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6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速度够快。
  因为刀锋够锐。
  因为刀法够准。
  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时候,北辰逸甚至能保持完整的身体。
  只是他所有的生机,早就已经被陆羽斩断了。
  “去-你-妈-的,居然敢打我的耳光,还想动老子的女人,要不是小爷我赶时间,大卸八块真-他-妈-的便宜你了,不把你切成一千二百块,都算小爷的刀白练。”
  陆羽冲着北辰逸已经变成八块的尸体吐了口唾沫,然后掏出******冲着他撒了泡尿。
  “真-他-妈-爽。”

  陆羽说道。
  叶青竹微微长大嘴巴,眼睛睁得很圆,一眨不眨看着他。
  “喂,虽然随地小便是有点不讲素质,不过这里是荒郊野外嘛,应该没啥吧。再说了,你又不是没看过小爷的天赋秉异,不用那么吃惊吧。”
  陆羽白了叶青竹一脸。
  叶青竹小脸微红。
  “那个……那个……”
  她有些结巴。

  “别想太多,我绝对不是来自那美克星的赛亚人,刚才我也不是变身了。而是魏叔死的时候,送了些东西给我。”陆羽解释道。
  有的人死了。
  但他的道理,将会永远存在于这个宇宙。
  纷纷落叶飘向大地,白雪下种子沉睡,一朵花开了又枯萎,在流转的光的阴影中,星图不断变幻,海水中矗起高山,草木几百代的荣枯,总有一片片的迎风挺立,酷似它们的祖先。
  英雄不死,英雄永生,后来者总会踏着前行者的尸体高歌,将某些不朽的东西,传承下去。
  或许,这就是文明的意义。
  薪火相传,于是不朽。
  杀人者,陆羽(一)
  “那你现在——”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刚才,可以说是魏叔的战斗意识接管了我的身体。”陆羽说道。
  “那你的身体,你的伤,还有你中的毒——”叶青竹连忙问。

  陆羽说道:“伤还在,毒也没解,而且我觉得刚才魏叔留下来的战斗意识接管我身体后,压榨了我的生命力,我的身体现在已经崩溃了。”
  “崩溃?”叶青竹吓了一跳。
  “应该死不了,不过我现在——好像变成了废人。我一点先天内劲都感觉不到了。”陆羽摇摇头,“算了,先不管这些了,这种情况,我十八岁那年就经历过一次了,虽然情况有些不同,不过应该是能够找到办法解决的。那个——你还能动吧?”陆羽问叶青竹。
  叶青竹点点头。
  “我的伤,都是外伤,调息一下,就可以恢复行动力了。”
  “那样就好。下去后,记得把魏叔的遗体收敛了,然后御堂家两姐妹应该都还在山脚下守着,你叫她们通知炎龙帮的人来。”陆羽说。
  叶青竹点点头。
  陆羽说完后,翻了翻眼皮,直接就晕厥了过去。
  等到陆羽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在这个樱花烂漫的季节,京都下午的阳光,就如这里的女人一样,总是显得格外恬静温婉。
  淡金色的光点,透过窗户,洒进屋里,留下一地斑驳的光影,如水银倾斜一地。
  呼——

  陆羽霍地从一场梦魇中惊醒。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守在他身边,正是叶青竹。
  他只觉身体酸痛到了极处,脸色由有些发白,摸了摸身体,上面竟然竟是冷汗。
  “怎么了,做噩梦了么?”

  叶青竹坐在陆羽榻前,神色焦急,脸有疲态。
  看起来极为憔悴。
  陆羽吐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
  叶青竹神色微虑,寻来热毛巾,也不避嫌,温柔地替他解下外衣,擦了擦身子,好似最贤惠的妻子。
  叶青竹满脸焦急地看着他,说道:“喂,感觉怎么样?”
  “就是疼。”陆羽呲牙咧嘴。
  他近乎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晕倒了,只记得北辰逸等人占尽了优势,他以为自己要嗝屁了,接着就是突如其来觉得悲凉,老魏好像死了,临死前,留给了他什么了不得东西。
  在无穷无尽的愤怒催化之下,他就变身了,好像杀了许多人,杀的挺过瘾。
  “疼是正常的,你那时候身体基本上都崩溃的,要不是魏八爷留给你的东西,护住了你最后一点本源,你早就嗝屁了……”
  叶青竹说着,将事情原委跟陆羽讲了。
  “我……现在在哪里?”陆羽问。
  “在炎龙帮的总部。”叶青竹解释道。
  “那郑大先生呢?”
  “死了。”叶青竹说。
  “死了?”陆羽皱起了眉头。

  “山口组的人,以为你死定了,就对着炎龙帮大开杀戒,不仅是郑先生死了,连跟你有些交情的那个女孩子——”
  “阿奴?”陆羽眉头皱的愈发严重,“她……她也死了?”
  “不是她。她只是受了重伤,没死。”叶青竹说。
  “那……”陆羽眼睛微眯,染了些冷色,“是救我的那个日本女孩,千叶桔梗?”
  叶青竹点点头。
  陆羽听了,直接愣住。
  然后捏紧了拳头,重重砸在了床上。
  估计是牵动了身上伤口,眉头忍不住皱起。
  “陆羽,你想报仇,也先得保证你不死。”叶青竹叹了口气,“你身上的伤,太复杂了,西医毫无办法,事实上他们给你做完检查后,觉得你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件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西医要是治得好我才有鬼了。”陆羽苦笑着摇摇头,他想了想,冷声道:“仇,必须得报。我不能让桔梗白死了。把我电话给我。”
  叶青竹把电话递给陆羽。
  陆羽直接拨出去一个号码。
  “阿瞒,老子就知道,你他妈有九条命,怎么会死,哈哈——”
  “师兄,我是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日本的事也办的差不多了,也算对东南武林的那些冤死之人,有了个交代。”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王玄策连忙问。
  “先不急。”陆羽摇摇头,“我还有些收尾工作要做,估计得麻烦师兄你过来一趟。”
  “什么时候来?”
  “马上。”陆羽眯着眼睛,“把郭破虏和高长恭都给我叫过来,我要杀一些人。”
  “行,我立马通知他们。就订今晚的机票,明早我们就能到。”王玄策说道。
  两天后。

  日本是个很崇信佛教的国家,佛寺众多。
  而有个地方,称的上是日本佛寺之首,是日本所有佛教徒的圣地——平安神宫。
  这天正午,平安神宫来了几个人。
  为首是个身材瘦削颀长的男子,寸头,五官硬朗,目光深邃,要不是脸色实在苍白,像个病痨鬼般的话,实在是个很夺人眼目的男人。
  男人身后跟着两人。

  一左一右,都是男人。
  气质如出一辙的出众。
  两人都带着兵器。
  一人年纪稍小一些,肤色黝黑,气质冰寒孤高,显得有些生人勿进。

  腰间配着一把刀,刀鞘青青,刀锋弯弯,上面镌刻着七个古体汉字——小楼一夜听春雨。
  刀柄有个弯弯的弧度,如一轮皎洁的圆月。
  日期:2016-11-0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