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几团光影出现在公路一端,向许兴桥驶来。光影越来越近,发动机的声音清晰可闻。很快,光影停到了环城路边,是两辆越野汽车。
  车门一开,五个人分别从两辆汽车上跳了下来,司机仍然留在车上。这五人,分别是楚天齐、曲刚、柯晓明、高峰、高强。
  五人没有任何言语,而是一同奔向路边,用强光手电照射过后,从许兴桥南侧一端下了公路路肩,到了下面平地上。
  走河床、过河道、再走河床、走石板路、过农田、走过硬的荒草地,就远远看到了那个假人。
  楚天齐注意到,其他四人在看到那个假人时,也不禁驻足,面面相觑。他做为过来人,自然心中有数,暗暗笑过,当先走去。后面四人一楞,马上围到局长身侧,走向那人。离着越来越近,众人都看清那是假人,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几个年轻人甚至还冲着假人挥了挥拳头。
  从假人身旁经过,就看到了前面那个圆拱拱的东西,众人脚步自然慢了下来,缓缓向前移动。到了近前,看到那个假坟头,还有前面立的无字墓碑,曲刚还双手做了一个动作。大家都看明白了,曲刚是想起了那个死人给他自己刻碑的故事。
  绕过假坟,那个小院落出现在眼前,众人立刻提高了警惕。在曲刚手势示意下,柯晓明、高峰、高强等三人轻手轻脚走到近前,一人扒着门缝去看,两人绕着院落转了一圈。
  不多时,三人回到近前,向楚天齐和曲刚做着手势。从三人的手势来看,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但也没有灯光,不知院内是否有人。
  根据吴老七的供述,他在六日凌晨曾经控制了老四,但在九哥建议下,又把老四给放了,按说老四应该在呀。
  不在?还是跑了?要不就是睡下了?尽管心中疑惑,但情况不明,众人决定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先观察一下再说。于是,留高峰守在假坟处警戒,其余四人上前。楚天齐和曲刚在大门外,通过门缝观察,柯晓明和高强分别到了院墙的东、西侧面。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众人也已守候了将近二十分钟。就在众人准备跃墙而入的时候,院里忽然透出了一丝光亮,众人马上停止行动,观察着院里的情况。
  光线越来越亮,很快从东屋移动到了院里,是一个人拿着应急灯,另一个人跟着。楚天齐已经看清,拿灯的正是“蓝大褂”老四,后面跟着的,是老四的姘头,被老四称之为“石妹”的女人。
  忽然,两人的对话声传了出来:
  女:“哎呀,累坏了,早点休息吧。”
  男:“这才哪跟哪呀,刚才只是装了那些药盒,那么多瓶子还没装呢。要不这样,你先休息。”

  女:“不是我累,我是怕你累坏了,你这可是连续两夜几乎没合眼了,明天晚上再干吧。”
  男:“还是石妹心疼我。你放心,就是再累,一会儿我还能侍候好你,让你舒服的‘嗷嗷’直叫。”
  女:“没个正形,我是跟你说正经话。”
  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不加班弄不行,夜长梦多呀。昨天本来就该送货了,可是梁子却没来,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七哥还没醒,他们那积压了好多货。今个天黑前我又问他,他说七哥失踪了,这可不是好苗头呀。我们必须在今晚把这些货弄好,在天亮前都转移了。”
  女:“好吧。”
  女人话音刚落,一个人从西墙头跳了进去。
  “干什么?”女人大喊。

  老四没有喊叫,而是马上向东墙跟蹿去,就在他刚刚跃起的时候,就被一个人踹了下来,正是在那里等候的高强。
  几乎没费事,柯晓明和高强便制住了老四两人。并迅速打开院门,把楚天齐和曲刚放了进去。
  来到东屋,看着那个敞着口的灶膛,楚天齐和曲刚相视一笑。
  曲刚迅速拿出手机,拨了出去。电话一通,他就说道:“马上行动,荡平假坟堆。”
  楚天齐等人返回到许兴桥不久,装货的中巴车也正好赶到。这次一共调来两辆中巴车,来装那个小院中的纸箱和编织袋,其中一辆装的都是地下暗道中的货,一辆装的是院里散放的那些货。

  两辆中巴是在楚天齐等五人到小院不久,就接曲刚命令赶到的。然后等到把所有物证都装好后,才又一起出发。只不过楚天齐和曲刚是抄小路,步行返回的许兴桥,而中巴是绕远路离开的那个小院。柯晓明、高峰、高强分别上了那两辆中巴,既是押货,也是为了看押上面的老四和他的姘头。
  看到中巴车全部经过许兴桥,曲刚也发动了越野车,现在楚天齐和曲刚同乘一辆车,另一辆坐着那两名司机。
  曲刚一边开车,一边感叹着:“还别说,这些家伙为了发这不义之财,也真是挖空了心思,又是假勾魂鬼,又是假坟堆的,连地道都用上了。竟然还别出心裁,既收真正需要厂家的空盒、空瓶,也收其它一些厂家的盒子、瓶子做掩护,以混水摸鱼掩盖真正目的。而且还进行分类存放,有用的存放地道,无用的院内闲置。这么一弄的话,即使院内的东西暴露,也可能蒙混过关。哎,他们要是把这心思用到正路,肯定也穷不了。”

  “走正道要难的多,所以好多人才偷奸取巧,走了歪道。只是他们因此发了横财,好多人却遭了殃。就拿这件事来说,不但那么多人生命健康受到威胁,好几个企业也因此损失严重,这些还是直接损失,恐怕间接影响要更大的多。”说到这里,楚天齐还自嘲了一句,“不法分子这么一弄,不但让千年药企受损,就连党的优秀干部也跟着遭了殃。”
  曲刚连连附合:“是呀,是呀。还好千年药企自无瑕疵,否则后果不可想象。尤其我们的公丨安丨局长更是优秀异常,一边顶着莫大的谣言与误解,一边还成功领导了这场打假战役,抗压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楚天齐“哈哈”大笑:“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话呀,而且这场打假战役的总指挥,应该是你曲大局长吧。”
  曲刚道:“我老曲有自知之明,当个先行官冲锋陷阵还凑合,至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还得是你楚大局长。”
  “我们就别互相吹捧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老曲,你是客气,再过一、两年,只要到了那个位置,你指定行,我看好你。”
  如果平时被一个小年轻说“我看好你”,曲刚早该发火,骂对方不知天高地厚了。可现在听到这话,他不禁心中窃喜,楚天齐分明是在暗示,一、两年后会走,而且会推荐自己。想到这里,曲刚忙道:“谢谢局长指点,我一定继续努力。”
  “老曲,太严肃了吧。”楚天齐看了看外面发白的天空,说道,“一夜没睡了,回去好好补个觉吧。”
  “怕是没那个福了,现在已经将近五点,回去得赶快把东西和人看管好。我自己要亲自盯着,否则这心里不踏实,以前的教训可不少。”说着话,曲刚又加了一脚油,汽车直奔县公丨安丨局而去。
  日期:2017-06-0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