宝来还在轻声安慰她,周小蓓哭鼻子了。女人一哭,韩宝来的责怪变成了抚慰。曹云娜便骂张培萌:“你真是个白痴。一个姑娘家壮着胆子,深更半夜往大瑶山行驶,此事肯定非同寻常。你受点冻,算什么?你呀,一辈子都不会有如此轰轰烈烈的爱情!”
  韩宝来内心有万根钢针在扎,感觉痛不欲生。他对张玉屏书记有承诺,他是不能碰周小蓓一根指头,何况他与张书记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再不能做猪狗不如的事情。他压抑着内心的痛楚,尽量语气平缓地说:“小蓓,你怎么这么晚进山?张书记知道了,真的会担心的?有什么事,你不会打电话给我吗?”
  周小蓓本想淘气地咬他的嘴唇,可是他的酒气也太熏人了吧?她捂着鼻子,在怀里扭动娇躯,皱着眉头说:“你今晚喝了多少酒?我打你电话了,不信你看有多少个我的未接来电。你的电话总是说,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拨打。我打一百遍,一百遍还是这个提示音,你在跟谁煲电话粥?”
  韩宝来哑然失笑,原来他中午跟秦莉完事之后,他就设置成了用户免打扰,他要是不用手机,客户是打不进来的。
  “有事吗?”韩宝来可不敢冲着她说话,她偏扳过他的脸,尽管酒气熏熏,她也要面对面,眼对眼说话:“那条癞皮狗向我,要向我求婚,要带我去见他的首长爸爸妈妈。我吓都吓死了!你可要给我想个万全之策。”

  韩宝来现出了玩世不恭的一面,他干笑着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支持你,做个虎胆英雄——”
  韩宝来话没说完,周小蓓“呸——”吐了他一脸,这可是第三次洗脸了,他抹了抹脸,看着天空:“嗯,怎么下雨呢?”
  日期:2016-11-0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