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1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汝慧本想咽下最后一口,听韩宝来如此说,马上噙了一口;韩宝来会意,真的凑过去,张开嘴,陈汝慧要是过去,怎么也不肯做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现在,她开了眼,再不羞羞答答,她真的当着何月姑的面,嘴对嘴,一口尽吐进他的嘴里……
  何月姑更不像话了。趁韩宝来不注意,她偷偷倒了一碗茶,颜色粗看上去差不多,跟韩宝来碰杯。韩宝来看她喝酒咋冒热气呢?药酒是不会烫的。韩宝来知道她做弊,他不喝这碗酒。何月姑钻进韩宝来怀中,坐在她膝盖上,学着陈汝慧的样子,噙着酒一口一口地灌他……

  三个人正喝得黏黏乎乎,没想到老黄狗呼地钻了出去,冲着屋外狂吠起来。不用说,是刘老爹、刘婆婆来接儿媳妇了!三个人猛一激灵,酒醒了一半。要是一生嫉恶如仇的刘老爹,看韩村官深更半夜左拥右抱在喝香的吃辣的,他会不会捶胸顿足?刘婆婆一向对儿媳妇视作掌上明珠,会不会从此当她是破鞋?三个人顿时慌了手脚,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宝来——宝来——”屋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我这会子饿了。还有热菜吗?大妈嘴馋想吃点。”
  韩宝来猛然醒悟过来,韩宝来忙进屋抱大妈,何月姑赶紧铲了一锹炭火,把炕筒生得暖烘烘地——炕筒,下面是一个圆形木筒,可以在里面生火,盖上透气的盖板,上面可以垫上棉被,后面有靠背,老人家坐在上面,有如坐在暖炕上,舒服极了。
  陈汝慧强打精神,大声应着:“哪个敲门?”

  “我——我啊,你大伯、大婶。深更半夜地还会有谁?”外面传来刘老爹浑厚苍劲的声音,颇有愤慨之气。
  “哦——快进屋!快进屋!我看今天火扯炉,原来有贵客上门。月姑姐姐待我亲妹妹一样,一点小病,她还那么破费。我怕请不动她。我请了韩村官的驾,她才赏脸的。刘老爹来得正好。韩村官,一个大老爷门喝酒还赖皮,老爹,你来做个公正人。”陈汝慧这话说出来,有点君子坦荡荡之意,你不信,你自己进屋看吗?
  老爹、大婶本来有气,可是打开院门,看堂屋里,正中的炕筒上端坐着陈家阿婆,老爹、大婶这气一下子烟消云雾了。人家有长辈坐着呢。哪有什么外界传说的吃花酒?再看那些菜。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腊肉。野猪腿吃光了,鸡肉更没上桌。剩下的当然是一些禁吃的腊肉。何月姑醮着火搪里的滚汤,涮了吃剩的菜给陈婆婆吃,不过是鸭肝、鹅肝之类的,专家建议老年人少吃动物内脏,这里的老人可是爱吃动物内脏,也不知道胆固醇高不高。

  韩宝来酒量有了质的提升,现在虽然上了脸,但高度清醒,紧握着刘老爹的手,摇了又摇,说话字正腔圆:“老爹,我是听说她的姐妹和好,我可是乐观其成。和气生财,村寨第一位就是团结,下下齐心。人心齐,泰山移。”
  “在理。在理。韩村官还没喝尽兴啊?”刘老爹心中的疑团冰释,转念想到敬客了,要是没有那个死结,他当然敬重韩村官。这话的意图很明显,你们两个妇道人家,想陪好韩村官,那是异想天开。
  “老爹请坐。请坐。我借花献佛,敬老爹几杯酒。大不了痛快地醉一场。”韩宝来说话颇有几分英雄气概,这话正合了刘老爹的意,但刘老爹还是推辞:“小韩,不是老爹不领情。出门的时候,小孙孙正睡得香,要是他醒过来,一个人都不在家,他不吓一跳?”
  你别以为城里的孩子带得娇,乡下的孩子也是手上捧出来的。
  何月姑知道此时不抽身走,更待何时?她忙说:“爹,韩村官只在我们妇道人家面前耍威风,我可喝得差不多了。爹,我先回家看孩子。你帮我出出这口气。”

