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家伙说到这里,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捂着嘴“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的吴勉看出来了名堂,对着他说道:“你在炼丹之法里面加了什么?”
  归不归又是嘿嘿一笑,说道“也没什么,加了一份硝石两份硫磺三份木炭而已。”
  小任叁听着直皱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什么硝石、硫磺、木炭的?那都是什么东西?”
  归不归捂着嘴巴说道:“好东西……”
  到现在为止,总算是解决了这次上京最大的祸事。现在吴王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后面怎么和吴王讨价还价了,毕竟是关系到炼制长生不老药。就算吴王那里能还原出来丹方,不过这么大的事情,不找原本的丹方佐证。就算炼制出来了长生不老药,吴王殿下又怎么知道有没有效果。毕竟长生这件事实在是不怎么容易验证。
  就在吴勉、归不归打算带着淮南王小刘喜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起来什么,对着空气大喊了一声:“燕劫,爷们儿,出来吧!你对头走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宴客厅外面探进来一个秃脑袋,正是归不归昔年的老师叔燕劫。
  燕劫看了一眼,看到了没有外人之后。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冲着归不归呵呵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我不是怕他们,都是我的小辈。只是见了面怕他们尴尬……”

  燕劫当年为了报仇。曾经藏私露拙故意让广孝的徒弟灌无名打了一顿。其实当时的事实是这样的,燕劫刚刚开始确实是想藏私露拙来着。不过真的动上了手,才明白过来自己压根就不需要藏私露拙的。自己就算使出了所有的本事都不是广孝这个徒弟的对手。那次之后,灌无名被打伤的程度已经严重的超过了他的预期。便对广孝师徒俩有些忌惮。就算多年之后,他的术法已经超过了灌无名。见到了这个徒孙辈的人物还是有些心里打鼓。

  刚才广孝和灌无名进来的时候。燕劫习惯性的逃了出去。在外面亲眼看到广孝带着昏迷的灌无名离开了这里,这才仗着胆子回到了这里。
  归不归也没有心思和他一般见识,当下过去安慰了淮南王小刘喜几句。最后让那位进军中郎将周珂大人,和保过老淮南王的燕劫等人保着淮南王离开了这里,去到馆驿休息。他推说还有事情要处理,和吴勉、小任叁一齐留在了宴客厅中。
  等到淮南王带着人走后,老家伙收敛了来;脸上的笑容,看着小任叁说道:“怎么样?找到那个人了吗?”
  “我办事,老不死的你放心。”说话的时候,小任叁从中山王刚才的餐桌上拿起来酒壶。嘴对嘴的喝了一大口之后,小家伙惬意的闭上了眼睛。随后才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说的那个人一共出现过三次,路过长沙国和南郡国的时候各出现过一次。刚刚你们在这里和仇力那几个人动手的时候。那个带着斗篷的人最后一次出现。对了……”
  说到这里,小任叁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说出来之前他还是又喝了一大口酒,这口酒下肚,小家伙才继续说道:“今天还有一个年轻人,跟了那个带斗篷的人一天。不过那个人应该早就发现他了,可就是没有揭穿,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还有一个人在暗中跟着问天楼主……”归不归皱了皱眉头,看了同样在皱眉的吴勉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先不说这个人,那个带斗篷的人有没有接触过我们这位殿下?”
  “没有”小任叁斩钉截铁的说道:“就是露过几次面,第二次在南郡王府的时候看上一眼就走了。要不是老不死的你让我看着。我还以为只是一个过路的,我进来的时候他还在外面。我们要是联手抓他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不用了,他早就走了。”归不归微微的摇了摇头之后。脸上终于恢复了他看什么都笑眯眯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如果他能留到现在才看明白的话,就不是问天楼的楼主了。”
  这一老一少说话的时候。吴勉一直都没有插嘴。他的眼睛盯着小任叁指出斗篷男人出现的位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里。等到归不归和任叁说完之后,他才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几句:“问天楼主都出现了……广仁,你们是不是也该现身了?”
  第二天一早,淮南王刘喜的仪仗从穿过了中山国的都城,出了城门之后,径自的向着内廷的方向走去。而淮南王也没有出城相送,甚至连王府都没有出。过了几天,都城的老百姓传出来一个消息。好像是淮南王的仪仗离开都城的前一晚。中山王府闹鬼,将这位中山王殿下吓病了。
  还有另外两个不好的消息几乎用一时间传到了中山国的都城,长沙王刘发和南郡王刘则两位殿下一夜之间丢了項上的人头。两个身体是在各自的卧室里面找到的。两位殿下前些日子好像预感到了要出事一样,都不约而同的增加了王府中的护卫。两位殿下死时那晚外面有几百命卫士收尾,不过就是这样。他们俩被杀的时候,还是没有卫士感觉到不对的地方。

  就在中山国的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和淮南王的仪仗便已经到了国境前。这时,对面的内廷中已经有了一堆人马等候在那里。之前经过的几国大多是诸侯王等在这里,现在已经到了内廷的地盘,这次不会是景帝亲自过来迎接吧,
  就在淮南王几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骑士已经飞马奔驰而来。这位骑士直接越过了国境,飞马到了淮南王的软轿前,对着软轿里面的十岁小刘喜说道:“那位是淮南王殿下?那位是淮南王殿下”
  看到了软轿里面小刘喜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这位骑士在马上对着小刘喜说道:“淮南王殿下,当今太子殿下正在内廷境内恭候大驾多时了。请淮南王王殿下连同两位近臣,跟随我去拜见太子殿下……”
  听到了当今太子就在内庭境内等着迎接自己,淮南王小刘喜也是没有想到。当下急急忙忙的换上了自己的王服。随后在那骑士的带领之下,由归不归和周珂跟在身后,三个人一起步行走到了对面的内廷境内。

  淮南王走到近前的时候。就见在对面的人群当中,站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看着这小男孩身穿大红的太子服饰,小刘喜急忙在十丈开外的地方就停止了脚步。随后以臣下面见君王的礼仪参拜,就在小刘喜行大礼的时候,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走了过来。
  小男孩亲手将小刘喜搀了起来。笑着说道:“淮南王,大家都是刘氏骨肉。用不着这个。快起来,陛下昨日知道你就要到达内廷,这才命我过来迎接。陛下三天之前便已经开始斋戒沐浴了。就等着在长安城迎接淮南王和这样的宝物了。”
  日期:2016-06-02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