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68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抟老爷子可读懂了韩宝来的心思:“小韩,你过来吧,到我家拿些祛风寒的草药过去煲汤给客人喝。我嘛,就代你过去向灵感大王许个愿,若应验了,我许的愿,我来还。”
  也只有如此了,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爷子去信信迷信,只要客人平平安安何乐而不为?又不是六零年代,扫四旧,将牛鬼蛇神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韩宝来这是第二次到陈抟家,这大清早,陈小斌和张咪正在垫子上练功,估计练的是内功吧,你看他围着坐垫游身疾走,手势太极抱球、云手。韩宝来读大学时,也学过简易太极拳,认得一些动作,比如白鹤亮翅、搅雀尾、单鞭什么的。
  韩宝来是陈家的贵客,陈小斌收了功,过来问好。陈小斌和张咪都穿着宽大的白色练功服。韩宝来忙说明来意。陈小斌哈哈大笑:“寻药,找我就找对人了啰。我先说明,我这里的药,别人要药给再多的钱,我决不赐药;兄弟来了,你给一分钱的话,也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一钱一两药。”
  张咪说的很明白:“韩兄弟,小斌说话算话的。你们心心相印,他才大方地给你药;要是谈不来的,我们从不给药。”

  韩宝来本来想借机资助陈家,可没想到陈小斌把丑话说在前面,他的心思马上被拆穿:“好吧。有礼不在日。兄弟情谊,我领了。不对吧,那天酒桌上,陈大哥说要收我做徒弟的,哪天得空了,我可要正式拜师学艺。”
  陈小斌一本正经地说:“不瞒兄弟说。待我们夫妇最后做个检查,身体完全康复。我真的如你所愿,开门收徒。你做我的首徒。”
  韩宝来紧握住陈小斌的手,他的气力一天天在恢复,陈小斌也用力地摇了摇他的手。张咪却当着陈小斌的面,轻轻地拥抱了韩宝来一下。陈小斌笑着说:“以后是师娘了,要行大礼。现在是兄弟相称,怎么亲热不为过。”
  韩宝来忙转换话题:“陈大哥、陈大嫂,你们看这些客人是水土不服,还是染上风寒?”
  陈小斌背着手,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让我老爹忙去。我告诉你,这是痢疾。我给你开些毛蓼草、老萝卜子,再加些辅药就行了。没有什么大碍。别信我老爹封建迷信那一套,他是自欺欺人。别管他,我改变不了他,他也改变不了我。”
  韩宝来背了一竹篓药回祠堂,煎好药给众人服下。诚如所言,一服药下去,立竿见影,泻过不停的娇弱女子一碗汤药喝下去,放几通响屁就没事了。大伙欢欢喜喜上工去了,看来韩宝来又闯过了一关。
  韩宝来这一天带着他的村委干部,开始配制他的猴头菇营养袋,将育油菜籽秧苗的地膜,用作搭建塑料大棚。村民送来的茶籽壳、棉籽壳、谷壳、麦麸皮堆积如山,这个做起来效率很高,他们一天可以做一万袋。韩宝来亲手点菌,然后送入塑料大棚做的温室内。第一批就做了十万袋,一袋产一公斤鲜猴头菇,那一批收入就可以达到百万!
  到陈汝慧回村,万亩油菜种完,十万袋猴头菇也送进了塑料大棚。人人都说陈汝慧生病生出福相来了,住了一周院,人白一大圈,还起了双下巴。陈汝慧住了一周的院,人的个性也转变了,她有笑脸了,还主动跟村里的长辈打招呼。吴小凤还教她织毛衣,陈汝慧送了吴小凤一双高跟皮鞋,吴小凤本来不要这份礼物的,但陈汝慧说,她买错了码数。陈汝慧脚大,只有吴小凤穿得进,估计是陈汝慧眼特意买来讨好吴小凤的。

  陈汝慧送贺玉娥一套毛昵子套装,贺玉娥也是不要的。可是,这套装太肥了,陈汝慧身体虽然发福,也没发福到贺玉娥的程度。这套衣服就是给贺玉娥量身定做的,穿上去不肥不瘦,恰到好处,她自己到商场挑未必能挑到这么合身的衣服,这么中意的衣服,她也就笑纳了。贺玉娥要数钱,陈汝慧就说,你照顾了我那么些日子,那我不知道要数多少钱了呢?姐,从此以后,你就当我是你的妹子吧。

  贺玉娥眼睛一红:好妹子,你说什么傻话呢。姐心里是痛你的。嗬,还认了姐妹了。
  何月姑本来很不解,吴小凤历来看不惯陈汝慧妖媚狐子的样子,怎么突然主动接她回村,还与她姐妹相称?不时还拿些东西接济她,帮她打点卧床不起的陈婆婆。她本想当面问个明白,但她常与吴小凤掰手腕。全村寨就她不服吴小凤,也就是她能与吴小凤平分秋色。贺玉娥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她从不计较个人荣辱得失;只不过她生来有福,嫁了一个好丈夫,在群众中威望颇高。何月姑是何许人也?后来看韩宝来看吴小凤的眼神不对,两人暗中挤眉弄眼,她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妇人,怎么不解风情?原因就出在韩宝来身上。于是,她也借故捉个鸡去看一看陈汝慧。陈汝慧吓了一跳,她何德何能,生个小病,害她拿鸡看她?本地习俗:老人家病了,做晚辈的要捉个鸡来看望一下,以示孝道。

  陈汝慧扯着嗓门:“哟,刘大嫂子,你这是唱的哪一曲?”
  何月姑笑盈盈地说:“听说妹子这回病全好了。做嫂子当然要来看一看妹子,要不枉费咱们姐妹一场。”
  “哎哟,看嫂子说的,我还要多谢你们呢。要不是村委员会做出决定,帮我解决医药费,说句良心话,我从哪里筹医药费?再说了,我住院期间,全靠你们村委干部帮我看家,放牛、养羊、喂鹅、养鸡、养鸭,还帮我料理家务,事奉婆婆,供养小孩。这些恩情,我陈汝慧,再没心没肺,也要记一辈子恩情。”说罢,眼眶一红,已然扑簌簌落泪了。
  “妹子,看你说的。虽然过去咱们姐妹很少打交流道,但也没有什么隔夜仇嘛。看你不舒服了,有家有口的,谁良心上过得去?再说了,说句蠢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能保证她一辈子不出点什么岔子?哪天,万一姐姐出点什么事了?妹子,难道你就能忍心袖手旁观?”这些话句句发自肺腑,从何月姑嘴里说出来,更是令人动容。
  当时两姐妹说到心窝里去了。陈汝慧当即留她吃晚餐,还趁何月姑不备杀了鸡,两姐妹准备欢聚一场。何月姑听到鸡惨叫一声,陈汝慧已经将一只她带来的鸡放了血。何月姑会演戏,当时装作痛心地说:“哎呀!妹子!你怎么不养着这只鸡下蛋?我们姐妹在一起,说说话,还用得着那么客气吗?再说了,你的韭菜炒鸡蛋可是远近闻名的。”
  陈汝慧忙说:“好姐姐,你也知道妹子家里的情况。不像你家里,来个客人,什么菜都拿得出手。妹子啊,也不过是就米下锅了,姐姐多担待一点。”
  “妹子,你可别把我当客人待?我们是姐妹。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去我家里,我真是有什么就请你吃什么。姐妹之间,常来常往,哪有那么多客套讲。反正,你鸡都杀了。要不,把那个贵客请来吧?”
  “请谁啊?”陈汝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还以为是贺玉娥,或者吴小凤之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