  “老婆子,你拿手电筒照着月姑回家,你娘俩先回去睡吧。我老头子陪小韩热乎热乎。”刘老爹在家里德高望重,做事极有分寸,刘婶一向是惟命是从,当即娘俩辞别陈大妈出了院子。
  刘老爹当然先要敬主人陈家大妹子。没想到,陈大妈也是能喝酒的!她虽然腿脚不便,这酒量可没减下来。一碗酒下肚,面色依然祥和、平静。
  “大妹子,赶上了好时代了,争取多看几年啊?”刘老爹说的是知心话。
  陈婆婆面色还是那般平静,脸上密纹的皱褶波澜不惊,不过染了一些晕光色,她用淡漠的口吻说:“他大哥,大妹子多活一天,多拖累孩子一天。”
  “大妹子,你糊涂啊!没有你撑起这个家,这个家就变——”刘老爹神秘地撇了韩宝来一眼。没错,没有大妈拖累,她陈汝慧再嫁一个婆家并不是难事情。韩宝来此时喝着一大杯苦茶,嘘嘘地吹着热气;陈汝慧到厨房里,又切了一盘生鱼片出来。

  刘老爹忙不迭地说:“孩子,别费事了。老东西就好这口酒,快坐下,咱们围着火搪子,喝两碗热酒暖暖心肠。”
  “我听着呢。老爹,你说。”陈汝慧知道老爹借酒要说事了。
  没想到,这碗酒刘老爹还是与他的大妹子碰了,老兄妹现在不说,以后有没有机会说。只有天知道。
  刘老爹一气喝完这碗酒,涮一大片生鱼肉,可不是自己吃,他夹给了大妹子;又涮一块,也不是自己吃,夹给韩宝来;韩宝来有心推让:“老爹,我理应孝敬您老,怎么能让您老代劳?您老吃吧。”
  陈汝慧扑哧笑了:“您老,您老,怎么听起来怪别扭的?叫老爹就叫老爹呗。”
  “是,是,是。”韩宝来憨笑了起来。这一笑,可露了形迹!
  两老对视了一眼,陈婆婆长叹一声,要是此事能成那是上辈子积了阴德。刘老爹这回给自己涮了一块鱼片,咝溜一声,一口吃了下去,嚼得腮帮子扯着几绺老筋喀吱喀吱响。陈汝慧当然猜中了**分,隔往日,她早就借故避开了。现在,她要为自己的幸福添一把柴,她故意推了推韩宝来:“喂,你还不端碗陪老爹的酒?难道真的要老爹陪你?”
  韩宝来忙端起一碗酒站起来,酒亮汪汪地在碗里晃悠,他的心也在晃悠,他不是傻瓜。老爹与大妈之意昭然若揭,他岂有不知?他的幸福可不操纵在别人手中,他的幸福一直掌控在自己手中。尽管张书记玩他于股掌之间,但他还是有自己的抱负的!他并不是那种听天由命的人,他有一股子不输气的劲头子!老子偏做点成绩出来给你瞧瞧,别以为我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秀才!

  老爹端起一碗酒也站了起来,这是一种很正式的对饮。先碰了这碗酒再说话。老爹一口气干完,“诶——”出口长气,才巴着嘴皮子说:“这话怎么开口呢?这么说吧,你们真是——”
  刘老爹用左右两个大拇指,弯成两个傻小子,相对着弯了几下。韩宝来不敢再装聋作哑,直白地说:“老爹,您的好意,我领了。我们啊,还没走到那一步。万一有一天,走到了那一步,我请老爹坐上席。”
  这话让陈汝慧浑身一颤,这话,她应该有心理准备!韩宝来虽然多情,但他是一个十足的理想主义者!他追求的东西没有实现,他是不会轻易让家庭的负担拖累他!他不是爱情至上者,他应该是事业至上者。他可以为了理想的事业,牺牲爱情,张书记给他洗过脑,什么政治联姻,什么政治挂帅,什么光宗耀祖。
  “老爹,别听说了。我怎么配得上他?人家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大干部,我是一个什么人?山村里的一个小寡妇,上有老下有少。我真没有痴心妄想,他能跟我过日子。”陈汝慧声音凄惋,痛苦流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