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审讯过程中,一些人“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和“祸从口出”观点,往往会用这种方式对抗审讯。但审讯人员往往都会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这既是例行程序的一部分,也在体现法律的严肃和公正。同时,也是给被审训人员造成心理压力,向对方传递一个信息:即使你不说,我们也会审下去,你早晚会说的。
  现场沉默了好一会儿,柯晓明的声音再次响起:“交待一下你的犯罪事实吧。”
  回答柯晓明的仍然是沉默。
  柯晓明:“警方已经掌握你的犯罪证据,让你说出来,是给你机会。主动交待罪行,对你量刑有好处,会成为你减轻刑罚的条件。”

  还是沉默,而且椅子上那个男人甚至干脆闭起了眼睛。
  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楚天齐按下监控台上的对讲按钮,说道:“稍微捅一下他的老底。”
  现场换成了高峰的声音:“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你的底细了?你叫辛长龙,籍贯是定野市苍南县,在定野市范围混社会,你还有一个混号,叫‘龙头’,对吧?”
  沉默过后,高峰的声音继续传来:“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我们还知道,你近几年在许源县范围活动频繁,经常从事一些违法违规活动。”
  那个男人仍是闭着眼睛不说话。“啪”的一下,他头顶的高亮度灯泡忽然亮了起来。刺得那个人不得不睁开眼睛,坐直身体,然后迅速把头垂下。不多时,在二百瓦灯泡的直接照射下,他的脖项上已经是汗津津的,像是要冒油一样。

  “辛长龙,摆什么肉头阵,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柯晓明把一张纸挥了挥。
  女警马上接过这张纸,走前几步,通过栅栏缝隙,递给了对面的法警,法警又把纸张放到了那人面前。
  趁机换了一个姿势,那个男人瞟了一眼面前的纸张。这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复印件上的信息是自己真正的身份,但已经多年不用了,这些年他用的更多的是假身份。
  “你曾用名温凯、莘树斌、温天豹,还曾短期叫过辛龙这个名字,对不对?”高峰说完,冷冷的看着对方。
  那个男人抬起头:“我是辛长龙。”
  曲刚指着监控屏幕,对楚天齐道:“这家伙就是属牙膏的,得一股一股的挤。”
  “不过早晚他都得说出来,只是现在得挤着来。”楚天齐点点头,“如果一旦证据确凿,打到他的七寸上,也许他还能多交待不少。”
  高峰声音继续传来:“辛长龙,你并不是一直在混社会,你以前曾经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是在一个大企业工作。对不对?”
  辛长龙又摆起了肉头阵,但他这次没有仰靠着闭起眼睛,因为头顶的大灯泡不允许他这么做。他一会低着头,一会侧着头,也偶尔抬起头,但就是不说话。
  辛长龙不说话,柯晓明和高峰也不再言声,现场沉默起来。
  “局长,我先去放放水,一会儿就来。”说着,曲刚摘下耳机,站起身,走了出去。
  听到曲刚的脚步声渐远,楚天齐把手伸进衣服口袋,在手机上按了一下,一条编辑好的信息便发了出去。
  不一会儿,曲刚回来了,坐到了刚才的位置上,戴好了监听耳机。
  此时,监听室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曲刚看了看楚天齐,问了声:“谁?”
  “我,周仝。”门外响起了一个女声。

  “周仝?”曲刚看了楚天齐一眼,走到门口。拉开一条门缝后,他对着周仝道,“有事吗?”
  “有事。”说着,周仝把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曲刚接过看了看,对着周仝道:“进来吧,向局长汇报一下。”
  周仝随着曲刚进了屋子,直接来到楚天齐面前,说道:“局长,刚刚我去门卫室拿报纸,忽然进来一个人,放下这个东西就走了。我一看上面写着局长速启,就给你送来了。”
  楚天齐忙问:“那个人长什么样?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那个人戴着帽子、口罩,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就看见那人骑着摩托走了,摩托好像还没有牌照。”周仝回答,“我感觉这里面像是磁带。”
  楚天齐去接曲刚手里的信封:“好,打开看看。”
  “局长,我来吧。”说着,曲刚走出几步,拿起柜子上的一副警用特制手套,戴到了手上。
  “没事吧,不用这么紧张吧?”楚天齐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却透着对曲刚的赞赏之意。

  “小心无大错。”说着,曲刚已经撕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一盒磁带,还有一张纸。他再次检查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才把这些东西递给了楚天齐。
  接过那张纸,楚天齐看了起来。纸上面打印着几个大字:这盒磁带里,有关于辛长龙犯罪的证据。
  看完,楚天齐把纸张交张曲刚,并对周仝挥了挥手:“周科长去忙吧。”
  “好。”周仝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在二百多瓦电灯泡照射下,辛长龙已经是汗流夹背了,但依然硬撑着,除了承认自己叫辛长龙外,便什么都不说。而且无论是低头,还是仰头,或是侧头,都闭着眼睛,同时听着周边的声音。
  刚才自己不言声,那两个审问的人也没再说话,到现在怕是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吧。期间辛长龙倒是听到了几个短句,显然是那两人在应对领导的问话,估计他们的领导在旁边哪个房间听着呢。就在五、六分钟前,辛长龙曾经听到门的响动,也听到了人的脚步声,好像是有一个人出去了。
  “吱扭”,一声响动传来。辛长龙竖起耳朵细听,是有人进屋的声音。
  “辛长龙,给你听一个东西。”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是“啪”的一声响动。
  辛长龙正在纳闷,屋子里响起了电流声,紧接着一个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姓吴,江湖人称吴老七,我……”
  吴老七?辛长龙差点喊出声来。他强咽下后面的话,继续低头闭着眼睛,但却竖起了耳朵,他意识到录音机里的声音很重要。

  录音机里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审讯室里:“……我是‘龙头’的小弟,‘龙头’名叫辛长龙,我跟了他好多年。以前的时候,我总是跟着他打打杀杀,直到去年的时候,他才让我和他一起做生意。他究竟做的什么生意,他没跟我说,我也没敢打听,我现在就是为他加工一些装药的纸盒和瓶子。我不生产纸盒,也不生产瓶子,这些纸盒和瓶子都是回收用过的,一共有二十多个人为我回收。我们只要几个大公司的,小公司的不要,这里边最有名的就是何氏药业了。

  我要做的是,让人修改上面的生产日期和有效期,这个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却很难做。这需要把原先的那些日期,用一种特制药水去掉,再改成新的日期。在去掉旧日期的时候,药水不能多也不能少,如果多了的话,就会把纸损坏,如果少了的话,又去不掉。而且只能一次放药水,要是二次再弄的话,印日期的地方就会变颜色。刚开始的时候,改十个顶多也就弄好三个,我可没少赔钱,后来才顺了一些,规模也才扩大了好多。‘龙头’对我说,照这么做下去,用了不两年,那我就是大富翁了。我……”

  日期:2017-05-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