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0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我肯定注意啊,再说了,咱们不是有车吗,下雨也没关系。”凌若萱说。
  李牧犹豫了一下,看了凌若萱一眼,最后还是说道,“进入目标区域肯定不能利用车辆,况且车辆也派不上用场,几乎都是原始丛林。到时候你要脱离队伍,猎头会安排好的。”
  “啊?”凌若萱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忙说,“那你们呢,语言不通,你们怎么办?”
  “自然是有办法的,你别担心了。进去吧,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出发了。”走到单独提供给凌若萱休息的房间门前,李牧站住脚步说道。
  凌若萱正要说什么,李牧摇头制止,“别说了,抓紧时间休息。”

  “好吧。”凌若萱低下头,失落地走进房间。
  李牧替她关上门,无声地叹了口气,举步回到休息室,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开始闭目养神。其他人都安静地闭着眼睛不管能不能睡着,就都抱着枪闭目养神好一阵子了。
  边境线那边,双方在过渡区域进行交谈,都站立着,中间隔着边境线,谁也不能越雷池一步。不要以为你稍稍往前踏出线半步或者他不小心踩过线半步问题不大,如果对方是军人,那跟入侵国土的性质没有什么两样!
  边境线是底线,任何人都务必重视之!
  双方的翻译都在紧张地工作着,来来回回地进行翻译,双方的高级领导站着这么进行沟通也是第一次,毕竟时间紧张匆匆忙忙的。
  张刚和陈韬低声耳语着,“现在的问题还是武器,他们提出武器可以由咱们携带,但是要装箱,并且他们要派出人员全程看管。基本上就相当于双方共同看管起来。”
  皱着眉头,陈韬问道,“不是说已经沟通好了吗,怎么到现在还在纠缠这个问题?”
  “陈参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张刚无奈地说,“毕竟咱们是武装人员过境,而且全程陆路。之前沟通时,缅方是原则上同意咱们过境。他们也对惨案表示了震惊和同情,已经很配合了。你也知道缅甸国内的情况。”
  陈韬看着正在持续协调的双方高级领导,心里也是无奈极了,比他级别高很多的领导都出面亲自协调了,但还是不行。
  “只能这样了?”陈韬不甘心地问。
  张刚点头说,“只有这个折中的方案,枪支弹药装箱,他们派人随车共同看管。”
  看了看时间,陈韬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如果抓紧时间出发,也许还能赶在天黑之前进入金三角地区。但是,武器弹药装箱,这种方式能够接受是一回事,可是如果中途如果出现什么其他情况,那就不好办了。
  看着陈韬,张刚提醒了一句,“陈参谋,你不要想着会发生其他意外情况。就算缅方同意咱们随身携带枪支弹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他们境内,咱们也是不能发射哪怕一颗子丨弹丨的。”
  猛地一愣,陈韬回过神来,自己倒是想多了,无奈地苦笑一下,他说道,“只能如此了,我同意这个方案。”
  点点头,张刚便快步走过去和领导耳语几句,领导看过来几眼,缓缓点了点头。
  随即,又是一阵子紧张的沟通,这一次顺畅了许多,双方很快就拿出了具体方案,划定了路线,缅方也表示会提供护卫队,毕竟车队要穿过一片情况比较复杂的区域。
  现场协调好了还不行,方案报上去,得更高级别的部门和领导批准,上面再就方案进行沟通,他们都没有异议了,方案才能执行。
  很快,缅方那边就开过来了好几辆老掉牙的吉普212,居然是吉普212,看到这些车的时候,陈韬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天黑之前妥妥的是没办法进入金三角地区了。
  那玩意儿爬山涉水没问题,耐操,但是速度是怎么也快不起来的!
  无奈地摇头,陈韬快步过去集合部队,更要抓紧时间赶路了!
  不用去看窗外,大家都知道车队已经进入了缅甸境内,车辆的颠簸变得非常明显,和国内那平整宽阔的高速公路甚至国道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压根没可比性。
  李牧带着赵一云和石磊,和五名全副武装的缅军士兵坐在一起。这是一台由中方提供的依维柯,他们分列两边,中间是装着猎人突击队所有枪支弹药的木箱子。
  就这么着,在出境之前,任何人不能动箱子里的枪支弹药,缅军士兵也不行。这就是双方达成的折中方案。
  对缅方来说,好歹猎人突击队起码看上去是没有携带致命武器的人员,尽管除了枪支弹药之外其他装备都在身上。对于中方来说,武器弹药都还在自己车上,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接受。
  好在缅方高度重视此事,派出随行的官员级别也是比较高的,沿途协调起来是更加有力的。
  进入缅甸境内不久,就得穿过某几个地方政府的地盘,众所周知那几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远远的看到前面有军装武装人员在设卡,李牧顿时紧张起来。赵一云和石磊对视一眼,都纷纷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李牧,同时余光瞟向了木箱里的枪支。
  稳了稳心绪,李牧微微摇了摇头。
  陈韬没有任何的通知,说明不会有什么问题。这种关卡也许一直存在,而不是针对中国警务车队。毕竟过了关卡之后就是人家地方政府的控制地区了。

  让李牧没想到的是,看见中国警务车队过来,关卡不仅直接放行,而且还从边上开出来了一台吉普212,又是北京吉普,应该是民用型号的2020或者改型。
  车队暂时停下来,吉普车上下来一名中年军人,和头车的张刚握手,然后和陈韬热情握手,随即简单地交谈了几句,接着中年军人就上了吉普车。那极富年代观感的北京吉普就在最前面开道,车队继续前进。
  李牧打量着关卡那几名同样的肤色同样的面孔但是穿着给人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军队感觉的果敢军战士,心情复杂,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是在同情几十年前曾经同为中国人的这些军人呢,还是同为军人之下的同情,讲不清楚,那一段复杂的历史无法用简单的对错来定论,也没办法因为同民族而有所出格的帮助行为。

  像李牧他们这种年纪的战士,想法甚至可以说天真。
  李牧和几位弟兄自从到了西南之后,关于缅甸这边的果敢地区的话题从来就没少过。石磊甚至奇怪,为什么咱们不把那些流落他乡的同胞给收回来,就算没办法收回来,给他们点帮助也是合情合理的啊!!!
  持有这种天真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事实却是,我国的外交原则是不干涉他国内政。这几个字需要充分深刻地理解。
  赵一云拿出烟来,给大家散出去,随即示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五名缅军士兵,那位中尉腼腆一笑接过,说了一句:“谢谢。”
  “你会说中文?”李牧顿时兴趣就起来了。
  缅军中尉笑着点了点头,发音是有些发硬的,“我在云南上过学。”
  “难怪。”李牧点头,他打量着这位中尉,看他的样子,应该算是缅军里的才俊青年军官了,能到中国军校深造的人可不一般。
  日期:2016-07-0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