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20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子连周围的人也笑不出来了。我家大门可是敞开着的,两米多宽的门他们不好好走,非要往旁边靠着墙的门上撞是几个意思?

  一瞬间,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开始议论了起来,话题无非只有一个,周老赖父子俩,是不是撞邪了?
  这时候我才微微笑了起来,这父子俩当然不是撞邪了,只是因为对祖宗出口不敬而已。
  那天的寻祖阵摆好之后,经过几天的温养到现在,从风水学上来说,我爹就是周老赖的爷爷,是周佳的太爷爷,这俩人出声辱骂祖宗,不倒霉才奇怪。
  等周老赖父子的身影从我家消失之后,周围起哄的邻居们这时候也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先前周老赖说我爸找人换了他家风水的事不是没人听见,前后一结合,所有人看我爸的表情就变了。

  神鬼之事,乡亲们大多很相信,更何况刚才那些事情就真正切切的发生在他们面前,任谁也无法辩驳。
  这件事之后,村里马上就开始疯传,说我爸和我,从省城里找来了风水师父,换了周老赖他爹坟墓的风水,让他家以后都会持续的倒霉。甚至因为周老赖父子撞上头进了趟医院,马上就有传言说,他们一家人都得了重病,似乎活不长了,满门都要灭绝。
  这一下,周老赖一家从满村人都想接近讨好的富户。变成了人人闻之变色的丧门星。甚至到过年的时候,村里一些亲戚都没敢上他家走动。
  连我爸这时候都嘀咕了起来,大年夜的时候还问我说,“三娃子啊,你说周老赖咋就忽然这样了呢?”
  虽然先前被欺负的不轻,但我爸此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样子。我心里却半分怜悯都没有。这完全是周老赖咎由自取,活该遭这报应。
  我笑着对我爸说,“人在做天在看,这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要报应他家人呢。”
  我爸叹了口气,没再说话。脸上也看不出几分高兴模样。
  一直到过完年之后的初五,周老赖父子忽然又出现在了我家门口,这一次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王泽坤。
  看到他之后,我嘴角微微一笑,这件事背后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个卑劣的王泽坤,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他,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等我说话,王泽坤就气势汹汹的走到我面前,张口对我质问道,“周易。我昨天去周老赖家的坟上看了,那里被人摆了一座阵法,应该就是你干的好事吧?”
  他这态度倒是把我弄的有点傻,这家伙既然去看了风水阵,还推测是我干的,凭什么还敢对我如此不客气?
  王泽坤只是一个普通风水师而已,看到那张寻祖符之后,就应该知道这件事至少是一个寻龙境界的风水师做的,就凭他一个普通风水师,凭什么敢跟地师叫板?

  我冷笑一声,“怎么,你能支招别人挖我家祖坟,就不能我反击一下?”
  王泽坤一听,却是满脸大喜,也不理会我的话,反而是哈哈笑着说,“果然是你干的,我就知道,当初你们家盖房子的时候,你的风水造诣就不低,现在居然已经到了地师境界!可你不要觉得身为地师就可以为所欲为,做这种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让我更奇怪了,先前我还考虑这家伙是不是不知道地师境界,现在看来。他完全明白。
  既然明白,为什么敢当着我面,口口声声说让我付出代价?
  我还没来得及再说话,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汽车轰鸣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带着两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看到这几个人,我目光才终于一凛,那俩中年人都有不逊于我的点穴境界修为,而那个老头子的身上,我只能感觉到道炁的波动,却看不出境界。
  这种情况,只有可能在对方比我修为高的时候才会出现,这老头至少也是点穴中层境界的风水师!怪不得王泽坤这么自信,原来是早就找好了靠山。
  不等我想明白,王泽坤屁颠颠的就跑到那老头子身前,一脸谄媚的打招呼说,“陈会长,你们来的路上还顺利吧?”
  这个陈会长却没搭理他,只是四下里扫了一眼,就伸手指着我,淡淡的问王泽坤说,“你说的那个用风水术害人的,就是这小家伙?”
  王泽坤闻言连忙点头,添油加醋的说,“就是他,无缘无故的,用了个寻祖阵,让自家祖坟的祖气,覆盖了村里周老赖家的坟,导致周老赖一家人只要心里对他们家有一点不敬,就会触霉运,从过年前到现在,周老赖家里赖以活命的养鸡场死了数百只鸡,家里人也受伤了好几次,到如今过的是生不如死。”
  听他这么一说,站在一旁的周老赖父子马上上前哭诉,夸张的说着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周老赖这老东西,还说自己已经检查出来得了绝症啥的。
  我心里冷笑,这才短短几天的功夫,就算他不吃不喝不睡觉。呆在家里天天骂我家,也绝不可能让他得了绝症,现在哭的这么伤心欲绝,也真是难为他了。

  陈会长听完他们的哭诉之后,也不再言语,抬脚走到我身边,对着我端详一番之后,才朗声说,“你这小娃,年纪轻轻的就有这般修为,前途一片大好,不好好修行,为何要走上歪门邪道,用风水术害人?你可知道,咱们玄学界,最忌讳的就是对普通人出手?你这样做只会毁了你自己!”
  他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态度却让我心里发恼。
  我也冷冷的说道,“陈会长为何只听信一面之词,连我的解释都不需要吗?”
  我才刚一说完,那陈会长却更气愤了,双眉一凝,马上就又训斥道,“你还能解释什么?玄学界的死规矩,就是不能对普通人出手!王泽坤昨天已经把你布下的寻祖阵拿给我看了。我就问你一句,那个阵法,是不是你摆的?”

  我这时候是真的愤怒了,我也同意不能轻易对普通人出手的说法,但这也得有个限度,像对方这种要挖我祖坟的举动。我若是不出手,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祖宗蒙羞?
  我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只是冷漠的点点头,压抑着怒气开口说,“就是我摆的,那又怎么样?”
  陈会长这时候也是满脸的怒气。“做错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悔改!你这小娃,既然不认错,那我今天就把你带到玄学回去,好好关你半年,等你什么时候反思到自己错误的时候,再放你出来!”
  早先我们说的话,我父母可能听不明白,带这句话他们却是听明白了,顿时就慌了,一起走到我跟前,把我护在后面,面色苍白的质问陈会长说,“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要把我家娃关起来?”
  陈会长摆摆手说,“我是咱们市里玄学会的副会长陈宣德,你家这娃子是玄学界的人,又在咱们市管辖范围内,我有权利处罚他,你们两位切莫阻拦。”
  说完,他直接一摆手,身旁两个中年人就把我父母往旁边一推,直接上来就要抓我。

  我父母本就年老体迈,被这俩人一推。直接踉跄着往后面退了出去,差点摔到地上,看到这一幕,我再忍不住了,抬手就是一道灵犀指印,朝那俩人直接点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