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69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谁?那个活宝啊。”何月姑说完吃吃地笑出了声,陈汝慧一听唬了一大跳,她还没想过从此以后,韩宝来与她还有什么瓜葛。听话听音,原来何月姑如此好心拿鸡来看她,哪里是真心来看望她,分明是冲着分一杯羹来的。

  何月姑推搡了她一下:“我马上回家拿腿野猪肉来,然后拿一桶子酒来,我两个灌醉他——”
  言下之意,韩宝来酒后一点会乱来。
  韩宝来带了笔记本电脑过来,他正忙着作账。其实他现在用工人数颇多,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事无巨细,他都要管账。何月姑虽然是会计,她只管村委的收支,至于一千人的开销,她从不会管账,也不会过问,更不会从村委的账上支钱,她真是村委财务的铁母鸡。
  农村的网络还没有有线的,无线网络信号一点不稳,他要发一个文档给张书记都要发半天。他想维护小香河村寨公共信息平台,那更是痴人说梦,根本没办法网络加载。
  韩宝来账做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啪”一声,停电了。乡下在用电高峰,那是经常拉闸限电!韩宝来肺都气炸了:“娘的电老虎,老子一定想学孙猴子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看你拿老子怎么办?”
  韩宝来想办农村小水电的念头,在脑子中有了一个雏形思想。
  此时,他的手机彩铃响了,还是那首《最炫民族风》。他余怒未息,一看是何月姑的电话,便气咻咻地问:“何会计,什么事?”
  “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好不好?现在快到晚餐时间,应该放松一下情绪,不要整天绷着一张脸吗?否则会变老的。”何月姑阴阳怪气地说。其实韩宝来是乐天派,但最近一些事情左右着他,他苦不堪言,他自然表现在脸上,忧心忡忡。他自己也没觉察到,他成天愁眉苦脸。要不是何月姑提醒他,他还习以为常了。
  “谢谢你的提醒。好啦,我没事了。还有话要说么?”韩宝来苦笑了一下,语气和缓了许多。
  “请你共进晚餐啊。赏不赏脸?”
  “你不是请我吃过饭了吗?再说,这些日子,我跟客人们一起吃,他们乐意与我同甘共苦。”韩宝来想谢绝她的好意,怕打扰刘老爹。刘老爹是老支书,虽然退休,没少帮韩宝来的忙。
  “你家陈汝慧请你。我不过是借花献佛,做个顺水人情。来不来啊?”何月姑故意挑逗他。
  韩宝来心里格登一下,矛盾极了。他估计那天周小蓓的做法,伤透了陈汝慧的心,他是没脸见她。估计见她,陈汝慧这个人睚眦必报,肯定会给他苦头吃。他犹豫了一会儿,轻声问:“还有谁?”
  “我啊,还有就是陈婆婆,陈晓萍、陈晓东,哦,忘记说陈汝慧了。”何月姑嘻嘻笑着。
  韩宝来知道这可能是鸿门宴,但不知道陈汝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是约她过去,重续前缘,还是拿药治他?为了情,药杀亲夫的案例都不少。那天,陈汝慧的眼神里就有极度哀怨,他负了她,她恨他!她会不会来个一了百了?

  “真不想来?那我们就关门吃了哦。不等你了。”
  “你让她接一下电话。”韩宝来想探一下她的口风。
  陈汝慧接过电话,她也怕韩宝来不给她面子,从此她在姐妹中的威望一跌到底,她哪里顾得了那个晚上的耻辱,淡淡地说:“今晚何嫂拿鸡过来看我,我感激不尽。她说请你过来热闹一下,你爱来不来?”
  韩宝来不由怦然心动,这语气说明她恼怒归恼怒,但并没有痛下杀手,忙说:“怎么不来,晚上喝点酒还可以暖暖身子。再说停电了,我又没处去。我跟祠堂里的蒋师傅打个招呼,叫他们不要等我了。只管开餐。”

