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4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宝来就像汽车的火花塞,虽然是冬天,油路有点不畅,但是在电力的作用下,汽车就给发动了。他哼哧哼哧地叹息道:“女人啊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我们必须先确认是谁下的黑手,然后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展开救人策略,否则闹出误会事小,贻误战机事大。”
  莫小桃要换方式了,她把韩宝来塞进被窝,两人拱着被窝,那被窝便形了一个鼓风机;现在该莫小桃叫唤了:“你厉害。我不是找你来了吗?我真的脑子里一片茫然。我唯一想到的就是来找你。我知道,你是我命中的救星。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死马当活马医吧。大不了,我成为第二个陈汝慧,随时恭候大驾。”
  “你别胡说八道。否则,我就不管你的丑事。说实话,你能拿出多少现金?没有钱开路,那只有报警一条路可走。你想私了,只有钱铺路。”韩宝来双管齐下。
  “二十万。多了,没有了。”莫小桃眼里的情人就是钱,其实陈浒是她赚钱的机器;表面上是陈浒高高在上,其实背地里,陈浒受她辖治,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有句话,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夫妻俩便是这两股风,谁强势,谁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谁就主宰家庭的命运。《红楼梦》里贾母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权威,关键是她当家啊,她说了算。王熙凤那么威风,就是贾母授权给她,她才敢作威作福啊。莫小桃有彭绍峰做靠山,那就逆势而上了,陈浒就要给她打工了。由此推断,彭绍峰整陈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彭绍峰是占上风,鸠占鹊巢,没有可能赶尽杀绝。

  “八十万,这事包我身上。”韩宝来牙一咬,开出了价码。他也不知道,他有多少把握,反正先敲这女人一竹杠再说,反正她拿的是不义之财。
  “喂,八十万离一百万相差无几。你也太黑了吧?你是不是跟她一伙的?不行。我没有那么多。况且,我一个晚上白辛苦了?”莫小桃一边上下伸缩运动,一边呼哧呼哧出着大气着讨价还价。
  “我不是给你节省二十万了吗?再说了,你这次给了一百万,下次可能是要两百万。我保证,你这次给我八十万,她下次敢动你老公一根寒毛,我立马、立马让你老公上她,让她眼睛翻白。”
  “呸——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五十万。宝来,我真没有了。我现在也做到了仁至义尽了。只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也只能如此了。”
  韩宝来这人经不起人家软磨硬泡,他减价了:“六十万。再少。我可没有把握救人了。再说,我要上上下下打点。你知道,钱多好办事,要是资金断了,人家不买账,那不但救不了人,可能先期投入的钱都打水漂。”

  “好啦,好啦,六十万就六十万吧。小气鬼。你可不能办砸了。不过办砸了,我倒是不怕。因为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莫小桃丑话说在前面。
  “你威胁我?”韩宝来冷笑着说,“你既然不相信我,那你就另请高明吧。我现在醉醺醺地,再加上精尽人亡,正想睡死过去。”
  “喂,你怎么能穿上裤子不认账?去吧。我叫一声老爷。你这次帮了我,小女子铭记在心,一辈子记住你的大恩大德,一辈子以身相给。好了吧。这代价够五十万了吧。”莫小桃打叠起千般温柔又哄他又求他。
  韩宝来也没睁开眼睛,只是伸出手掌。莫小桃哪敢怠慢,赶紧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他手上,伏在他耳畔说出了账户密码。韩宝来鬼笑了一下,马上拿出手机上转走了这笔款,然后,将卡扔给了她。交易之快,令莫小桃瞠目结舌。只能眼睁睁看着韩宝来骑上摩托车飙入了微明的夜色之中,求老天爷保佑他马到成功。

  莫小桃觉得韩宝来真坏,但是坏得她心痛,心驰神往。
  韩宝来到县城,天已经放亮,潇水河的雾气散尽,公路两旁的梧桐树叶已经落尽只剩下几枚未落的干果在晃荡,现在还晒不到阳光北风冷飕飕的,高楼的顶端只有太阳公公的一张老脸。潇湘大桥开始堵车,只能走走停停,韩宝来的摩托车可以见缝插针,往车缝隙里钻过去。城里做早餐生意的店已经围满了人,街道上飘满了油气味、豆浆香。他可冻得唏嘘不已。虽然他戴了安全帽、皮手套,穿了皮衣皮裤,但还是腿脚发麻,好在酒力帮他御了不少的寒气。他看看表,应该是早餐时分,赶紧打电话给县公丨安丨局局长谭长军,约他到阳明山大酒店吃早点。谭长军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他早就想跟张书记套近乎,张书记这人滴水不进啊,只有她身边的人才是晋升之阶。

  虽然他知道韩宝来找他,肯定有事求他。但他正是苦于无门路攀上这门亲,现在人家找上门来,岂有不推掉一切活动赶紧过来笑脸贴他的热屁股之理?
  谭局长如约走进阳明山大酒店的豪华包厢,韩宝来正襟危坐。一见谭局长,马上笑脸相迎,还夸张地跟谭局长拥抱了一下,两人一见如故,其实谭局长起码比韩宝来大两旬。
  “小兄弟,好早啊,怎么宿酒未醒?”谭局长还闻得到韩宝来呼吸中甜美的酒香。
  “谭叔,很久以前,我就想请谭叔出来叙一叙,怕谭叔贵人事情多,不敢打扰。”韩宝来一口一个谭叔,先要拉近关系。
  谭长军那是顺着竿子爬:“小兄弟看得起老谭,老谭失礼了。不瞒小兄弟,我也早有此意,想请小兄弟出来散散心。每回有这个打算,真是巧了,每回打你办公室的电话,不是那个唐秘书,就是张书记,我哪敢提?只好虚以应付了事。你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好多人想见你都见不着啊,今天有了你的个人手机号,以后联系可就方便多了。”
  官场说话,一定要会捧。韩宝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乐呵呵地说:“谭叔,我还怕你不给这个面子。哎呀,早知道如此,我早就烦上你喽。上次,有个叫周备战的所长,我一提到你,他马上派警,出警比飞虎队还快。事情办得可圆满了。”
  “这事我知道。他们不敢贪功。韩主任深入虎穴,端了黑屠宰场,抓了盗牛贼。他周备战也不敢往自己头上揽功,材料上都写的是你的功劳,我们直接写着:韩主任是这次破获大案的第一功臣。”

  “这事可得感谢谭局了,让我着实在县委火了一把,还当我是新闻人物,市电视台的记者还要采访我。吓都吓死我了!你知道这事有多麻烦吗?”韩宝来说话相当有艺术,前面深表感谢,后面话锋一转,很自然地引入今天的正题,不着任何痕迹。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谭长军正喝着一杯茶,突然呛了一下,不由咳嗽起来。
  “没事,没事。不过,请他出来,把话说开就行了。不过是一场误会。纯粹是误会。但误会不消除,不就是积怨深了吗?”韩宝来开始做八股文,开承转合一定要做好。
  谭长军咳了一阵,该发话了:“谁啊?吃了豹子胆!谁敢动我宝来兄弟,他脑壳都是我的!宝来兄弟,谁敢找你的麻烦?你实话实说。我马上捣了他的老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