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洋洋洒洒一番话,真把张培萌气得七窍生烟;他老婆曹云娜是不好惹的,她替她老公出头:“韩宝来,我本不想揭你的短,你自己说了,我今天就不帮你保守秘密了。你们可不知道,我们给他介绍了好多对象,硬是高不成低不就。什么原因?他原来喜欢大学里的英文讲师,一个洋婆子,说人家那皮肤才算白,那眼珠子才算蓝,那屁股才算大。韩宝来,这事有还是没有?想开洋荤的,是你,还是他?”

  曹云娜一席话说完,轰地一下,把七个女村官笑都东倒西歪。柳花明抱着骆雁笑了一阵,忍住笑,不怀好意地说:“妹子,你现在有所不知。韩村官早改口味了,他现在喜欢吃韭菜炒鸡蛋了。”
  曹云娜一愣,听不懂其中有什么刻薄之意;但刚忍住笑的一帮女村官更笑得一塌糊涂。韩宝来咬着嘴唇,哭笑不得,看来是有典故的。只是莫小桃瞪大眼睛,直跺脚:“糟了,糟了,你们怎么不早说?我现在打电话请她过来。”
  “谁啊?”曹云娜若有所悟,继而夸张地嚷叫起来,“韩宝来,你真谈对象了?叫来给我们参考参考。”
  张培萌来劲了:“韩宝来,韩宝来你太不够哥们义气了吧?我谈对象。我怎么摸她的手,我都跟你说了。你谈了对象,都把我给蒙在鼓里。我还到处帮你广撒英雄贴。你原来开枝散叶了!”

  韩宝来愁眉苦脸地说:“呆会儿,她来了,你要是敢如此说。小心她大嘴巴抽你。她可是泼辣出了名的。你真笨。乡下有句俗话,笑假莫笑真。那肯定是拿来逗乐子的。你也跟着瞎起哄。我说你榆木疙瘩脑袋,你不相信。全好有个师姐配你,真是绝配。”
  这话一石二鸟,连他老婆都损了。曹云娜冷笑着说:“好啊,呆会儿,我有试金石,我一试便知。”
  陈汝慧隔往日谁也请不动她的大驾?当然也不会有人请她出来做客,一是她人缘不好,二是她也不会请别人到家里做客。礼尚往来。那是邻里乡亲互相走动串门子才行。这回不一样了。她决心在寨子里活出一个人样来。她这个脸再怎么样也得露。何况韩宝来在现场。他不是当着刘老爹的面松了口,还没走到那一步,那么咱们往前走呗。
  半个小时后,陈汝慧走进堂屋来,大伙儿专门等着她上席。农村有规矩,要是不请人家,请了人家要等客齐了,再开席。
  吴小凤首先嚷嚷起来:“嗬,哪里来的小姑娘?你是不是走错了人家?”
  “不对。这是空姐啊!”曹云娜见多识广,一语中的。
  陈汝慧将发髻改成两个发鬏,再穿上韩宝来给她买的西装外套加直统裙,里面也是韩宝来买的羊毛衫,配上高跟鞋,看起来真的像刚下飞机的空姐。
  陈汝慧很自然走到韩宝来面前,落落大方地说:“这个漂亮妹子是谁?你帮我介绍一下。”
  韩宝来涨红了脸,但他嘴巴硬:“这个啊,她叫倒贴本。什么叫倒贴本呢?她妈妈说,别人家嫁女,十万二十万收彩礼,我嫁女倒贴了几百万。你看他老公,现在成天悃在娘家吃。她娘现在叫曹云娜不叫曹云娜叫倒贴本;叫他也不叫张培萌了,就叫他肠子青了。怎么叫肠子青呢?我一时半会也没琢磨透。还是请云娜妹妹自己说好些。以免谬种流传。”
  大伙儿跟着笑,曹云娜眼明心快:“我倒贴本。有人可能娶个老婆带崽来。”
  这句话直戳穿韩宝来的痛处,所有女村官都面面相觑,陈汝慧更凉了半截,虽然是取笑的话,但直接说中了她的心病。是啊,他韩宝来如此一个风流潇洒的人物,怎么娶个半路嫂?给别人养儿女?曹云娜也吓了一跳,她猛省:“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瞎说的,妹子千万别见怪。因为他老是损我,我就直击他要害。谁知道他笑别人笑得太多,今天该他中枪了。”
  “没关系的。我可没那么小气。一句玩笑话当真。宝来其实天天念叨你们。说你们是他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今天来了,可要玩尽兴。我们小香河村最是好客。”没想到陈汝慧脸上一笑一对深深的酒窝,说话款款生情。
  韩宝来也缓过劲来了:“她老公张培萌好陪,我几杯酒放倒了他。她呀,你们合起来喝不过她。”
  “真的吗?怕又是乱造谣。”陈汝慧作色瞪了他一眼,“看妹子花颜月貌,也不像个喝猛酒的人。妹子,你别听他的。我们喝个尽兴就好了。”

