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就如同一位浊世佳公子,遗世独立。
  抛开这人的装波伊模样,我总感觉他给我的印象,很像是一个人。
  而对方一开口,我顿时就想起来了。
  白狼王。
  站在村道不远处的那家伙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是他,白狼王,那个从华族逃走的家伙,也就是想要骗婚安的家伙。

  这家伙居然也在冤越一族的老巢?
  当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我的心头一紧,顿时就觉得自己进入了圈套里面来。
  毒龙壁虎精血根本不是几个月前被收走的,也不是半个月前,而就是我们抵达华族之前的几天时间里,而对方之所以要这么做,恐怕也是因为我。
  因为我们在小香港的时候,就已经透露了这来意,而这个消息比我们更早的传达到了汉城,使得白狼王提前得知,派人将此物全部收购,让我们扑了一个空,而在自己暴露了身份之后,在汉城混不下去了,他又通过这玩意,将我从千里之外的汉城勾到了这儿来。

  一切都是算计,可笑的是我居然还傻乎乎地一头撞进了人家的圈套里面来。
  蠢啊,这是真蠢。
  难怪这个地方,居然能够限制我的大虚空术,显然对方是早就有所防备的。
  想到这里,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虎皮猫大人的胳膊,将他往我的身后塞了过去,嘴唇没动,却用胸腔共鸣低声说道:“一会儿我们打起来了,你就往后跑,别回头,离开这里……”
  尽管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但我的心中还是牵挂着虎皮猫大人。
  我不知道他是否适应了自己的这具身体,是否有足够的战斗力,但我觉得对方既然早就有所准备,自然会有足够的力量将我拦在这里。
  若是如此,我宁愿自己一个人身陷囹圄,也不愿意虎皮猫大人陪我一起死。
  我将虎皮猫大人拉到了身后,然后抬头,眯眼看着白狼王,说当真是冤家路窄,什么冤越一族,想来都是阁下杜撰而出的故事吧?
  白狼王哈哈一笑,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声响动之后,原本空寂无声的村子里,从各处角落,一下子涌来了一两百号人来。
  这些家伙个个都穿着各种花纹的兽皮,新旧不一,而每一个人的身边,都有一头,或者好几头的猛犬。
  这些猛犬可比电视上的那些藏獒还要高大,黑乎乎的身子,凶恶狰狞的长嘴,张开之后,露出鲜红色的舌头,以及腥臭的口涎来,十分凶猛。
  这一静一动的对比,着实是挺刺激人的。
  白狼王双手一伸,然后开口说道:“什么杜撰的?冤越一族,本来就是我的母族,而在下不才,正是冤越一族的族长,白狼王是我的外号,我的真名,却是叫做冤越白。”

  冤越一族的族长?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小香港的那个执事长老,其实也是你们收买的人,对么?
  白狼王说那家伙其实是河佛的党羽,在你们来之前,早已飞鸽传书,将消息通知给了我们,而我们这边也是连夜布置,并且跟所有的被收购者都讲清楚了,让他们隐瞒时间……
  艹!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一阵火气从胸口冒出。
  如果那些知情人能够在河佛倒台,白狼王逃离华族之后,说了实话的话,我就不至于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送死了。
  结果那帮家伙不但不说,而且还助纣为虐,这才导致了冤越一族的消息传达到了安那儿。
  而安又将毒龙壁虎精血在西南冤越一族的消息告诉了我。

  我骂完脏话之后,恶狠狠地说道:“等我回去,一定要把这帮居心叵测的家伙给揪出来,全部都给我弄死去……”
  我说着狠话,而白狼王却笑了。
  他笑得很开心,哈哈大笑之后,脸色一点一点儿的阴沉下来。
  他盯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将我的脸面全部都践踏在了地上,害我失去了华族的权力,失去了自己的爱人,甚至失去了一切,你觉得我会让你这般轻易就离开这里么?”
  我冷笑了起来,说你想凭你这点儿人,就把我留下来?
  白狼王傲然说道:“自然,我不但要将你留下来,而且还会将你解剖,一刀一刀的切碎,让你受尽痛苦,以解我心头之恨!”
  我大笑,说那来吧!

  我将虎皮猫大人往后面一推,让他逃离,然后伸手进怀里,准备拔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感觉到后脑勺被某种重物恶狠狠地一拍,随后便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仿佛都要黑了下去。
  啊……
  我感觉到整个世界都黑了下去,然而下一秒,我还是硬生生扛住了这样的眩晕和昏迷,随即发现,在我身后偷袭我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我一心想要保护的虎皮猫大人。
  我都准备好牺牲自己,让他逃离,结果却发现他根本不需要逃离。

  他与我面前的这白狼王,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既然是一伙的,又何须逃走?
  砸在我脑袋上的,是量天尺,我感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头轻脚重,然而却依旧咬牙没有倒下。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捂着头,艰难地说道:“你、怎么会是你?”
  虎皮猫大人的脸上,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来,看着我,说你个傻波伊,真以为事情会那般简单?
  白狼王在我的身后笑,说安说是我给你的,你就真的信了?
  啊?
  我感觉头颅已经破开,滚滚的鲜血从我捂着头颅的指缝之间往下流来,将我的眼帘遮住了去。
  而随着鲜血的滑落,我的思维也有一些混乱,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的意思,是安跟你是一伙的?”
  白狼王霸气地说道:“不然呢?安那小娘皮,上都给我上了,自然是什么都听我的安排,她给你的那魂珠,却是给我动了手脚的,你觉得跟屈胖三的神魂气息很像,并不怀疑吧?哈哈,你个蠢货,我既然做了那么多的谋划,怎么可能就这般轻而易举地拿给了你?”
  虎皮猫大人在我的身后阴阴笑道:“秋水先生当真是神机妙算,就知道你是个傻比,这么容易就信任了我,将底裤都给掏了出来,头脑简单得可怕啊……”
  啊?

  两人一唱一和,我完全就懵住了。
  事实上,我之前就对虎皮猫大人有了一些怀疑,然而问题在于如果是屈胖三,我就能够立刻瞧出不对劲儿来,但如果是我根本不熟悉的虎皮猫大人,他做的一切事情,我都无法用常识和经验来推测。
  所以他的种种,我虽然抱着怀疑,却并没有太多的实际行动。
  也就是说,此刻的这位虎皮猫大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咯?
  他是假的?
  又或者,被动了手脚,入了魔的虎皮猫大人?
  哎呀,到底是什么啊,我好头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