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70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妈别生气了,好不好?下不为例吧。况且,这段时间,全靠叔叔帮我们。”晓萍扯着妈妈的衣角,求妈妈不要搞得大家不愉快。陈汝慧也觉得有点过份,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音:“你说,怎么罚吧?”
  “罚叔叔讲个故事。”陈晓东抬起亮汪汪的小眼睛,开心地一笑露出了小虎牙,很可爱。
  “唱支歌。”晓萍要比弟弟现实,讲故事太费劲,唱支歌才有意思。于是,姐弟俩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吵了起来。
  何月姑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说:“这都便宜他了。罚酒一碗。我来倒。”
  说罢,她真的倒了满满一碗酒,韩宝来先喝一碗,她俩的诡计成功了一半。乡下的菜味重,咸度、辣度要高一点,吃了两个鸡爪,正好有点渴,他端起碗,咕嘟咕嘟干了一大碗。他哪里知道,她俩合伙要算计他。包括慢腾腾地做菜,凭她俩麻利的动作,八大碗,也就是个把钟的事情,哪用得着三、四个钟头?她们要等两姐弟意倦神怠,吃完饭便睡了。她俩便实施行动。
  虽然缺了一碗鸡,其实还是有八大碗菜,因为蔬菜不上算,还有炖野猪腿、酱烧腊鱼、冬笋炒腊肠、紫姜炒血鸭、粉蒸鹅肉、爆炒盘龙鳝鱼、红薯条炖腊肉。
  “这次可没做韭菜炒鸡蛋了。是不是有点遗憾?”何月姑打趣道。
  陈汝慧不依不饶地说:“哪比得上人家的野生河鳖煲的汤鲜?”
  韩宝来苦笑着说:“我是大肚,大肚能容天下能容之美食。”

  “你确实是反脸不认人的白相公。”陈汝慧一时气难消、意难平。
  韩宝来喝了一大碗何月姑带来的瑶王酒,这是由红高梁酿成的蒸馏酒,再泡上山里的药材,酒香、药香浓郁,他已经上脸了,说话颇有几分酒气:“在哪山中唱哪歌?到那田中解裹脚。陈汝慧,你别委曲,我不给她面子,我玩完了。你懂吗?官场、商场、情场,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韩宝来,你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听不懂?”何月姑听得似懂非懂,韩宝来似乎做了过分的事情,也好像陈汝慧受了极大的委曲。韩宝来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睁大美伦美焕的丹凤眼,一脸茫茫然。
  陈汝慧知道此事张扬出去,没有她的好处,朝她的儿女努了努嘴,意思是少儿不宜。何月姑会意,忙给两姐弟夹菜。两姐弟才不客气,过年才有这么多的菜吃,两姐弟吃得鼻尖冒细汗。韩宝来选了一些炖得烂的食物,送到里间。陈婆婆食量还好,身体还有劲,她像一尊高人打着坐,嘴唇微启:“孩子,你自己吃吧。我不要了。”

  “大妈,吃得福得。今晚月姑和汝慧姐妹合好,都认了姐妹,做了不少的菜。您老也跟着享享福!”
  “好,好。没人欺负我家汝慧就好,她能在咱家安心,这也是老不死的上辈子修来的福份。要是——”陈婆婆的话锋转到韩宝来身上,老人家应该相中了这小伙子;韩宝来怕她误会:“大妈,我会经常来看您的。我是上面派来的村官,要带全体村民脱贫致富。”
  “好,好。你快出去喝酒去吧。你放这里,我慢慢吃。”陈婆婆背靠着枕头,轻轻地合上昏花的双眼养神了。韩宝来只得轻轻退了出来。
  韩宝来回到堂屋,两姐弟洗了脚,准备睡觉了。陈汝慧送姐弟回房睡觉,你说怪不怪,快十二点了,白炽灯突然亮了,亮得刺眼。韩宝来听到正屋啪一声响,还有一个苍老的惊呼声。
  他忙冲了进去,原来陈婆婆本来靠着枕头眯眼睡了,突然白炽灯炫亮,她不由自主一抖,不知怎么的,弄翻了垫在上面的“餐桌”,好在她出手快,端住了菜,才避免了一场“事故”。
  陈婆婆轻声叹息道:“孩子,你受惊了。没事。你比我的儿子还有孝心啊。”
  陈婆婆阴恻恻的螺丝眼直愣愣地看着韩宝来,看得韩宝来寒毛都竖起来了,一股阴风透心底的凉,人老了,有七分像鬼。好在,何月姑端了热水进来,示意韩宝来出去,她给陈婆婆擦背、洗脚,服侍她睡安稳了。

