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9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用翻卦掌简单测算了一下方位,周老赖家的坟,就在我家祖坟的坤位,坤主祖气传承,子孙绵延。这架势,看起来是吃定我家的祖运了。只可惜的是,就我家这风水,便是被他劫去了又有何用?
  说到底,周老赖也是被王泽坤坑了,这事多半还是因为王泽坤对我的记恨,才专门找了这么个机会,目的跟我家的祖运无关,纯粹是想要报复我。
  仔细思索一番,我心里头慢慢有了主意,给祖坟磕了头之后,没在这里多呆,而是叫着我爸一起回家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我爸商量了一下,下午去周老赖家一趟。从我本心里想,周老赖再怎么着也算是我的本家人,不管怎么说,最后还是要再给他一个机会。
  我爸这次总算是点头同意了,这件事他先前跟周老赖的交涉已经失败了,这时候干脆把我当成了主心骨。
  吃完饭,我去村头的小卖部里买了两件点心两瓶酒,拎着跟我爸一起赶到了周老赖家。
  周老赖家距离我家不远,房子建的气派,是一栋三层的洋楼,还圈出来了一个大院子,不光如此,他家对面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大片厂房,里面是他家开了十多年的养鸡场。
  到门口敲了门之后,开门的是周老赖的儿子周佳,他跟我同岁,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当年关系虽然也不差。按此一时彼一时,开门之后一看到我和我爸,他脸瞬间就黑了下来,连招呼都懒得打一声,戒备的问我们来干嘛。
  面对村里的富户,我爸显得有些卑微,对自己的晚辈赔着笑,正要开口说话,我却制止了他,淡淡的开口说,“没什么事,只是要过年了,来给老赖叔拜个年。”

  周佳明显是做好了要跟我们争论的准备,不过听我这么一说,他要出口的话被堵了回去,无奈的带着我们进了门。
  结果才没走进去几步,闻声而来的周老赖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一看见我们,破口就骂,“周刺猬你还来干啥?我早跟你说了,地是我跟徐有福买的,俺爹都埋进去了,你这时候说啥都晚了,你要敢说让我把俺爹再挖出来,信不信我今天就去砸了你家?”
  我爹脸上带着笑也凝固住了,张口想跟他争辩,但老实了一辈子的他面红耳赤的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还是我冷冷的开口说,“老赖叔,今天我跟我爹是来给你们家拜年的,怎么着,你家有钱了,我们这些穷亲戚连门都进不去了?”
  周老赖低头看了看我拎着的点心和酒,嘴里嗤笑一声,“三娃子,你好歹也是念了大学的人,就你手里拎的这些破烂点心,也好意思拿过来?你说的没错,今天你们还真就连门也进不来。”
  本是要最后给他一次机会,现在看来,实在是我自己太过妇人之仁了。我点点头,盯着他说,“那行,今天这门我们就不进了,不过我最后再叫你一次老赖叔,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说完,我直接带着我爸离开了。走出门的时候,还听到周老赖嚣张的声音说什么,这娃念书脑子都念傻了,老子高兴都来不及,后悔个屁!

  我心里也不在意,出门之后,还笑着安慰了我爸好一会儿,这才一起回到了家里。
  刚走到家门口。我妈就急匆匆的过来问我们情况,结果才说了两句,她低头看到了我们依然拎在手里的点心,剩下的话也问不出来了,只是一边叹气,一边安慰我们爷俩。
  这天下午,我躲进自己的屋里,用随身携带的狼毫笔和黄符纸。制作了一张特殊的符箓,然后又在村子里游荡了一圈,掰了些桃木枝和槐木枝回来。准备好之后,我趁着夜色,再次赶到我家祖坟那里,用符箓和分属阴阳的桃木枝槐木枝,在周老赖家的坟和我家祖坟之间摆了个能引动祖气的“寻祖阵”。
  这种风水阵法,本身是用来寻祖的,作用类似于现在的亲子鉴定,不过古时候可没这种法子,风水师帮别人寻根溯源的时候,经常能用到这种风水阵法。
  阵法不算太难,只用了半个小时,我就完全摆好了,而且为了加速阵法的作用,我还特意将道炁注入其中,让寻祖阵的效果大为提升。我家祖坟之中的祖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引发出来,然后往周老赖他爹的坟上过去。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多一点,祖气就将新坟完全遮盖住,接下来只需要一两天的温养,周老赖家的分就会跟我家祖坟成为一体。
  他想劫我家的气运,我就帮他加速这个过程,只不过他家这新坟若是能在这里待上几十年,稳定下来之后,劫走我家祖坟气运之时,还能保持自身的独立。但被我这么一加速,周老赖他爹的坟完全没有稳定下来,在劫气运的同时,直接就被我家祖坟给同化了。
  简单来说,就是这座新坟,此时此刻。已经属于我家的祖坟之一。祖坟的排序,本身便是按照辈分来排,而从位置上来看,两者之间隔着接近五米的距离,这至少也是一座坟的距离。也就是说,现在周老赖他爹坟的位置,就是我死后应该待的位置,所以。他的辈分也变成了跟我一样的辈分。

  辈分这种东西,虽然听起来飘渺,但其中也有莫大的玄机。周老赖既然这么喜欢我家祖坟,我就帮他重新认个祖归个宗。
  处理完之后,我没把寻祖阵收回来,而是用一层薄土将其掩盖住,使得这阵法的功效不断加深,这才转身回到了家里。
  等第三天的时候。周老赖和他儿子周佳终于找了过来,刚一进门,周老赖的伸手指着我爸,一边走一边骂,“周刺猬,你他吗搞的什么鬼,为啥我爹昨晚上给我托梦,说你们家请了高人,把他坟里的风水全变了,还让我来找你道歉?还有,我家的鸡这两天死了百十只,是不是你们家搞……”
  他的话还没说完,脚下忽然绊住了一块石头,一下子摔到了地上,把脸都摔肿了半边。
  我爸站在那里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的目瞪口呆。
  周老赖倒也是个滚刀肉,摔伤了之后,也不嫌疼,匆匆爬起来,立刻就又继续骂道,“入他娘的,你家门口摆这么多石头干啥?”
  话音刚落,大冬天的,天上莫名飞过去几只麻雀,路过他头顶的时候,几泡鸟屎忽然落下,整整齐齐的弄了他一脸。
  这时候周围邻居都过来看热闹,见到这一幕,一群人都忍不住起哄笑了起来。

  周佳站在旁边,脸上也挂不住了,张口也开始骂,骂完之后,他赶紧过去准备帮周老赖弄鸟屎,但不曾想,他才刚走到周老赖身边,这时候周老赖正好抹了把鸟屎往身后甩,一个大耳刮子就扇到了周佳脸上,手上的鸟屎也抹了周佳一脸。
  周围人笑的更厉害了,周老赖父子却直直的站在那里发呆,一脸的不可思议。
  俩人这时候显然是感觉到了古怪,互相对视一眼,转身对我爸撂了句狠话,然后起身准备走,结果还没走出去几步,父子俩人双双撞到了我家铁门上,周佳脸上甚至还撞开了一个口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