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思索一会儿,我还是摇摇头说,“这倒是不慌,废了陆振阳一条手臂,陆家能做出来什么事都不奇怪,但毕竟这么久时间过去了,陆家要是想报复,早就找过来了,既然能拖到现在,就证明陆家人应该还是有所顾忌的。”
  我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可听我说了之后,陈宣德的面色却没有丝毫改观,反而摇头对我说道,“陆家人可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你想的也不对,陆家虽然家业大,可玄学界一向是很难插手普通人的事,这段时间陆家没出手,可不一定就是有所顾忌啊……”
  嗯?我眉头一皱,脑子里迅速思索起来。
  从雏凤会之后。一开始陆家怎么也会有所顾忌的,毕竟我是本届雏凤,玄学总会那边的面子要给,陆家断然不可能立刻出手。而接下来我跟养鬼派的人起了冲突,又被梁天心追杀。陆家人也不可能找到我。算算时间,陆家人要报复的话,似乎还真就这段时间合适了。
  这么一想,我心里莫名沉了下去。
  倒不是我后悔,当初以寻龙境界对付点穴境界的陆振阳,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我根本不可能留手。不管什么结果也都比我死在陆振阳手里要强得多。
  我也并不算太害怕,毕竟有过被梁天心追杀的经历,陆家就算再强,也不至于让我多害怕。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我人在家中,陆家要是来报仇的话,会不会牵连到我家里?
  一瞬间我脸色就苍白了起来,匆匆跟陈宣德告辞之后,就准备赶紧回家准备一下离开这里。但这时候,我忽然又想到,陆家既然查到了这里,想查到我家的情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到时候我人跑了。他们会不会拿我家人做人质?

  换成韩稳男那种人,我肯定不会担心这种情况,可陆振阳的人品,我实在不敢相信。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我重新叫住了陈宣德,对他说道,“陈叔,从谢会长的态度看,多半这件事是他透露给陆家的,陆家人如果找过来的话,多半也会先找到谢会长,如果可以的话,这几天麻烦你帮忙盯一下谢会长,一旦陆家人出现,你立刻电话里通知我一声。”
  此时陈宣德跟我的关系已经今非昔比,但我说了之后,他却沉吟了一下,才苦笑着对我说,“这事我能帮你,但也只能帮这么多了,不是我不仗义,师父师弟他们走了之后,我们这一脉里,老一辈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下面一群小辈,都指望着我。师父的道学传不传得下去,我不敢保证,但我得保证,把这群孩子们顺利养大。周易,实在是对不住了。”
  听完他这一番话。我反而对他的看法有了彻底的转变。何老头、何远山他们被梁天心杀死之后,他们这一脉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只有第三代的一些年轻人了,这之中还包括何远山的独子,何老头的独孙。身上肩负着这样的使命,也实在怪不得陈宣德成了现在这种性格。
  我点点头,心怀感激的对他说道,“陈叔,你能帮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另外,我这里有些钱,咱们玄学界的人,从小开始修行,钱这东西就少不了,你拿着给下面的孩子们用。另外,当初那件事里头牵扯的还有其他人,那些人的晚辈后代,若是有可能的话,我也想托陈叔能一起照顾一下。”

  说完,我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这张卡里有早先王永军给我的三百万人民币。
  陈宣德倒是一愣,皱眉说道,“照顾一下那些人的后代也是应该的,但这事跟你关系不大,你这又是何必?”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事实上。这件事跟我关系可不小,不过其中的缘由我暂时不好跟你说,这些钱你一定要拿着,另外,以后每年我都会转一些钱到这张卡里。”
  陈宣德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把这张卡收了过去。
  我也不便在这里久留,匆匆离开了太原分会,快速赶回了家里。
  从这天开始,我一直呆在家里不敢远去,同时思索着应对陆家的方法。只是任凭我如何思索。最终还是一筹莫展。
  有父母在,我没法一个人跑,而如果带着父母,我又能跑到哪里去?
  不等我拿定主意,一周之后,陈宣德那里终于有消息传了过来,说是陆家的人出现了。而且陈宣德还亲眼见到了陆家的人,据他所说,陆家来的人足有好几个,其中有一个年轻人断了一条手臂,应该就是陆振阳。
  陆振阳居然亲自来了!
  我心里更加黯然,断臂对道炁修为还是很有影响的,即便陆振阳实力不俗,但此时也应该在家中静养才最合适,他居然不顾一切的亲自来找我,可见他心中的恨意之盛。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再也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时间就下定了决心。陆振阳绝对不可能放过我,甚至不会放过我的家人,不管怎么样。我得带着我父母离开这里,先躲到外地,避开陆家人再说。

  可就在我准备过去跟父母说明情况的时候,心里忽然一凛,脚步蓦然停了下来。
  因为感觉到我家门外不远处,有一阵强烈的道炁波动。
  这道炁波动显然是从人身上发散出来的,而且从我的感觉来看,这人至少也有点穴巅峰甚至识曜境界!
  陆家人难道已经来了吗?
  我连忙从家里出来,走到大门口一看,就在我家门外的路旁。盘膝坐在一个面容陌生的中年人,见我出来之后,双眼如同鹰隼一样盯着我,嘴角流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却并不跟我说话,甚至也没站起来,只是默默的看着我。
  一瞬之间,我就明白了过来,这肯定是陆振阳派过来先盯住不让我离开的人!
  此时距离陈宣德打电话才刚过去半小时而已,好一个狠辣果决的陆振阳。估计是刚赶到这里的第一时间,他就问到我家地址,先派一个人赶了过来盯着。
  不得不承认,相比雏凤会上的时候,陆振阳显然成长了很多,以前的他,绝对用不出来这种手段。

  我心里更加黯然了,陈宣德跟我说陆振阳带来的人绝不止这一个,可即便只有这一个人,我拼死也不一定能敌得过……怎么办?
  我沉默的站在那里思索了一分钟,然后转身回到了家里,直接跑到我父母跟前,简短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然后对他们说,“现在我有办法去拖住门前那个人,你们俩可以趁这个机会先跑出去,然后直接到车站乘坐火车离开,等到外地之后,再跟我联系,到时候我去找你们。”
  等我说完,我爸妈还是一脸的迷茫,似乎根本没有理解我的话,最后还是我爸皱着眉头问道,“三娃,你是说有人来找你寻仇?那咱报警不就行了?”
  我妈也赶紧附和,“是啊,咱们报警,等丨警丨察赶过来咱们就安全了,为啥要跑到外地去啊?”
  我张张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丨警丨察……对于玄学界的人来说,实在太脆弱了。瞧陆振阳这次的架势,别说丨警丨察了,就算是找特种部队过来,恐怕也挡不住他。

  就在我想继续劝说的时候,远处又是一阵道炁的波动,而且这一次,至少有五六个人。
  日期:2016-07-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