  何月姑心里老大一个疙瘩,两人关系果然不一般,她使出浑身解数没请动他;陈汝慧不过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爱来不来?他就屁颠屁颠地来了。
  乡下的晚餐吃得晚,韩宝来换了一件夹克衫,此时天高云淡,天凉如水;山头露出一弯新月,月光映出大瑶山的脊背,大瑶山充塞在天地之间。山色呈现出温玉一般的苍翠,美极了。韩宝来本想拧亮手电筒,但如此美的山色,他有点舍不得破坏了。再说了,现在全村寨的路,他摸得相当熟了。何况现在月光如水,眼前的光线半明半暗,碎石子路一片月白。再加上一路的淙淙流水声,再呼吸几口原野带泥水味的空气,美不胜收啊。

  他走在铺着石板通向陈家的路,熟悉的池塘,熟悉的菜园,狗“汪”地只叫了半声就住嘴了。一溜烟跑过来,在韩宝来身前身后跳来窜去、又蹭又舔,当他是家中的主人了。正在做作业的陈晓东跟着狗跑了出来,奶声奶气地叫着:“韩叔叔!”韩宝来一把抱起他,陈晓萍也放下笔,牵住另一只手,女孩子有点害羞,娇声娇气地叫韩叔叔。
  陈汝慧从厨房里探出脸来,没有丝毫不快,还是用淡漠的口吻说:“你是大学生,教小学生应该没问题。请韩叔叔教你们做作业吧。吃完饭好早点睡。这会儿,菜还没下锅呢。”
  说完,不等韩宝来说什么,踅进厨房里去了。韩宝来可不敢跟着进厨房,估计何月姑也在帮她做菜。韩宝来就耐着性子教两个小孩做作业。作业做完了,看厨房还没动静。晓东便央求叔叔讲故事,韩宝来看晓东怪可怜的,没爹的孩子听个故事都没处听。他便讲了一个《后羿射日》的故事。故事讲完了,晓东现在可是饥肠辘辘,他嘟着小嘴巴:“叔叔,什么时候才有饭吃?妈妈和阿姨也太慢了吧?叔叔,你还是去帮帮忙吧。”

  韩宝来于是硬着头皮,踮着脚,带着晓东去厨房侦察。厨房热气腾腾,肉香味四溢,锅铲交鸣,灶前火焰一闪一闪。电还没来,点着油灯,乡下还备着应急的油灯,油灯有圆鼓形的灯罩,管它叫罩灯。陈汝慧束着挂围在灯影、蒸汽中炒菜,后面的案板上放了一整排菜!
  晓东刚要开口向妈妈诉苦;韩宝来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蹑手蹑脚进去,将炖好的鸡给端了出来。于是,他将鸡腿、鸡翅给姐弟俩吃;他也有点馋,啃了两只鸡爪子。味道真香!晓东还要吃鸡脖子,晓萍吃鸡头,然后将剩下的一碗鸡肉端进去给陈婆婆吃。陈婆婆也真饿了,顾不得客气,韩宝来扶她坐起来,垫了一块板,这是她的餐桌。她就手撕着吃起来了。陈婆婆胃口还不错,等她俩做好菜,这碗鸡肉全给报销了。韩宝来故意将空碗放在案板上。

  开席的时候。何月姑到案板上端菜,大吃了一惊:“汝慧妹子,一碗鸡肉呢?”
  陈汝慧跑过来一看,装鸡肉的斗碗扣着一只红花菜碗,掀开红花菜碗,是一只空碗!
  “是不是猫吃了?”何月姑颇感觉意外。
  陈汝慧气不打一处:“我知道是哪只馋猫!”
  陈汝慧走出去一看,果然两姐弟嘴巴上全是油腻,老黄狗正蜷缩在门角落,咯嘣咯嘣有滋有味地在嚼骨头。儿子马上打机关枪地打了报告:“妈妈,我和姐姐饿坏了。叔叔说,他会妙手空空。没想到叔叔真的做到了。不过,叔叔只吃了两只爪子,我和姐姐吃了鸡腿、鸡翅,奶奶全包了。”
  “韩宝来,你可不要教坏我的儿子!”陈汝慧气不打一处,气得全身发抖,当然是有前因后果的。有借题发挥的嫌疑。何月姑忙说:“这不更好吗?他帮你孝敬婆婆。嗯,韩宝来,你行啊,你敢搞我们的恶作剧,下次,我们会双倍还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