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面面相觑后,倒是之前拿起鞋砸吴胖子的大婶先开口说的好。她许是感激梁健帮她骂的吴胖子这一顿,看向梁健的目光要柔善许多。
  众人散去,梁健也没了胃口吃饭,随便扒了几口后,就和广豫元他们一同离开了这个中学,直奔市政府大楼。
  外面这雨还没停,还有许多事要处理。除了这片危房,太和城已经有许多地方都已经成了海。这一路过去,司机专挑地势高的地方走,即便这样,还是离市政府大约有一公里不到的地方被一片汪洋给拦了下来。
  去查看路况的人跑回来跟梁健汇报:“书记,积水已经到小腿了,车子估计是开不过去了,要不还是下来走过去吧?”
  梁健点头,一边下车一边问沈连清:“人都已经到了吗?”

  “娄市长和张启胜副市长已经赶回来了,其他人暂时赶不回来。”沈连清回答。梁健听后没说什么,将黑色雨衣一套,就走进了雨中。雨点打在身上,隔着厚厚的羽绒服,依然有种沉重感。
  梁健抬头看了眼昏黄灯光下漫天的雨幕,心情也如这雨点一样沉重。今夜这雨要是一直不能小,那不仅太和城要沉,恐怕很多地方都要出事了!
  现在只希望,上天保佑吧!
  到了会议室,娄江源和张启胜已经等着了。梁健捧着一杯热茶走过去坐下,问:“现在情况怎么样?”
  娄江源放下手里的东西,回答:“目前城里情况还算好,除了城东的那片危房之外,就是道路情况和一些地下设施的情况比较严重。但是城外的一些地方,就形势比较严峻了。山口区那边,已知的山体滑坡已经发生了三次,不过暂时还没有人员伤亡出现,希望之后也不要出现。另外就是青阳县。”
  梁健眉头一皱,问娄江源:“青阳县怎么了?”

  “青阳县的一个小矿因为安全工作没有做到位,在二十分钟前被雨水冲塌了,目前已知被困人数是三个人,人员身体情况不清楚。”娄江源说的时候神情严峻。
  梁健听到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他问娄江源:“娄山煤矿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娄江源回答:“目前情况还行,娄山煤矿毕竟是大矿,各方面的安全措施也都还算到位,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梁健想了一下,对娄江源说道:“娄山煤矿的问题应该不大,现在就担心上次关闭之后又被启用的那些小矿。太和市像这么大的雨近几年来也是头一回,平日里肯定也是疏于防范,尤其是那些小矿,这雨要是再下下去,恐怕出问题的就不止一家了。”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娄江源和张启胜都没有插话。梁健停了会,继续说道:“煤工局那边现在群龙无首,就一个副局长在主事,这样的情况,恐怕是顾不过来。魏爱国和东方现在在哪里?”

  “魏爱国联系不上,东方同志已经出发去青阳县了。”张启胜代替娄江源回答。煤炭这一块本是属于他分管的范围。这一次矿区出事,他这个分管领导,也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魏爱国联系不上?怎么会联系不上?手机打不通,打他家里的电话!”
  张启胜苦着脸:“都打过了,都没人接。”
  梁健沉着脸,忍不住骂了一声:“这个魏爱国搞什么名堂!”但只骂了一句,他就收了声。魏爱国在这种时候联系不上,他作为副市长,肯定是不合格的。但此刻,去追究他合不合格也没意义。
  梁健直接跳过了魏爱国这个人,扭头问娄江源:“防汛办的人都在岗位上了吧?”娄江源点头。
  梁健沉默了一下,对张启胜说:“你先去忙吧,矿区的情况多注意一下。另外,雨没停之前,所有的矿井一律停止工作,不能有人下井,这一点,你去落实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张启胜点头应下。等他走后,梁健对娄江源说道:“城东那边有个老人不久前在医院过世了。”
  娄江源愣了一下,然后条件反射般地问:“家属来闹了?”
  梁健摇头:“他没家属,除了一个战友的孙女之外,没什么亲近的人。”娄江源有些不解的看着梁健,既然老人没有家属,就不存在闹不闹的问题,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梁健忽然跟他说这个。梁健苦笑了一下,道:“我来之前跟城东的那些居民谈了一下,他们对拆迁的事情,有些要求,主要是在补偿款的方面,跟我们之前拟定的,出入比较大,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听听你的意见!”
  娄江源道:“你说。”
  梁健将那些人提的价格和他自己的想法分别说了一下,娄江源想了一下,回答:“土地补偿款是肯定不能够出的,不然以后要再有什么地方拆迁,麻烦肯定会很多。不过,可以在房屋补偿款上松松口,3000固然有些高,但这次的这场雨一下,那些房子应该大部分都是不能再住人了,好好商量一下,应该还是有余地的,谈妥的可能性很高。”
  梁健点头,然后苦笑道:“怎么都有种趁火打劫的感觉!”娄江源听了,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老百姓对我们不理解,总是想着能够自身利益最大化,恶人总是需要我们来做的。”
  梁健叹了一声,扭头看向会议室的窗外,黑漆漆的窗户上倒影着屋内的景象,根本看不到屋外的雨幕。
  “这场雨还真是有好有坏啊!”梁健感慨道。
  娄江源也跟着感慨:“是啊!这场雨一下,城东的事情基本是没问题了。煤矿的事情,说不定也可以动一动了!”梁健眼睛一眯,道:“现在就差煤工局那边了!”
  娄江源一听,问:“省厅那边到底怎么说?”
  “消息是说很大可能会考虑我们这边的意见,但文件一直不下来,这心就落不了地!这种事情,只要没白纸黑字的定下来,随时都可能变!”梁健道。说话时,心里也是格外的沉重。煤矿的事情,一直是他心头的一块心病。当初,费了好大的心思和精力,不惜得罪罗贯中,才将那批中小型企业关闭,却不料,就因为一个疏忽,反被对方偷了个车,将了一军,一下就回到了解放前!叶海被调走,章天宇继任后,梁健就失去了先机,只能等着。后来,吴万博意外死亡,煤工局局长位置空悬,隐隐有了一丝机会。求爷爷告***,才求得省厅的松口,却迟迟等不来尘埃落定。

  如今这一场雨下来,若只是从政治角度上讲,确实帮了梁健不少。只不过,从情理上讲,梁健倒希望不曾与这场雨。意外的频发,所带来的损失和伤痛,是没有办法挽回的。而政治上的事情,这个门关着说不定还有个窗。
  梁健叹了一声,道:“不管怎样,先把眼前这个难关过去再说。对了,刘韬也出去了?”梁健也是忽然想到了这个固执得有些可爱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
  娄江源微愣,看了他一眼,道:“嗯,她去迎江区那边了。”
  梁健点头,道:“今天晚上只能辛苦他们了,希望这雨能快点停,不要再出事了。”
  日期:2016-07-0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