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2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想找贺兰婷谈谈A监区发生的打架斗殴的事,可是根本找不到贺兰婷。
  监区开会。
  会议上,监区长刀华说了监区里放风场上发生的打架斗殴的事件。

  说什么这个事情很严重,伤的人很多,事件影响很大。
  然后开始说处罚。
  处罚的结果是,带头打架的两个人,一个是墨姐,一个是白莎燕,两人关禁闭三个月。
  关禁闭三个月?
  没见过那么严重的处罚,关禁闭一个人三个月,那还用活着出来吗?
  活活死在禁闭室里了。
  不行,我要救她们两个。
  刀华说完了处分之后,说道:“好了散会了。”
  我说道:“等等!”
  开会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了我。
  刀华看了看我,说道:“张帆,等等什么?你好像有意见啊。”
  我说道:“我不是有意见,我是有点问题想问问监区长您。”
  监区长刀华问道:“什么问题。”
  我说道:“监区长,那天女囚们在放风场打群架的这个事,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吧对吧。”

  刀华问:“那又怎么样了呢。”
  我说道:“我们看到的是那个姓费的外号狒狒的女囚,挑起事端,先去打了白莎燕一群人,然后那个墨姐看不下去,帮了白莎燕。对,白莎燕和墨姐的确是打了架,但是先挑起事端的是狒狒,不是她们两个。我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只处罚了她们两,而不处罚狒狒呢?”
  刀华说道:“人家狒狒是闹着玩,她们是真的打!打出人命!你说该不该处罚?”
  我说道:“是吗是闹着玩吗!”
  刀华说道:“对,是闹着玩的!”
  我说道:“我见到的却是狒狒把她们往死里打!狒狒带着一大群人,狠狠的揍她们,拳打脚踢,那是闹着玩吗?闹着玩闹出血来了?”
  刀华说道:“哦,是吗?”
  我说道:“是。”
  刀华说道:“你们谁看见狒狒是真的打人了?”
  没人回答。
  刀华问道:“你们谁见了狒狒真打人了!是闹着玩的是吧!”
  众人都说是闹着玩的。
  全是她的人,那当然是都说闹着玩的了。
  刀华说道:“看见了吗。都说是闹着玩,就你一个人看到狒狒真的打人了?”
  我说道:“我的确看到是她先打了人的。”
  刀华说道:“开玩笑!就你一个人看到打人,那算个什么事呢?”
  我说道:“我是亲眼看到她确确实实的带着人暴打了白莎燕的一群人。”
  刀华说道:“那她们怎么没见。我不和你争论着没用的东西,散会吧。”

  我说道:“散会?刀监区长,你想就这么草菅人命不了了之了啊。”
  刀华盯着我:“什么草菅人命!”
  我说道:“狒狒先犯事,却要关另外两个女囚,你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刀华说道:“我懒得和你争辩。散会!”
  她加重了声音说散会。
  我说道:“我要求调取监控来看。”
  刀华脸色铁青,说道:“调取监控?你凭什么调取!张帆你要搞清楚你的职位!你是一个管教!好好干好你管教的工作!”
  我说道:“对,我没有权利调取,但是上面有权利调取,我跟上面提这个。”
  刀华说道:“放肆!”
  我说道:“我要求上面下来好好的查,调取监控出来查!”
  刀华说道:“调取吧,去吧,请她们下来帮你查。”
  她为什么不怕呢?
  我一想,就明白了,到时候她一定会剪掉这一段,然后说机器出故障什么的没录到,然后就查不到了。
  以前在D监区,B监区,我的敌人们,都玩这招。
  我说道:“我觉得这打架很严重,对吧监区长。”

  刀华不明白我怎么语气变了,说:“是很严重!打得人都重伤进医院了,你说严重不严重。所以该处罚!严惩!”
  我说道:“打人重伤,那真的很严重啊,我去报警。”
  刀华问:“你报警做什么?”
  我说道:“打人重伤进医院,这事情不严重吗?判刑的话,可以判好多年的!不行我要报警让丨警丨察来好好查。”
  刀华说道:“张帆,这里是监狱,不是其他地方。我们监狱自己能解决,你报警做什么。”
  我和刀华说报警的时候,刀华明显的有些怕。
  我说道:“监狱又怎么了,监狱里面的女囚也是人吧,这打架出事了,人受重伤了,那必须要报警的。你看这两个女囚,罪大恶极,打人进医院,重伤了人,就该报警抓起来,好好判!”
  刀华说道:“监狱里发生的事,怎么能报警处理?”
  我说道:“司法就有它司法存在的道理。必须要经过司法程序来解决才行。”
  刀华说道:“你算什么!你叫丨警丨察来,他们就来查吗。”
  我说道:“我有几个朋友刚好是做丨警丨察。”
  刀华盯着我。

  丨警丨察如果真的进来查,对她只有害处没有好处。
  刀华说道:“你想怎么样。”
  要妥协了。
  我说道:“狒狒是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她受伤也是自己自作孽的下场。如果真要处罚,白莎燕和墨姐两个女囚固然有罪,但狒狒必须要加倍惩罚,关禁闭半年。”
  半年,即使是狒狒进去了禁闭室后有她们罩着,但这半年也不容易过。
  而且狒狒进去了禁闭室后的半年,刀华要找新的走狗帮的领袖不容易。
  如果刀华铁了心关狒狒进去,然后白莎燕和墨姐也关着,她要弄死白莎燕和墨姐的话,对我来说,还是没捞到好处。

  我补充道:“白莎燕和墨姐完全是被动的,是合法的自我防卫,不信叫丨警丨察来查嘛。我认为她两无罪,她们不需要处罚。”
  刀华死死的盯着我看。
  她一定恨死我了。
  我心里也在骂她,老妖婆,老不死的,和我斗,我迟早整死你。
  刀华不知道如何接招了,她又想不理我,可是她不能不理我。
  刀华问我道:“你的意思是说,只处罚姓费的一个人,其他两个都不处罚?”
  我说道:“对,理应是这样。”
  刀华说道:“你凭什么来要求我这么做。”
  我说道:“没关系啊,你可以不这么做啊,你去嘛,去处分她们两个,关禁闭室两个月。哦,是三个月。去做啊。”
  刀华看我那么拽,心中自然有火,怒道:“我是监区长还是你是监区长!你想说了算,那你来当这个监区长!”
  这种事,我经历过的,以前在D监区,D监区长不也对我这么吼叫的,结果她的下场,呵呵。
  日期:2017-01-1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