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554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爱你。但是,我们或许注定是有缘无分的。”
  方志强看着王亚欣,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保重吧,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你爸爸,知道吗?”王亚欣轻轻地推开了方志强,从方志强的怀抱里后退出去。
  “保重。”方志强艰难地说出了两个字。

  “忘了我,去找属于你的幸福。再见,我走了。不要找我了,我会把你的号码和所有一切有关于你的联系方式都删了的,我不会让你再找到我的。志强,别恨我。”王亚欣说着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我只恨我自己。”方志强点点头道。
  “再见。”
  “再见。”方志强也点头。

  随后王亚欣依然转身,然后上了车,最后,发动车子,没有再说任何话,直接一脚油门,车就离开了,远远地离开了方志强所站的位置。
  方志强站在那,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就看着车子慢慢地消失不见,一点影子都不见了。方志强知道,随着这辆车子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爱情他的婚姻,以及过往的一切一切。
  王亚欣开着车往前走,一直看着后视镜,看着后视镜里方志强站在那流出了眼泪,她的心像是针扎一样的痛,她很想停住车打开车门,就这么扑向方志强的怀里,但是她忍住了,在车子出了医院,转了一个弯之后,方志强的影子一点都没有了,王亚欣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车停在路边,趴在了方向盘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知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带给她的是锥心的痛,同时,却有着一股解脱的轻松感,这半年来,她太累太痛苦,每一天其实都是折磨,活在左右为难的折磨里,也活在了这次的委屈当中。而现在,一直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像是放下来了,她终于是解脱了,也彻底的轻松了。她知道,有这种解脱感的,不只是她一个,方志强也肯定是一样,因为这半年,方志强过的比她更加痛苦,更加的委屈。

  方志强就那么蹲在那,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王亚欣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对于他来说,这似乎是个梦一样。
  这件事,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像王亚欣一样处理,谁也不会这么干净利落地去离婚,起码,方志强自己都没办法做到,但是就因为对方是王亚欣,她是一个十分理性而又雷厉风行的女人,有时候王亚欣的理性让人都觉得有些害怕,理性的让人觉得有些绝情。
  就比如离婚这件事,如果换一个女人,或许会哭会闹,或许会继续与方志强一起过下去,或许会继续承受这些痛苦,但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婚了。可是王亚欣不一样,她理性,她会像个律师一样,完全跳脱出自己当事人的这个角色,以一个第三者的律师身份非常客观冷静地去分析整个事件,一旦分析出来,她与方志强之间没办法过下去、没办法幸福,越过下去只会越来越痛苦之后,她就立即选择离婚,态度鲜明的选择离婚,而这就是王亚欣的性格,一个温柔却也冷静的可怕的女人。

  虽然方志强无法理解,但是心里却也知道,他与王亚欣离婚或许是对的,因为,是真的过不下去了。生活带给他们的痛苦带给他们的阻拦,远多于在一起的快乐。
  虽然明白这一切,但是却不代表他能接受,不代表他不痛苦。毕竟,他对王亚欣的爱是真心实意的,是不打半点折扣的。这种痛苦,远比当初聂倩抛弃自己时的痛苦更甚。
  方志强蹲在那,蹲了很久很久,最后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把地上的大包小包给拿着往医院走去。进病房之前,他先收拾好了心情,装着没事人一样走进了病房,他不想让自己父亲看到自己的样子。
  方志强在医院一呆就呆了一周多的时间,过年那天都是与自己老爸在医院里面过的,一直到大年初二的上午,才办理了出院手术,与自己父亲一起出院。在医院的这段日子,他哪都没去,只是每天都在那照顾着自己的父亲,细心地照料,他在尽自己的能力去补偿这两年都没有尽的孝心。
  这期间,方志强有给王亚欣打过电话,但是一打过去就是已关机,怎么打都是,方志强知道,王亚欣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这足以说明王亚欣对自己的态度的坚决了。
  方志强在大年初二的上午,租了一辆车装着行李与自己父亲一起回了家。过完年了,两个人才从医院回家去。

  回到家之后,方志强父亲没有歇着,直接开始去挑着谷子准备去脱米,农村里都是这样,吃的米都是自己家种的谷子挑到专门脱米的小作坊里面去脱米,而当时方志强回来的时候,方志强父亲就正准备去干这事,好准备过年的米。
  方志强从他父亲身上抢过担子,自己挑着往小作坊去,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自己父亲那艰难的样子。这一天两天,方志强几乎没闲着,回家之后又是去挑水,然后砍柴劈柴。虽然是大年初二才回家,但是还是得准备过年的东西。弄完这一切之后,方志强又去隔壁邻居家借了一辆摩托车,骑着摩托车往镇里去,过年的东西家里都没有置办,明天家里亲戚就会陆续过来拜年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而他不在家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他爸一个人干,得一个人挑着箩筐去镇上置办这些东西。

  接下来的这些天方志强一刻都没闲着,拼命地干活,而接下来这些天也的确很忙,不仅要在家里招待客人,还得出去拜年,家里的亲戚都要一户户地走,这是这里的规矩。方志强从大年初三出去拜年,一直拜到大年初六这天才回家,也终于是全部办完。而这一天已经是公司开始上班的日子了,但是方志强实在是一时半会放心不下自己父亲,只能是继续在家呆着。
  初六的晚上,俩爷俩坐在家里的小桌子上吃着晚饭,吃饭之前,方志强父亲忽然从家里的酒坛子里面用碗给盛了两碗米酒出来,一碗放在方志强面前,说道:“陪我喝点酒。”
  “你别喝了,医生说你要戒酒。”方志强劝说着。
  “没事,就喝这一次,你回来过年,这是咱爷俩吃的第一顿饭,喝点酒,就当过年了。我平时不喝酒,以后也不喝。”方志强父亲说着。

  “好,那你少喝点。”方志强端过他爸碗里的酒,往自己碗里倒着,装不下了又在他爸的碗里喝了一大口,只留下半碗酒给了他爸。
  “过了年了,你就二十八周岁了,按照我们这里的说法,虚岁你就二十九岁了。我二十四岁那年结婚,二十五岁那年,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结果病死了,我二十八岁那年生下的你,这在我们这里,已经是很迟很迟的了。”方志强父亲悠悠地道。
  “嗯,我知道,这些妈以前都跟我说过。”方志强点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