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是挑衅吗?一个排名靠后的挂职副县长,竟然敢对政府一把手如此讲话,是不想混了吗?还是她和楚天齐真有什么猫腻?大多数人都很疑惑。但有一点,要是现在让他们对楚天齐停职表态的话,他们肯定不会举手赞同。楚晓娅的大帽子可是扣在那了,谁没事愿意自戴一顶?且看牛斌如何应对吧,众人目光从楚晓娅转向了牛斌。
  牛斌的脸色非常难看,一边暗骂着“骚*货”,一边想着驳斥对方的措辞。见对方正挑衅的看着自己,他强压怒火,说道:“小楚县长不愧在省里机关待过,这扣大帽子的本事就是比我们这些县里人牛。本来有些话我不准备说的太直白,但小楚县长竟然如此强词夺理,那我不妨明说吧。种种证据表明,正是由于楚天齐以多种方式阻挠,假药案才迟迟没有进展。当然,只是以他一人的能力未必能做到,这其中还有个别人在帮着他做。”

  牛斌这番说辞,也很厉害。他首先用一句话,在楚晓娅和众人之间划了一道界线,暗示你这个省里下来的人,在压我们这些县里人,你和在座各位不是一个战壕的。经他这么一离间,便堵了好多人的嘴,如果要是想帮楚晓娅的话,那就是和大家为敌。然后他又给楚天齐扣了阻挠办案的帽子,并影射楚晓娅在“助纣为虐”。
  楚晓娅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尽管牛斌的话说的很重,可她并没有任何愤怒的表现,最起码表面很淡定,而且对对方的话似乎很是不屑。
  “诚然,我们不能直接对楚天齐停职,但是对一个下属局长履行监管责任,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们今天这么做,其实就是在征询所有党组成员的意见,待形成统一决定后,反馈到市公丨安丨局,由公丨安丨局再向上级进行反映。”说到这里,牛斌冷冷的道,“小楚县长,有什么不妥吗?”
  “叮呤呤”,铃声响起,是牛斌的手机,也只能是他的手机。在这种情况下,副职们都会调成振动或静音的,只有他会搞特殊。
  拿过手机看了看,牛斌举着手机,向大家示意了一下:“市局周副局长的电话,肯定也是为这事。”说着,他蔑视的看了楚晓娅一眼,那意思很明确:怎么样?市局都问了,你还能怎么的?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一辆越野车缓缓停在路边,整个车厢里只有驾驶位坐着一人。此人头戴大帽沿帽子,鼻梁上架着大号墨镜,一身灰色衣裤。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好多人称之“脱岗多日”的楚天齐。
  停稳汽车,楚天齐拨打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电话通了,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大局长,有什么指示?你上天了,还是入地了?”
  “我没你说的那些神通,现在正往县城赶。”楚天齐一笑,“谢谢你的仗义直言,否则我就被停职了。”
  “咯咯咯……”楚晓娅笑声传来,“好小子,你的密探真是无处不在。我们这儿刚散会,你就得到消息了?老实交待,谁是你的卧底?”
  “嘿嘿,还能有谁?你呗。”说完,楚天齐笑了起来。

  “去你的,少拿我开涮。”嗔过之后,楚晓娅继续道,“我其实就是说了些实话,什么作用也没起到。主要还是市局周局长及时来了电话,明确表示不同意。否则,对你停职的建议,怕是马上就报到市里了。”
  “不必谦虚,要是没有你的仗义直言,怕是根本等不到周局长来电,就已经散会形成文件了。谢谢你!”楚天齐说的很真诚,“回去后,我请你吃饭。”
  “还是算了吧,没等正式吃饭呢,怕是偷拍照片已经出来了。”刚说到这里,楚晓娅声音低了下来,“我这里来人了,再见。”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刚结束与楚晓娅的通话,手机“叮咚”响了两声。楚天齐一看手机屏幕,上面跳出了几个字:老师,到哪了?我们马上就到局里了。

  楚天齐立刻回过去信息:正在赶回去的路上,估计还得一个小时到单位。千万不能让那小子跑了,也不能发生其它意外。
  信息发过去不久,又一条信息回了过来:明白,我亲自安排。
  收好手机,楚天齐再次启动了汽车。想到听说的政府班子成员会上的事,他忍不住道:“有些人迫不及待了。”
  辛长龙已经观察了这里好久,但屋子陌生,环境也陌生,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这不禁让辛长龙怀疑,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可是双手明明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脚镣,挣也挣不脱,左胳膊又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下的伤口也还在不时做疼。这一切又是那么真实,真实的根本就不是梦。
  之所以怀疑自己在做梦,是辛长龙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那个人制住?又怎么会被带到这里?
  辛长龙记得,从十一号那天开始,手下人多次报告,有一个人在晚间冒充自己,出现在苍南县城街头。每次那人都自称是“龙头”,而且左胳膊纹着大头蛇,手里也拿着一条鞭子,而且大言不惭要打服苍南县所有江湖中人。他明白,对方多次以“龙头”身份出现,就是在给自己找事,想要败坏自己的名声,让自己得罪所有苍南县江湖人,逼着自己现身。
  虽然意识到对方这是卑劣的激将法,但辛长龙却不得不应战。否则,为之倾注的大量心血都会付之东流,多年打拼出的局面也会不复存在。即使有些人明白这是栽赃陷害,却也会牵怒于自己,让自己不但在苍南县无法立足,就是整个河西江湖也会容不下自己。
  为了荣誉,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辛长龙不惜一战。因此他才在昨晚让人给对方下了战书,约对方到鸡冠山一战。
  既然不得不应战,那就必须有所准备。于是辛长龙不但派人在暗中监视那个假“龙头”,而且在鸡冠山也提前布下了埋伏。

  当听到手下报告对方一人前来时,辛长龙很是惊讶,惊讶对方没有带帮手,怀疑对方的帮手可能还在暗处。
  在自己那个替身和对方交手的时候,辛长龙再次得到汇报,那人确实是一人前来。他不禁佩服对方有胆量,同时也对对方的狂傲很是不屑。他一直奉行“笑到最后才是英雄”,逞一时之勇,只配做匹夫。
  虽然不屑于对方,但辛长龙并未放弃对对方的警惕,不但随时关注对方有无帮手出现,而且让自己的替身一直在和对方纠缠。眼看着替身战败,他也没有贸然出现,而是待对方狂傲离去时,才在暗处突施冷手,击倒对方。又等了十多分钟,直到自认“暗器”袭击已经奏效时,他才结伴从暗处走出。
  不曾想,千算万算还是遭了暗算,对方竟然是假装中刀倒地。眨眼间,对方击退身旁众人,也给自己补上一刀,并迅速出手制住了自己。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受制于人?按说就是自己掉了整条胳膊,也仍然有还击之力的。更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被对方制住不久,就昏迷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当时自己在暗处埋伏了那么多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是没有出手,还是对方援兵到了?

  日期:2017-05-2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