  忙完这一切,他们三个人总算重聚在一起,菜都凉了。好在堂屋中间,是可以生火搪子的,相当于一个大火锅。往里加些汤料,一锅天然的火锅底料汤就有了。三个人涮着冷菜,吃了一会儿。
  何月姑还惦记那个故事,她搂着陈汝慧的肩:“是不是韩宝来带了一个城里妹子到你面前显摆来了?好妹子,说嘛,我帮你出气。”
  “这倒没有。”她释然一笑,“他们是约日不如撞日,撞上的。城里妹子,天生比我们乡下妹子脸皮厚。算了,不提她了,好姐姐,咱们姐妹干一杯。”
  何月姑可有一股子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韩宝来,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你看气得汝慧妹子快不行了!”
  “一个就够他受的了。”陈汝慧还替他遮掩,“我算是开眼了。他跟我们真不是一路人。天壤之别。他不过在我们身上穷开心。说白了。就是玩我们,拿我们往火锅里开涮,我们就是他涮的羊肉。韩宝来,你不要不承认。”
  韩宝来苦笑着说:“我说你们不相信。城里人喜欢演戏,外国人叫作秀。我不过是跟她逢场作戏而已。她是有来头的,得罪不起的人,手捏着我的命运。我、我别无选择。这事说给月姑嫂听,也没什么。我那天向医院的江梦瑶大夫说了情,准许我领她到县城逛逛。我们吃饭的时候,正巧碰上张书记的女儿周小蓓,周小蓓故意气她。其实她就是淘气而已,我俩根本不可能的。她都与省共青团委书记联姻了,我哪敢插一竿子?我这不是找死吗?”

  “哇!汝慧妹子,你都跟县委书记的女儿过招了,虽败犹荣。不过,我要是在现场,嗯,姑奶奶舍得一身剐,姑奶奶就跟你火拼一场!”要是换作何月姑,当时的现场,肯定无法收拾,看她现在扼腕挽袖,颇有当年穆桂英的飒爽英姿。
  陈汝慧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音,她涮了一块腊肠喂给何月姑吃,一边生疼地说:“好姐姐,我可天生胆子小。再说,看她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矮了三分,说句响亮的话都不敢。跟他出去吃个饭,还是偷偷摸摸呢。我们仅此而已。外人以为我跟他有什么什么说不清的关系。其实,他就是可怜我,他本性善良。真的,他没有一点坏心眼。”
  何月姑娥眉一扬,杏眼生嗔:“韩宝来,算你走运。来,咱们碰一个。我要是怕她,我就不算一个角色!”
  韩宝来来者不拒,他唯有如此才能排解胸中的愤懑:“干。咱们不醉不归。”

  “行啊,韩宝来,你挺能喝的!”陈汝慧眼眸凝辉,她现在学乖了,自己固守着青春有什么用?等着岁月老去,她只是婆婆一样风化的枯蒿朽木。“行乐须及时,莫使金樽空对月。”韩宝来吟诵着李太白的诗句,仰脖子一饮而尽。
  酒是癫狂之药。两碗酒下杯,韩宝来的理智、道德观念开始模糊,人的一半是魔鬼,其实是一种冲动,一种贪欲。别以为正直的人就没有生物需要,除非是超凡脱俗的得道高僧,韩宝来显然不是此类,他是一个在张书记面前极度压抑个性,到了乡下,他终于可以浪漫,可以放荡不羁,可以天马行空的热血男人。这便是他的本性,儒雅风流。
  “你喝的是水!”韩宝来很奇怪陈汝慧一饮而尽,他当即指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