  曹云娜一惊,村寨竟然有如此人物,大庭广众之下,说话如此得体!
  现在客到齐了,大碗的菜往桌子上端,整整十大海碗:老鸭煲汤、清蒸石斑、酱烧猪蹄、酒醉鸡、香芋扣肉、水煮牛肉片、冬笋炒麂子肉、粉蒸鹅肉、红辣羊杂、大盘清水羊肉。其它的如凉拌芫荽、腌大头萝卜、开胃刀拍荞头、菠菜、菜心是不上算的。客人一阵稀呢喝啦地猛吃,喝酒的人都有经验,先肚子里垫个底,等下喝不醉,喝醉了不伤胃。
  先是共同小酌三杯,今晚没用碗喝酒,用的是金边红花细瓷杯,一杯三两三。洋酒其实每人只够半杯。陈抟老爷子以为洋酒是什么稀罕玩艺儿,喝了一口,“扑”地吐了出来:“这是什么劳什子酒?分明是过去灌人用的辣椒水。辣喉咙!”
  刘财老爹也说:“嗯,还加一点花椒水,有股麻嘴巴的味道。”

  陈老爹说得更离谱:“什么怪味?跟锈锅水差不多。就是蒸烧酒的时候,天锅生了锈没有洗干净。那酒就这么红,有股血腥味。”
  “是加了血吧?”老砌匠师傅蒋猛也喝不惯,“真的跟当年喝鹿血酒差不多。”
  五老只喝了一口,再不喝第二口,这酒味几乎颠覆了他们习惯的酒味道。他们不喝,全倒给韩宝来了。
  陈汝慧没有跟韩宝来坐在一起,她不会自讨没趣,她和莫小桃一起坐在村干部一桌。韩宝来一桌唯一女客是曹云娜。其实她滴酒不沾,回家她要开车。
  老人家是有心的。他们不把韩宝来当外人,喝过的洗胡子酒倒给他;张培萌毕竟是客人,不能给他喝。可韩宝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人家倒给他,他就倒给张培萌,好在张培萌跟韩宝来共一条裤子穿的尻子兄弟。他并没有计较,来者不拒。
  三杯两盏下肚,那就进入第二环节,开始敬酒了。先是晚辈敬长辈的酒。虽然坐着五老,但今天杯子小,喝十杯关系不大。主人敬客人的酒。韩宝来提议夫妻双双敬酒。莫小桃在另一桌说:“他敬他的酒,我敬我的酒。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陈浒可是一个酒桶桶,酒到嘴边唧一声喝干了。最苦恼的是韩宝来,他昨晚喝的酒未醒,中午接着喝;中午喝的酒没醒,晚上又喝了!现在他说话都酒气熏熏,打个嗝冒出来的全是酒气。怪不得说喝坏了“常委”(肠胃),喝坏了“党组织”(胆组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