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7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秦莉歇斯底里地叫喊了一声。吓得韩宝来忙捂住她的嘴,低声说:“不能让你老公知道,老彭知道了,他左右为难。我告诉你吧。陈浒所在的村,正是张书记搞的点,你明目张胆派人在小香河村抓人,影响极坏!张书记拍案而起,要做为大案要案来办。我不过是一名走卒,起不了什么作用。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做决定吧。”

  女人毕竟是女人,管她是江湖阅历多么丰富。秦莉被韩宝来这一咋呼,她心虚了。本来,她今天准备办这事,没想到老公叫她陪客。听韩宝来如此说,她额头上直冒冷汗,她当然知道后果。本来她以为天高皇帝远,在那个偏僻的山村,抓个把人,有谁敢出头?
  现在秦莉需要台阶下,韩宝来搂紧她,秦莉浑身像筛糠一般,一种极强烈的恐惧感袭上心头。秦莉一生坎坷。她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老妈是坐台的。她读过技校。在技校,她的叛逆表现尤为严重。她穿暴露装,跟男生鬼混,她挑衅老师,行为极端搞怪,有她在教室,那课上得相当滑稽。后来,她被迫辍学,她怎么会安分地呆在家里?她跟社会上的哥们浪迹在街头,成天出没在网吧、酒吧、发廊、歌舞厅。一不小心就涉毒了,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后进了戒毒所。出来后,变本加厉地做地下交易,当时做这种交易的利润相当丰厚,几家同时在做,双方常常为争地盘发生火并,那是大鱼吃小鱼的年代,十分血腥。她也免不了被人追杀。后来,落入彭绍峰手中,彭绍峰看她姿色出众,就收在自己身边受用。天长日久,彭绍峰将她扶了正,给了她名分,她从此混出了名堂。

  “听我一言,你还年轻,有资本;你身价不菲,有资本。从此以后,将那些不正当生意都关掉吧。多好啊!人活着,不就是图个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吗?半夜鬼敲门的日子,那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是提心吊胆,那是惶惶不可终日啊。担惊受怕的日子,一个人的寿命都要短很多。”
  “你好幼稚,没那么容易的。入了我们这一行,想漂白,比漂白一件衣服难多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酒店业的收入多少吗?”秦莉吐露了实情,“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今天一餐可能就吃掉了我们一个月的利润。我们能架住几个人这样吃?”
  “我买单吧。”韩宝来认真地说。
  秦莉点了他一指头:“傻瓜。你买得了今天的单,买不了明天的单。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有钱,但投资出去,赚的少,亏的多。我们搞了四处房产,你看,市区一套房卖到四千一平米。我们这个穷地方,连二千都卖不动。现在生意难做,各处庙里的菩萨都要打点,哪个衙门都是张开血盆大口,等我们送完了,剩下的利润还不够塞牙缝呢。你看他这个政协委员,其实就是某些人的提款机。”

  “我以后给你理财,怎么样?亏了算我的,赚了,你哪怕给我一小份分红,我就发达了。”韩宝来毫不含糊地说。
  “行啊。你赚一万,我给你五千。”秦莉显得很爽快,红酥手在空中抓了抓,那是平半分啊,以后她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她是失口卖华山,让韩宝来分红分得她眼红。不过两人以后打得火热,心照不宣了。后面两人还有精彩绝伦的搭配,那是后话。
  “拉勾。”韩宝来当即跟她拉勾,“第一笔,你想投多少?”
  “一千万。”
  “一千万?”韩宝来不由怦然心动,看她不像是开玩笑,“这是你的私房钱,还是公司的款子?”

