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4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秦书凯着声音道,可等了半天里面居然在没有动静了。
  他纳闷,刚才明明是冯燕的声音,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说好了吗?这冯燕该不会让自己在门外呆上半天吧?就在他考虑要不要继续敲门的时候,房门开了,一只白嫩的小手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拖了进去。
  顺手冯燕诱人的娇躯扑入他的怀中,秦书凯惯性的用力把女人拥入怀中,饥渴的双唇叠合在一起,冯燕纤长的腿向后一踢将房门带上,室内只剩下嘴唇纠缠的吱吱声,和他们变得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秦书凯的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冯燕娇嫩的肌肤,将她柔软白嫩的娇-躯从单薄的睡裙中录离出来。
  久未见面的老秦人,从未想过,这次的见面,序曲竟然是这样开始的。

  所以说,人生是没有彩排的,没有人会预料到下一秒钟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冯燕用双手抵住他宽阔的肩头,小声道:“去冲个澡!”
  秦书凯理解一个离婚女人的饥渴,可他并不想被人当成泄欲的工具,犹豫了一会,瞧着冯燕那渴求的眼神,他心软了,转身往洗澡间走去。
  冯燕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洗澡水,秦书凯脱下衣服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回想起刚才自己还在路上,一转眼已经来到了女人的房内洗澡,一切宛如梦境,看来欲-望的驱使下人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些事往往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一双小手从身后抚摸着他肩头,秦书凯捉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的对面,水汽之中冯燕娇美妩媚的面孔呈现出一种让人心醉的朦胧。秦书凯的大手**她的秀发之中,轻轻揉搓着她的秀发,冯燕明澈的美眸柔软的如同春水河的轻波,秦书凯想要撤开她刚刚穿好的白色纯棉睡袍。
  冯燕柔声道:“我让人给你煮了面,吃些东西……啊!”睡袍已经被秦书凯解开,她的美背向后靠在墙壁上,一种久违了的火热和充实进入了那片湿润,冯燕臀-部的肌肉下意识的收紧,双手用算缠绕住秦书凯的脖子。
  冯燕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不!我不在安全期……”。
  可是现在说这种话根本阻止不了箭在弦上的秦书凯,她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娇躯颤抖着抱紧了秦书凯,默默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灼热袭来。过了好久,方才如梦初醒般睁开美眸,不无幽怨的看了秦书凯一眼道:“小坏蛋,当真想把我害死!”她从秦书凯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就地蹲了下去。
  秦书凯看到她古怪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
  冯燕红着脸斥道:“笑什么,给我滚出去!”
  秦书凯微笑道,我发现自己说真话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相信,放心吧,我现在每天累得那么样,身体根本就不如以前了,你不会怀孕的。
  冯燕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冲他没好气的斜了一眼。
  秦书凯抚摸着她的俏脸轻声道:“我在路上来的时候,就想为什么我不能忘记你,那是因为我们以前的诸多经历是实在是让人很难忘记,当初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冯燕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用了一个定语“当初”两个字,只是又羞又恼啐道:“胡说八道,你是不是认为,反正我现在已经离婚了,你就可以乘虚而入了。”
  秦书凯大笑起来,说,你没有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直接进入的。
  冯燕挥拳在他头上轻轻打了两下,想想这厮真是自己命中的灾星。
  秦书凯将冯燕拥入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他和冯燕之间尽管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是冯燕现在却始终向自己封闭着内心,他们现在的关系更像是建立在肉-体之上,建立在彼此欲-望的需要之上。
  冯燕躺在秦书凯的怀中,她喜欢这种安全而温暖的感觉,今天之所以她会为秦书凯营造这样的机会,从根本上是因为她渴望被保护被关爱的感觉,可是肉-体上的充实却无法代表一切,激-情过后内心之中仍然感到空空荡荡,她清楚的意识到,秦书凯不属于自己,就像自己不会属于秦书凯一样。
  “我想时常见到你!”
  “每天过来陪我。”冯燕微笑答道。
  秦书凯笑了起来,他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认识你的时间越久,就感觉到越不了解你。你是个神秘的女人。”

  黑暗中冯燕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她轻声道:“你想了解我?”
  秦书凯点了点头。
  “知不知道有句话,距离产生美。我想这句话对你我很适用,一旦你了解了我的一切,也许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待我,所以你没必要了解现在的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了解。”冯燕的语气很淡漠。
  秦书凯内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挫败感,虽然冯燕鲜活的肉体在他怀中如此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可是他却感觉到冯燕现在不属于自己,这样的感觉让秦书凯很愤怒,所以他马上表现在行动之中,他要通过身体彻彻底底的征服这个女人,不是哪位女作家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那……啥嘛,现在秦书凯就走在通往冯燕心灵的道路上。
  冯燕不知道这厮心里打得算盘,可是面对秦书凯四射的攻击,冯燕可以暂时抛却心中的烦恼,虽然这种温暖和充实只是刹那,可是对她而言这已经足够……

  过后,秦书凯从冯燕对自己的态度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只怕有些话,冯燕自己不想说,自己再怎么诱逼,她也不会坦诚相待的,与其如此,不妨把诸多事情交给时间去解决。
  原本感情上的事情,就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除了当事人自己,又有谁能了解另一个人内心的感受呢?
  秦书凯离开了冯燕的宾馆后,没走多远,正掏出电话,准备让司机过来接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电话,上面显示的是小李的手机号。
  自从上次,小李找秦书凯帮忙,让他办自己提拔为县里的副书记一事没能成功之后,小李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一下子跟秦书凯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小李主动不联系,秦书凯也正好省得为他的事情烦心,虽然说大家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可现在的小李早已跟以前的小李大不相同了,他内心的欲望太多,本事又太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无偿帮忙上,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秦书凯按下手机的接听键,话筒里传来小李的声音:“秦书凯,你来洪湖了?”
  秦书凯从声音中没听出他有任何的异样,笑着说,应了洪湖县领导的邀请,过来参加活动,刚刚赶到洪湖,问小李有什么事情吗?

  小李说:“今天我在来宾的名单上看到有你,就是想问问你是否到了,刚才普水高中时候的老同学要来洪湖,说好了要一起吃饭,你晚上也不走,咱们现聚聚吧,聊聊天。”
  秦书凯想到,自己已经在宾馆门口,何必要出去和他们会和,于是就说,矮子,我现在在洪湖的鸿源宾馆有点事请,要么你和什么同学一起过来吧,我在这边等你们。
  小李就说,好吧,我们马上就到。
  和小李挂了电话,给冯燕打了电话,说,自己马上要接待一个客人,给自己安排一个小的包间。
  日期:2017-05-31 0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