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9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我的点头之后。梁天心脸上的怨怒之色似乎一下子消减了不少,站在那里,略微沉吟一番,才又说道,“杀我独子之仇不共戴天。但你若答应老夫一个条件,我可以暂时放过你……这仇自然不可能一笔勾销,但我会给你至少两年的时间,你看如何?”
  他的话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就像他说的那样。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究竟是什么事,能让他甘愿暂时放弃仇恨?
  我抬头盯着他看了半天,没敢直接相信他,而是开口问道,“什么条件,你先说来听听。”
  “很简单,两年之后,我需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梁天心淡淡的说道。

  去一个地方?我心里明白,肯定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但这个条件,对我来说依然非常诱惑。
  小金虽然很强,但还能在水面上待多久我也无法确定,一旦它回到河底,我恐怕连跟梁天心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了。
  似乎对我的犹豫很不耐烦,梁天心又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等你陪我去了那个地方之后,我依然还会杀你,但现在死和两年后死,选择应该并不难。”
  他说的很直白,但我心里依然还有一丝不甘,指了指金色头颅,开口顶撞道。“现在有它在,你想杀我根本不可能,我为什么一定要答应你?”
  梁天心对我的顶撞不以为杵,反而嘿嘿的笑了起来,叹道。“太岁虽强,却是天地难容之物,估计是这河底有什么古怪,才让它勉强苟活至今而已,若是老夫所料不错。这太岁稍后便要回到河底,否则的话,它的气息传的远了,其他那些老不死的家伙知道之后,可就不会像我这般从容了。尤其是玄学会的人,拼命也会赶来诛杀这太岁。除岁除岁,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会是那么简单?”
  他讥讽的笑了几声,才又看着我道。“此时你能依仗他,过了今夜,还是要落到我的手里,何必挣扎呢?”
  他不知道他前面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但后面这句话却说的一点也没错。
  小金终归还是要回到河底的。
  沉默一番。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条件。
  梁天心看到我的表态之后,根本没再跟我说话,低头最后看了一眼金色头颅之后,驼着背。转身慢慢离开了。
  一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依然不敢离开,而是坐在小金身上,慢慢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太岁之名。每一个玄学界的人都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但要让他们说出太岁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恐怕没一个人能说出来。
  先前我也不知道,所以见到小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联想。
  我低头看着小金。心里到此时还有些难以接受。玄学界中,太岁几乎就是邪恶的代名词,即便是拘魂夺命的阴司,在玄学界也不过是个轮回之所,无关正义邪恶。可对于太岁,所有人的认识都是相同的,甚至很多灾难横祸,在找不到缘由的情况下,都会一股脑的推给一个词--命犯太岁。
  何为命犯太岁?大概意思就是,今天太岁照到你了,或者太岁想起你了,所以你就注定要倒霉。
  没有任何缘由,也说不出因果关系,但这就是人们的共识!
  由此可见。太岁在玄学界中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以刚才梁天心说的很有可能没错,小金的气息一旦泄露出去,马上就会遭到许多人的追杀。
  虽然实力强横,但与天下为敌的时候,实力再强也没有任何作用。
  而更让我担心的则是我自己体内的墨绿能量,当然,我并不是后悔,这墨绿能量救过我好几次命,而且要不是这股能量在,我也不可能有绝顶四脉的天赋。得了好处又反过来埋怨的白眼狼行为我自然不屑为之,只是明白了这其中的玄机之后,以后我无论如何也得将这种能量深深的掩藏起来,不到危及生命的时候,绝对不会透露出来丝毫。
  除此之外,我还想起了火神庙那边的事情。这时候我真的有些后悔了,早先我就不应该把真龙脉的事情头颅给玄学会。现在叶翩翩他们的精力都放在这里,黄泉河又是通往火神庙的必经之路,小金肯定早就被他们注意到了,虽然天师以下的修为可能认不出小金。但毕竟有真龙脉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天师境界的人到此,那时候,小金又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我低头拍了拍小金的脑袋。告诉他说,“这条河里已经不安全了,小金你要是还有其他什么地方可以去,就早些躲过去,知道了吗?”
  小金脑袋上那些奇粗无比的头发。在我身体四周一顿乱摆,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我的话。
  接下来,我又把自己分析的这些东西统统跟它讲了一遍,然后才拍拍脑袋,让它把我送到岸边。
  这次它没再摆动头发。安静的听我说了半天之后,身体在水中游动,把我送到了岸边的地上。

  上岸之后,我先四下里感应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梁天心的气息。然后才又转头对小金说,“我要回去了,记住我刚才的话,一定要尽快搬家,你听到了吗?”
  小金硕大的眼睛盯着我。嘴角微微向上挑着,露出一个拟人化的笑脸,看起来傻里傻气的。
  它也不回应我的话,只是不停的笑着,甚至还把头使劲儿往岸边凑,就像上次那样,极力想让我再摸摸它的脑袋。
  我叹了口气,索性就又在岸边坐下,伸手一边揉着它的大脑袋,一边又跟它讲了一遍其中的利害关系。
  小金还是那副傻里傻气的样子,不过这次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很享受我的抚摸,只是对我的话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不再提这件事。
  此时月亮已经隐到天边,漫天的星辰也变得黯淡起来,但东方天际隐隐有天光泄出,反而让天色更加明亮了几分。
  我叹了口气,天很快就要亮了,无论小金还是我,都不能在这里继续多呆了。
  我从河岸边站起来,最后一次摸了摸小金的脑袋,然后冲它挥挥手,让它回去。
  小金身体也往水中漂出去了一些,但大大的眼睛依然看着我,眼神里面似乎充满了依恋,到最后,它凑过来,脑袋又在我腿上蹭了几下,然后才终于恋恋不舍的返回河心,身体慢慢沉了下去。
  看着小金离去的身影,我忽然感觉它那硕大的头颅,以及头发上连着的无数尸体,似乎一下子都变得不再可怕。
  在这一刻,或许对别人来说,它是恐怖而邪恶的,但对我来说,它不是。
  从黄泉河离开之后,因为有跟王坤的约定,我不敢停留太久,连忙从原路返回。
  但这一路上,我依然走的很谨慎,梁天心虽然跟我有了约定,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诓骗,我自然不能无条件相信他。

  所幸的是,一路上并没有再出波澜,梁天心就像他说的那样。真的离开了。
  回到当初跟王坤分别之地,正好到了中午,我到车里略作等待,王坤很快就赶了过来。
  看到我之后,他大大的松了口气,连忙问我情况怎么样了。细节之处我自然不会多提,只是告诉他说已经没事了,接下来让他把我送到景区车站,然后他就可以自行回深圳去。
  此时已经临近过年,原本我就是要回家的,只是被梁开雄拖出了行程,此时诸般事了,我也没必要再会深圳,干脆就准备直接回家了。

  谁知王坤听了我的打算之后,坚持要开车送我回家。然后他再回深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