  “你说呢?”秦莉卖着关子,她真是江湖中人,她才与韩宝来发生一点关系,她心血来潮,就投下巨资。
  “那我先考察一番,可不能脑袋一热乱砸钱进去。确实可行的话,我写一个投资计划书呈给你,你是投资人是老板,你最终定案:投还是不投,你说了算。你知道,任何投资都有风险。我也不敢保证,只赚不亏。”
  “行,我信你。”秦莉有点黏他,眼光直勾勾地,当然相信他了;再怎么说,韩宝来是有来头的。彭绍峰一拍脑袋就砸钱,只有赔,很少有赚的。韩宝来感觉她目光的重量,她可能也想从风口浪尖上,抓住一根稻草,赖以活命。
  “你跟陈浒老婆什么关系?”女人就是小心眼,她眉毛又拧成一个疙瘩。
  “我叫她阿姨。放心,不会乱了辈分。”韩宝来胡诌的,男人对女人说的话有一半是真的,就算不错了。
  “那你这回把陈叔毫发无损地领回去,你阿姨怎么谢你?”秦莉眼眉带着笑,其实有套他话的嫌疑。

  “领回去嘛。阿姨不会把她的女儿许配给我吧?”
  “你胡说。她女儿才十二岁。你根本没去过她家里,什么阿姨不阿姨,分明是你胡编出来堵我的嘴。算了吧,今天看你很卖力。呆会儿,我让他开着他的农用车回家吧。但这是我给你面子,告诉他老婆,最好离我家老彭远一点,哪天我脾气不好的话,我会活剥了她的皮!”秦莉咬牙切齿地说。临了,她叮嘱韩宝来:“你睡一会吧。你的皮包包在我身上,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到服务台领取。还有,我给你办张金卡,你随时来都可以入住。你不要下去喝了,你好好睡你的吧。其余的事情,我会料理明白。”

  秦莉还不忘嘬他一口,穿戴整齐,补了妆,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韩宝来等她一走,赶紧关上门,打了保险。真的一挨枕头,如一摊烂泥,呼呼大睡,他太疲惫不堪了。
  《最炫民族风》的彩铃响起的时候,韩宝来悠悠醒转过来,他木然了半天,不知身在何处。他摸到了眼镜,房间内画着水墨画的窗帘自然垂落,床头柜上一对清花瓷花瓶养着的鲜花,不绝如缕地送来淡淡花香,室内开着柔和的橘色壁灯,空调吐着暖气,室内温暖如春他只盖着夏天盖的薄薄锦褥,身上穿着丝质睡袍。他打着哈欠,抓过手机,是莫小桃的电话。
  韩宝来睡意绵绵,轻轻喂了一声;那边可兴奋了:“韩村官,你在哪里?今晚过来吃饭啊。老陈宰了一头黑山羊等你呢!”
  陈浒抓过电话,声音万分激动,带着哭腔说:“韩村官,恩人啦!今晚你无论如何要过来喝杯酒啊?”他可是又人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他被抓去之后,关在一间关猪、关羊的,臭哄哄的黑屋子里,全身给捆成了一个大粽子,他料定这回不死,也要脱层皮。这伙人实在没人性,不但不给他吃喝,连拉屎拉尿也不给他松绑,害他往裤裆里拉。他知道,要是再不放他出来,这样捆都要捆死他。松绑之后,已经是日落西山了,他半天动弹不得,一身臭哄哄的,那些人将他架上农用车,帮他把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们一窝蜂散了。

  这会儿他惊魂稍定,一个劲要喝酒压惊,要杀头羊谢恩人。莫小桃怕他不认账,告诉他是花了一百万赎出来的。他此时才知道,命比钱重要。钱是什么?钱是***孙子!过去他给钱当孙子。今天总算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韩宝来沉静地说:“现在几点了?七点了!我中午喝晕了头,全***是酒海子。晚上嘛,晚上你把村委干部都请上,我们在你家聚一聚也好,我给你压压惊。”
  “好,好。我这就请,我请蒋师傅来主厨。你几点到?”
  “你现在才弄菜,晚餐晚吃嘛,我九点准到,我搞几瓶洋酒回来,给你压压惊。”韩宝来算算时间,就是轰上油门,估计也要两个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