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90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后来,跟张遇一道曾一起投降东晋的冉魏徐州刺史周成,看着这个空子,迅速出兵把洛阳给占了。

  周成挺有意思,他占领了洛阳,也不投燕,也不投秦,谁也不屌;就守着洛阳这一亩三分地。
  谁也不屌的结果,就是别人都看你不顺眼。
  这不,姚襄来了。
  两人见面,也不客气,上来就打。
  正当他们打的热火朝天,凑热闹的人来了。
  谁?

  桓温。
  有兄弟可能会奇怪,他怎么来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殷浩被姚襄打成那德行,东晋岂能善罢甘休?而且姚襄之前不管怎么说吧,算是晋臣,虽说那年头换个东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姚襄走就走吧,还想拿许昌当投名状,这东晋可就不干了,于是桓温来了。
  桓温来的时候,姚襄正咬牙切齿的跟周成拼命呢;听说桓温来了,赶紧招呼手下人撤撤撤,周成咱先不打了。
  他找了个地儿先猫起来,然后派人去忽悠桓温,说您看这事儿闹的,让您亲自跑来了;既然您亲自来,这面子我肯定得给,您看这么办吧,您把部队往后退一点儿,腾块地儿出来,我好投降。

  桓温不是粪叉殷浩,岂能上这当;冷笑着对来人说,你滚回去告诉姚襄,想投降?好啊,让他亲自来,他不来说明没诚意。
  然后一顿乱棍打跑使者,命令部队继续前进。
  看忽悠没成,姚襄也来气了,打就打,怕你怎地!
  两军在洛阳边儿上伊水相遇,隔水对峙。

  姚襄的羌兵,打殷浩没问题,但打桓温,就差的远了。
  桓温亲自上阵,晋军呐喊连连,顷刻间便强渡成功;姚襄连个半渡而击的机会都没捞着,就被杀的大败,数千羌兵被斩首。
  不过姚襄本人倒是逃掉了。
  边上观战的周成一看,姚襄跟自己半斤八两,跟桓温一个照面没到就给灭了,他反应倒快,当即决定再次投降。
  怎么再次?这伙计之前不是已经投降过一次了吗。
  受降完毕,桓温又走了;此次北伐,目的并不是攻城略地,只是为了惩处姚襄,目的达到,桓温便率军南归。

  被打的满头是包的姚襄哪儿去了呢?
  这伙计跑山西去了。
  当时山西还在前秦的手里,姚襄非常能混,带着败兵和前秦军队打了几仗,硬是在山西站住了脚。
  这一过一直过到公元357年4月,也就是被桓温击败后的7个月,攒了点儿家底儿的姚襄又坐不住了。
  他要继承父志,争夺陕西。

  姚襄入陕,很是动了一番脑筋的。他的策略是,统战先行。关中有羌人无数,姚襄事先放出风去:我是羌人,我才是你们王。
  果然,羌人闻听后,纷纷弃前秦转归姚襄。要说一句的是,这事儿符生也帮了姚襄的忙,他无故杀了雷弱儿一家,弄失了羌人的人心。
  苻生虽然残暴,可并不傻,看姚襄在自己地头上此折腾的风生水起,他坐不住了,派出将领苻飞龙为先锋,苻黄眉、苻道、苻坚、邓羌领主力共计1万5千余人,迎战姚襄。
  姚襄一看前秦真拿他当盘菜,派了这么多‘苻’;多少还是有点儿肝颤;便缩在城里免战高悬。
  前秦方面来的这几个将领中,最能打的,要数邓羌。
  一看姚襄摆出一副持久抗战的架势,邓羌便对众人说,此敌易破;受了箭伤的鸟,听到空放的弓弦声也会被惊落。姚襄连连被桓温、张平挫败,锐气已经丧失。现在他用‘固垒不战’之计,这是穷寇。姚襄性格刚猛凶狠,容易用强硬的方式刺激他,如果大张旗鼓长驱直入,直压他的营垒,姚襄必定忿怒而出战,这样就可以一战擒获他。

  苻黄眉支持邓羌的意见,让邓羌带三千氐军大张旗鼓前进,自己率主力埋伏于后,邓羌一路上鼓乐喧天,完全拿对面的姚襄当空气,姚襄大怒,如此小视我?出战。
  邓羌预料的完全不错,姚襄是如此的不堪挑逗。
  眼看着羌兵出城,邓羌扭头就走,姚襄领军穷追不舍。
  追着追着,就追进了包围圈,苻黄眉等伏兵四起,将姚襄困在当中,邓羌也率部翻身迎战,一场混战,羌兵大败。
  姚襄的家底儿本就薄,这一败够惨,他拼命往外突围,但是老天爷没打算再给他机会——他的战马莫名其妙的摔倒了,把他整个儿从马背上扔了下去,前秦士兵一拥而上,乱刀分尸。
  姚襄的弟弟姚苌见大势不妙,赶紧说别打了,我投降!

  从此以后,姚羌归顺苻氐,不过您别急,后面咱还会说到他们,暂且让他们下场休息休息。
  打了胜仗,前秦这边儿自然兴高采烈;可是等他们回到长安,却迎来了一场劈头盖脸的臭骂。苻生非但不赏众将,反而大发脾气,尤其是领头的苻黄眉,被骂的那叫一个没脸。
  苻黄眉莫名其妙,怎么着,打了胜仗,还要挨骂;这伙计一怒之下,要杀苻生,不想却被苻生抢先下手,抓了个正着,后斩首。
  杀苻黄眉后,苻生的暴戾程度日益加深,疯子症状越来越甚,不但杀人,还杀牲畜,什么牛羊驴马,鸡鸭鹅狗的,都不放过,生吞活剥,每日数十;又剥人面皮,使之歌舞为乐。他自己少了一只眼,不许他人说残、缺、偏、只、少、无等字儿,谁敢触犯,立时杀死。
  这货经常问左右大臣,我君临天下,外面有何传闻?

  这是个坑;如果你说他圣明,这货便说“你谄媚与我”,推出斩首。
  你如果说他刑罚过重,他便说“你诽谤我”,也推出斩首。
  满朝大臣被杀了个噤若寒蝉,史籍记载,“度一日,如十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了自己不会不明不白的被杀,大臣们开始眉来眼去。

  这里边儿领头的就是苻雄的儿子——东海王苻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