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6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人年纪稍大一些,气质也更为沉稳,穿长衫踩布鞋,面如冠玉,嘴唇猩红,腰间佩刀比起另外一个,那就更奇怪了,竟然是一把——杀-猪-刀。
  “先生,佛门圣地,请不要携带兵器。”
  三人刚走到门口,便有两个小和尚出来,将三人拦住。
  为首脸色带着病态、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的男子淡声道:“小和尚,佛门圣地,为什么不能携带兵器?”
  “这……先生,佛门以慈悲为怀,自然是不能带兵器的。”
  “笑话。佛门再慈悲为怀,不也有金刚怒目的时候么。佛祖被惹急了,都要打人呢。小和尚,你的佛经是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么?”男子淡声道。

  “这……先生,您要是来拜佛的话,我们欢迎,但若是来惹事的——”
  小和尚眼神一狠,“你怕是来错地方了。免伤和气,先生您还是走吧。”
  “拜佛?”
  男子摇摇头,“谁跟你说小爷我是来拜佛的。”
  男子指了指神宫里面的大殿,“这里面的佛,是你们的佛,可不是老子的佛。他滚出来拜老子还差不多。尸位素餐的玩意儿,也值得老子拜?”

  “先生,请你离开。”小和尚冷声道。
  他话音才落下,人就飞了出去。
  手提圆月弯刀的年轻男子跨前一步,肩膀下沉,一弹一缩,两个看门的小和尚,便都飞了出去。
  不过他还是留了手,要不然,单单这一下,这两个只有浅薄武学根基的小和尚,不死都得残废。
  撞飞两个看门的小和尚,年轻男子一脚踹开了平安神宫的朱漆大门。
  然后恭恭敬敬的走到了脸上病态男子的身后。
  男人抬脚,跨进了平安神宫的大门,缓缓迈动着步子,丝毫不像是来闹事的样子,倒是像看风景的游客居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平安神宫的景色,倒还真真是不错。
  男人自然是陆羽。
  随同他前来,一大一小两个带着兵器的雄伟男子,自然是跟着王玄策一起来日本的高长恭和郭破虏。
  自与陈风雷一战后,高长恭便有所得,往北地苦修,一路挑战各大北地高手,十八战十八胜,终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功踏入了武道亚圣领域,甚至走在了叶青竹的前面。
  而郭破虏于明珠塔败给陆羽之后,也是彻底沉寂下来,修为不退反升,进步不浅,甚至称的上是一日千里。
  陆羽又把原随云那把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给了他,而他心智可比原随云强大圆融的多,渐渐的,也就驾驭住了这把魔刀。
  刀法是日益精进了。
  修为也从先天圆满,迈入了准圣级别。
  又有魔刀相助,此刻的郭破虏,战力比之两月前,起码强了三倍。
  陆羽即便能把身上的伤养好,毒清除,再想胜他,也丝毫不容易了。

  便是已经踏入武道亚圣领域的高长恭,只怕也不敢说稳赢他。
  大家都在进步。
  而郭破虏的进步幅度,显然是最大的。
  丝毫不愧当代天赋第一之名。
  自几日前富士山之战后,日本武道界实力大损,三大武圣两死一重伤,二十八名亚圣全军尽墨,还剩下来的实力,跟巅峰期比起来,有没有三分之一都是问题。

  这点高手,能护住自己山门都算不错了。
  可以说,此战过后,日本武道界便是一蹶不振。
  而且这个一蹶不振,还不是一二十年就能恢复过来的。
  因为这一战,被斩杀的,可不仅是日本武道界的大高手,还有将近五十名青年高手。
  现在被斩断,未来也被扼杀。

  三五十年内,都不可能恢复得过来。
  日本武士界,在陆羽有生之年,都不再是华夏修行界的威胁。
  游轮上的惨案,这一把,算是连本带利都拿回来了。
  而此刻,陆羽带着高长恭和郭破虏来平安神宫,可不是为了拜佛而来。
  他跟看门小和尚说的话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佛是什么?
  是狗屁。
  他这一生,不崇道不尊佛,只信他自己。
  来平安神宫,目的有三个。
  最重要的一个,自然是因为平安神宫供奉着佛门三大奇书之一的《涅盘般若经》,可以恢复他跟原随云一战后,耗损的神念。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漏洞,换做常人,早就死了。
  便是修为到了武道亚圣级别,修成了无漏金身,受了他这种程度的上,只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事实上,连陆羽都觉得自己应该死去。

  但现实是他就是没死。
  魏文长临死的时候,把自己人仙境界的武道拳意和一生修行求道的真髓,融进了一道诸天生死轮里面,然后打破虚空,送入了陆羽体内。
  当时这道诸天生死轮直接接管了陆羽的身体,以魏文长自己本身的战斗意识来指挥陆羽的身体,把一的力量,发挥出了一百的效果,直接上日本修行界年轻一代第一人北辰逸给秒杀了。
  但这也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了陆羽身体的崩溃。
  本来他应该那时候就立刻死去的。
  但也正是因为这道诸天生死轮的存在,护住了陆羽最后一抹生命元气,才让他没有死去。
  陆羽现在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算是个什么状况。
  浑身都弥漫着死气。
  只有最深处,还藏着一抹勃勃生机。
  但就如风中摇晃的一盏油灯,随时都可能油尽灯枯。
  即便他是当世顶尖的医者,也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去处理。
  但放着不管,显然也是不行。
  也只得按照原定计划,先把《涅槃般若经》搞到手,把身体亏损的神念恢复了再说。

  也就是说,陆羽现在的身体,存在许多许多的洞。
  他只有先把这些洞,一个一个补起来。
  到时候,再看看,这身体,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状况再说。
  至于能不能恢复修为,那都是后话了。

  至少得先保住命再说不是。
  至于来平安神宫的第二个目的——
  天神宗的总部,其实就在平安神宫。
  而须佐之男身受重伤之后,也是选择回到平安神宫疗伤。
  这几天,全日本修行界,也调集了诸多高手,聚集于平安神宫,以保护须佐之男——这个日本最后一名武圣的性命。

  陆羽带着郭破虏和高长恭到此,倒不是为了杀须佐之男。
  魏文长临死时候要求他办的事,须佐之男已经派人告诉了陆羽。
  陆羽当然得帮魏文长把这事儿给办了——等须佐之男养好伤,再来把他给杀了。
  看起来,这事儿很愚蠢。

  但既然魏文长这么要求了,陆羽肯定得照办。
  他这次来找须佐之男,是要此人答应他一些看起来不是那么合理的条件。
  他也不怕须佐之男不答应。
  现在日本修行界实力大损,单凭郭破虏和高长恭两人,就足够威慑对方了。
  至于第三个目的——
  陆羽缓步走着,看着平安神宫的景色,思绪有些起伏。
  天空下着小雨。

  日期:2016-11-0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