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从车站出来。迎面就见到了陈宣德,这可把我吓一跳,虽然之前电话里联系过了,他大概知道我什么时候到,但过年期间,汽车向来都不准点,谁知道他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堂堂一个玄学分会的副会长,姿态摆低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想想也是,以叶翩翩三脉的天赋,短短三年时间就成了玄学总会的副会长,而我天赋更强,将来成就也势必更高,换做一些识曜境界以上的人,暂时可能还不会太在乎,可他,仅仅是一个点穴中层境界罢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我赶上。所以他显得格外小心,倒也不算太难理解。
  而事实上,今天刚一见到我,陈宣德的眼睛就又瞪大了起来,连说话声音都哆嗦了,震惊的对我问道,“周……周老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昨天你还是点穴初层的修为吧?”
  我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陈宣德瞬间猛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指着我哆哆嗦嗦的说,“一夜……一夜之间,你……你从点穴初层,跳到点穴中层了?”
  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满脸的惊骇,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此时的动作很不礼貌。

  我当然也没有追究,只是心里很尴尬,道鬼印的事情没法解释,只能让他继续误会下去了。
  我摇摇头说,“也没那么夸张,我正好昨晚突破了一个瓶颈而已。”
  陈宣德却是马上摇摇头说,“我能感觉到,现在你的实力甚至已经隐隐超过了我,就算是昨晚上突破了瓶颈,可我也没见过哪个人,刚突破点穴中层,就直接能到五窍的修为……不愧绝顶四脉的天赋,居然恐怖如斯!”
  他说的没错,到了四窍修为之后,已经可以称为点穴中层,陈宣德此时大概就在这个境界,而我的五窍修为,实际上已经超过了他。
  只不过他把这事儿完全归结到天赋上却是有些想当然了。

  我试图转移话题。问他要去哪里吃饭,结果他随便说了个名字之后,继续感叹着说,“当年老夫只是半脉天赋,蹉跎二十载才进入点穴中层修为,而周老弟,去年年末才进行的雏凤会。这才短短一个月时间,居然就已经超越了老夫……这简直,这简直……”
  简直了半天,他甚至找不出来一个形容词。
  就这样,接下来的饭局上,基本上都是陈宣德在感慨,我在谦虚。而陈宣德包括他带着一众人等。越是议论,对我的敬仰之情就越是高涨,说话也越来越客气。
  等最后我托他帮忙查一些玄学会资料的时候,陈宣德更是犹豫都没有,慌忙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等我何老头、何远山这几个人的时候,陈宣德一下子愣住了,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眉头一凝。忍不住问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陈宣德这才反应了过来,脸色显得有点激动,连连摇头对我说,“不是不方便,而是因为……何玉祁正是家师,何远山,则是我的小师弟……”
  这一下,连我也神色古怪了起来,这个陈宣德,居然是何老头的徒弟?
  我俩面面相觑了老半天,陈宣德这才有些疑惑的问我说,“不知道周老弟你找家师和师弟的资料做什么?莫非周老弟跟家师认识?”
  我跟何老头。何止是认识啊……虽然是红影子送的《死人经》让我正式踏上玄学一途,但真正让我见识到玄学,并引起我对玄学兴趣的,却是这个何老头。

  往事历历在目,这些年我一直有找何老头拜访的心思,可谁曾想,还不等我付诸行动,此时却已经天人两隔了。
  我点点头,有些低沉的说,“小时候何爷爷救过我的命,后来还一起经历过一些事情,只可惜,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来找过他。”
  陈宣德却没注意到我语气里的失落。只是有些疑惑的说,“这倒是奇怪,这些年,也没听师父他老人家说过你的名字啊。”
  我叹了口气,梁天心早就跟我说过了,何老头他们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我这个人,我不知道他说的规则是什么。但想起来心里总有些伤感。
  我把面前的酒一口气喝了,然后又问道,“陈叔,何爷爷他们是什么时候出事的?”
  听我叫声陈叔,陈宣德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听到后面的话,他面色也黯淡了下来,跟着叹了口气说道,“是前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师父刚刚从咱们太原分会退休下来,每天都带着小师弟他们也不知道研究什么东西,没在市里住,而是在你们县里住着。那时候我已经顶替了师父的副会长职务,每天都挺忙,还是接到了你们县里公丨安丨局的电话,我才知道出事了。等我过去检查之后,师父师弟他们好几个人,三魂都被人抽走了,只剩下了一具具无魂尸。”

  “从这手法上看,像是那些养鬼养尸门派干的,可咱们这方圆左近。根本没有这些邪门歪道的人啊,后来我暗中调查了许久,只是到现在都依然没有丝毫头绪。”
  我点点头,并没有把梁天心的事情说出来,那可是一个天师,说出来除了让陈宣德徒增烦恼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只能把这这份仇记在自己心里,早晚有一天,我还是要亲自找梁天心,了结这段仇怨。
  一顿饭吃完之后,陈宣德带着我去了太原分会,一边安排人去给我找其他人的资料,一边又带着我去了太原分会的会长办公室,说要介绍会长谢灵运给我认识。

  谢灵运表面上看起来跟陈宣德年纪差不多。但修为却足足高出一大段境界,乃是正经的识曜修为。
  出乎我预料的是,谢灵运对我似乎一点都不热情,反而有些不咸不淡的意思,面色冷淡的跟我稍微聊了两句之后,就借口有事,把我从办公室里送了出来。
  我心里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当回事,但接下来没多久,陈宣德又面色阴沉的回来跟我说,他派去调查资料的人吃了闭门羹,谢会长说不是自己分会的人,无权调阅分会成员的资料。
  谢灵运这是什么意思?虽说他是识曜境界的修为,但也不至于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吧?自打我展露了绝顶四脉的修为之后,就连总会的杨仕龙、单丰等人,都对我很客气,他一个小小的太原分会会长,凭什么会这么不给面子?
  实在想不明白,我就让陈宣德去打听一下,结果很快他就打听到了结果,匆匆的跑回来,面色凝重的对我问道,“周易,你是不是在雏凤会上,废了京城陆家嫡子陆振阳的一条手臂?”
  原来是陆家!

  这些天陆家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我心里以为陆家这种玄学世家顾忌面子,不会深究这件事,却没想到,现在忽然又听到了陆家的名字。
  难道陆家终于要对我动手了吗?
  还不等我想明白,陈宣德倒是先对我劝着说,“周易,我看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多呆了,早些回你们深圳分会去吧,到时候陆家人真找来了,你也好有些依仗。”
  他这么一说,我反倒是苦笑起来,虽然是深圳分会的副会长,可我哪有什么依仗?不光没有依仗。连徐会长跟我也算半个生死仇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