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9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要送我的话,自然比我打车要方便的多,只是经过这半年多的社会磨练,我谈不上不信任别人,但却也不想让外人过多介入我的生活。更不愿意让我父母介入到这些事情中来。所以最终我还是拒绝了他,坚持一个人回去。
  王坤无奈之下,也只好同意了,不过开车将我送到神农架车站之后,王坤有些扭扭捏捏的问我说。“周哥,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提。”
  我一愣,然后笑着说,“咱们这路也算是生死与共了,有啥不能提的,说说看呗。”
  然后王坤才告诉我说,上次他跟杨开臣、代南州他们一起去林玥彤家里,遇到那个井鬼的时候,其他人一下子就不行了,只有代南州,依靠我给的符箓,一开始顶住了井鬼的阴气。而他家乡那边,鬼神之说也颇为兴盛,家里人平日里也经常去寺庙道观求符求佛,但求来那些东西根本就没什么用,所以他想从我这里求张符箓,让家里人随身携带着,他自己也能安心一些。

  说完之后,他还不好意思的连忙拿出来一沓钱,告诉我说不管多少钱都行,钱要是不够,回头他再给我凑。
  王坤是王永军的远房侄子,虽然平日里只是给王永军当司机,但有这么个叔叔照应着,手头自然也是不缺钱的。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听完之后,我二话不说,就把身上带的几张烈阳符拿给了他。寻龙境界之时,我手里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法器,这种常用的烈阳符准备了很多。现在到了点穴境界,烈阳符对我已经没有什么用,既然他要,索性就一股脑的给了他。
  王坤看我拿了一把符箓塞过去,吓的脸都白了。连忙对我摆手说,“这可使不得,太多了,我只要一张就行了。”

  我笑着说,“你不是说要买吗?怎么还嫌多了。让你拿你就拿着。”
  王坤却是死活也不敢接,哭丧着脸说,“可这么多,我怎么买得起啊?”
  这家伙平时看着一副干练的模样,这会儿倒是有些实诚的可爱。我直接把符箓塞到他怀里。然后摆摆手说,“这些可不是卖给你的。这不临近过年了嘛,先前走的匆忙,我也没准备什么过年的礼物,你带着这些符箓回去。给王总和代南州那里各自送几张,然后自己再留两张,就算是过年我给大家送的礼物。”
  听我这么一说,王坤才终于把那些符箓收了下来,不过依然还坚持把手里的钱塞给我。还振振有词的说,“我们那里的寺庙道观里面都有规矩,求符时候一定要给些善财,这样才算有诚意,要不然就算求到了符箓。拿回去也不会有太大用处。”
  这番话听的我是哭笑不得,现在社会上那些和尚道士,为了能多赚钱,真是什么法子都能使出来,什么心诚不诚的。真遇到鬼怪的时候,它们可不会跟你讲这些唯心主义思想。
  只是无论如何王坤也坚持要把钱给我,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收了下来,本来这些符箓的成本也不低,我就当时收了些成本费。
  见我收了钱之后。这下子王坤才终于眉飞色舞了起来,听我说这些符箓最好保存在玉盒里才能保证道炁不会流失,当即就跑到车站附近的一家玉器店里买了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将符箓放进去之后,直接贴身揣到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里,还不时的伸手摸一下,生怕弄丢了。
  一直到王坤走了之后,我还对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记忆犹新。不过想想也是,对我来说,这些符箓已经是略显过时的手段了。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符箓恐怕比钱还来的宝贵,关键时刻是能救人的。尤其是对王坤这种见识过鬼怪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怎么小心都不算过分。
  根据王坤这行为来看,我若是回头去深圳开一家专门卖符箓的店,生意肯定火爆。
  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逝,虽然修行一途颇为费钱,但有王永军给我提供的年薪支持,差不多可以支撑的下去,更何况,我平时根本没有时间来经营店铺,真要开了,到时候也只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关门时间肯定比开门时间多的多。

  这么一想。我就把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
  回家这一路,我选的交通工具是火车。虽是临近年关,但因为选得是一趟景区始发车,景区这边此时人很少,上车之后。整个卧铺车厢里就我一个人,正好我也乐得清静,一个人躺到下铺床上补觉,即舒服又自在。
  但好景不长的是,火车上路两个多小时之后。途经几个大车站,很快卧铺车厢里就挤满了人。三层床铺的人上上下下的,弄得我很快就睡不着了。
  更不幸的是,车厢里还上来一个身材丰满的美女,位置似乎就在我上铺。不过她把随身行李往床上一丢,自个儿根本没爬上床的意思,反而是在我床边坐了下来。
  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其他几个床铺的老爷们儿们,在几分钟之内。或快或慢,都从床上爬了下来,笑呵呵的往下铺床边一坐,跟那丰满美女聊起了天。
  遇到这种情况,我实在也是没辙。正准备用道炁封闭自己耳朵的时候,忽然我听到那女的聊起了自己的职业,说她是做婚庆主持之类工作的,一开始我没在意,不过很快。她又说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她们那个婚庆公司,不光接红事的生意,最近这半年连白事生意也接起来,所以她现在就是婚礼和葬礼的主持全干,经常上午跑个婚礼,下午跑个葬礼。
  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缘故,这丰满美女的性格很是开朗,跟周围人聊的不亦乐乎。而那些老爷们儿听她说起这个,话题自然不可避免的往葬礼和鬼怪方面展开了,一群人乐呵呵的问这美女主持葬礼时候怕不怕。
  这女的摆摆手说,“怕倒是不怕,一大群人聚在一起,没道理害怕一个死人,不过我跟你们说啊,自打主持白事之后,我还真遇到过奇怪的事呢。”
  一群人顿时被吊起了胃口,纷纷问她遇到过什么奇怪事。

  我在旁边听的也是嘴角微微一笑,婚丧嫁娶的主持工作,不是现在才兴起的,这行当其实从古至今上千年了,但跟这个美女说的不同的是,这行当在古时候不叫主持,而是叫知宾。
  知宾顾名思义,就是“知会宾客”之意,笼统来说跟主持的性质一样。
  婚嫁之时,有红事知宾,丧葬之时,也有白事知宾。知宾这行当跟胖子他爹的仵作行当一样,都归下九流之属。虽是下九流,但这行当里面规矩也颇多,绝不是不懂行的人随便就能吃这口饭的。
  更何况,听这女的所说,她先是跑红事活儿,后来又接白事活儿,这种行为,在知宾这个行当里面,根本就是大忌。出事很正常,不出事才叫奇怪。不过这女的命也算好,居然连续做了半年,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给人讲故事。
  日期:2016-07-03 11: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