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道炁极为精纯。这俩中年人即便正常跟我交手,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此时猝不及防之下,一个人直接被我击伤往后退了出去,另一个人也是面色苍白的往旁边躲。
  等他们让开之后,我才赶紧过去查看我父母的情况。
  这时候陈会长却气的面色发红。抬腿就往前走,盯着我,面色不善的说道,“你叫周易是吧,很好,原本我还想对你惩戒一番之后,让你加入到我们玄学分会,现在看来,你是半点悔改之心也没有,居然还敢出手拘捕,那就不要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我检查了一下,父母身上都没有太大问题之后,这才站起身来,同样冷冷盯着陈会长,开口说大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现在已经是玄学会深圳分会的成员,而且不巧的是,我也正好是个副会长,你要以大欺小没问题,但首先你也得有这本事!”
  说完我就开始接引道炁,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这陈宣德偏信王泽坤一面之辞,不分青红皂白,居然还差点伤了我父母,这种气谁能忍受得了?

  更何况,不过是个副会长而已,实力也就是点穴中层,比我高出一线。当初井鬼那种鬼王界别的人我也交过手,又怎会怕这个陈宣德?
  可谁知我做好交手准备之后,陈宣德却站在那里不动了,双眼盯着我,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正在思考什么问题。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面色有些古怪的喃喃说道,“深圳分会……周易……你莫不是那个周易?”
  我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雏凤会之后,玄学会要制作纪念册发放到下面各个分会的,这个陈宣德,显然是听说过我的名字。
  还不等我点头承认,陈宣德自己就又开口了,“你肯定是,这么年轻,就有了接近点穴两窍的修为,除了绝顶四脉的本届雏凤还能有谁?这……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周……周老弟,你方才说这件事有所误会,不妨事的话,可否跟老夫详细说说?”
  这下我忍不住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刚才任凭我怎么解释,都不愿意听,一口咬定这是我的错,现在倒是主动问了起来,这个陈宣德陈副会长,变脸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

  我和陈宣德虽然都是各自分会的副会长,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我实力虽弱,但天赋极强,前程一片大好。而陈宣德,实力一般,年龄老迈,修行一途上,几乎不可能再有什么进境了。
  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陈宣德不像是个修行之人,反倒更像个普通官僚。
  我玩味的看着他,心中的愤恨并没有因为他的服软而消失,冷冷对他说道,“陈会长现在想听,可我现在不想说了。”
  听到我的话,陈宣德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张着嘴,一脸尴尬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模样。
  这时候王泽坤却又跳了出来。伸手指着我,厉声呵斥道,“好生无礼!你不过是深圳选学会的副会长而已,凭什么到我们太原来撒野?我告诉你,你既然在太原这里犯了事,那就要服从我们太原分会的管辖!”
  可怜的王泽坤。到现在他还以为我依仗的是深圳选学分会的副会长身份。
  根本用不着我开口,陈宣德脸上瞬间便是一股怒气勃发,低喝一声,“住口!”

  然后他把王泽坤往后面一扯,脆生生的一巴掌,直接扇到了他脸上。
  王泽坤被打傻了。站在那里捂着脸,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陈宣德的怒气却还未消失,盯着王泽坤,冷冰冰的继续说道,“周易家贫,周老赖家富,王泽坤,你老是交代,是否收了周老赖什么好处,才开可以污蔑构陷周易?”
  王泽坤支吾着不愿交代,但他不过是一个普通风水师而已,在点穴中层境界的陈宣德面前。他根本没有什么支撑的余地,内心很快彻底崩溃开来,张口一五一十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更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一脸的凄惶。

  陈宣德听完没再搭理他,反倒是转头对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中年人说道,“你们俩明天到分会的档案室里去一趟,把他开革出会。这种无耻无义的小人,不配留在咱们分会里。”
  听他这么一说,王泽坤脸上更是一片死灰。
  身为风水师,说什么大师之类的称号都是虚的,只有玄学会成员才是实实在在能说出口的名头,现在玄学会把他开除之后,他以后的生活就真的堪忧了。
  或许是联想到了以后的惨状,王泽坤扑到陈宣德的面前,哭喊着要求情,陈宣德却是一脸的厌恶嫌弃,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只是指挥着手底下那两个年轻人,把王泽坤直接抬走扔到了院子外面。
  等着一切处理完之后,陈宣德才转头过来看着我,脸上瞬间挂上了笑容,对我赔罪说,“周老弟。这次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实在是我们太原分会里出了蛀虫,平白冤枉了周老弟,现在王泽坤已经被开革出会,老朽也要向周老弟你道歉,还请周老弟大人大量呐……”
  之前那夸张的处理方法,加上现在姿态摆到这么低的态度,我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宣德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走过来,亲近的继续说道,“不过周老弟,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要不是今天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名动天下的本届雏凤,居然是咱们太原人。虽然没有加入咱们太原分会有些遗憾,但无论如何,你也是咱们太原分会的骄傲。今天这事是老朽我做的不地道,不知道周老弟能否赏脸,让老朽我做东,好好再给你赔个礼。”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今天这件事我也没有再追究的心思了,不过他的邀请我显然没必要答应。
  正要摆手推辞的时候,我眉头一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犹豫了一下,最终我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让他把时间推迟到了明天。
  陈宣德自然无有不允,连忙就答应了下来,又是一番寒暄,这才带着人匆匆离开了。
  这时候周围邻居们早就围了一大群,看着陈宣德这种大人物对我讨好的样子,一个个眼睛都瞪的浑圆,等他们走了之后,忍不住纷纷议论了起来。
  早先拿子侄辈眼光看我的街坊四邻们,这时候看我的目光都带上了几分敬仰,弄的我莫名尴尬。
  好在他们没再围观多久,慢慢的都散开了,我这时候也赶紧走到哦父母跟前,仔细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身体,确定没有受到伤害,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是放松了下来。我爸妈这时候满脸的却都还是担忧,张口问我说,“三娃,你不是说在外面给人家看风水吗?咋还当上副会长了?还有,你们看风水的先生,咋还会……那个。那个,打架呢?”
  二老显然是看见了先前我对那两个中年人用出了灵犀指印,不过幸好的是,道炁形成的光指,除了地师以上境界的风水师之外,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否则的话,我爸妈还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呢。
  日期:2016-07-0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