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6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这一刀,就无比精准的刺进了他的心脏。
  他甚至可以听到,那刀刃入肉的噗噗声。
  刺破了皮肤,刺破了胸腔隔膜,刺进了心脏。

  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好似一个高压水瓶,突然被扎破了。
  鲜血喷涌而出。
  此人倒飞出去,整个人连带着他的武士刀,一直钉在了一棵树干上。
  没人心脏被扎破了还能不死,纵然此人有一千种不解,一万种不甘,还是低下了他的头颅。
  陆羽眼眸血红,眼瞳缩成了一条缝,近乎看不到了,只剩下眼白,看起来,无比诡异。
  太快了。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伤痕累累,一丁点力气都没有剩下的陆羽,怎么的,就突然爆发了。
  “北辰君,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是啊,北辰君,这……这姓陆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知往往意味着恐惧。
  因为发生在陆羽身上的“灵异事件”,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最深沉的寒意,从内心深处冒了出来。
  “我他妈怎么知道。”
  北辰逸抿着嘴唇,眼神捉摸不定。

  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
  他是疯子,但他不是傻子。
  面对未知的东西,还是先搞清楚最好。
  而要搞清楚的话——
  眼前不是有很多可以随便牺牲的炮灰么。

  “还不快上!”
  北辰逸冷冷一笑,看着他身后的武者们。
  在他淡漠眼神逼视下,其他人,只得三五结伴,冲向陆羽。
  虽然陆羽这个样子,看起来很诡异。
  不过要说怕,倒是没什么人真怕。

  毕竟任谁都看得出来,陆羽现在还没死,就是靠一口气在撑着。
  一个将死之人,就算爆发,又能爆发出多大能量?
  对于北辰逸愿意将斩杀陆羽的功劳,分润给他们,不少人,心里还有些兴奋和跃跃欲试。
  至于刚刚死去的那个同伴——
  大概是他太轻敌了吧。

  人类的劣根性。
  在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往往总会存在几分侥幸心理。
  子不语怪力乱神。
  但凡强者,很少有信奉鬼神。

  因为作为一个强者,若连自己都不信,而去信怪力乱神的东西,那么这个人,再强,也是有限。
  在场之人,最弱都是先天宗师,心性圆融强大,谁又会真的去信那些个神神鬼鬼的东西。
  但陆羽现在这个样子,却是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让他们不得不去联想,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鬼神之类。

  陆羽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被山脚下那个一人斩断日本修行界三分之二底蕴的男人附体了啊。
  陆羽吟啸而行,他每一步都迅捷而有力,凄厉的山风锐啸,浩瀚的樱花纷扬,全都消失了,天地间,只余下他心中的战意,只剩下手中的刀,只余下那道道暴虐恣肆的刀气。
  一名刀客迎上了陆羽,他手中的刀急速旋转,可他只踏前了半步,就有一道刀气呼啸而来,一道浅浅的细线,从天灵盖竖直滑下,而后血泉涌出,整个人竟被划成对称的两半,脑浆、内脏、肠子,全都喷洒在地上,冒着白腾腾的热气。
  惨嚎。
  咆哮。
  鲜血。
  人间炼狱。
  而陆羽刀在手,依旧不停。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陆羽继续冲锋,他只有一个人,可是他奔走在地上的身影却像是千军万马冲锋时的汇成的滚滚洪流,从九天银河坠落的飞瀑一般,摧枯拉朽,无可阻挡。
  没有人能够挡住他前进的步伐,没有人,所有试图阻挡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法各有不同,但都如出一辙的凄惨。
  很快,对面就死了超过二十个人。
  还剩下十多个人。
  他们看着陆羽,就如在看着一个魔鬼。
  陆羽也在看着他们,就如看着一群土鸡,一群草狗。
  “再来。”

  陆羽说。
  没有人再来了。
  他们哀嚎着,恐惧着,扔掉了手中的刀,掉头就跑。
  这样的陆羽,根本就不是人能够战胜的。
  胆寒。
  抱头鼠窜。
  陆羽没有追击。
  他握着刀,看着北辰逸。
  “喂,你为什么不跑?”他笑道。
  “去-你-妈-的,支那猪,我为什么要跑?刚才你打不过我,现在你依然打不过我。”北辰逸咆哮道。
  “哦。”
  陆羽点点头,“可是你的腿在抖什么?”
  北辰逸舔了舔嘴唇,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恐惧,也压制住正在颤抖的小腿。
  “你在怕我。”陆羽看着北辰逸,淡声说道。
  “去-你-妈-的!”北辰逸说。

  “嘴巴真臭。我要撕烂你的嘴。”陆羽说。
  北辰逸咬着牙,战刀紧握在他手中。
  “来啊。”他咆哮道。
  “来就来。”陆羽眯着眼。
  他没有再说话,手中天丛云剑轻轻的击打在地上,如扣朽木。
  他出刀,旋刀起舞,全身血色弥漫,滑步而进。
  “好!”
  北辰逸一声嘶吼,他双手紧握战刀,全力劈斩,两米长的战刀呼啸着,带着风雷之势,扫向陆羽浑身上下。
  陆羽不为所动,继续滑步向前。
  两人一擦而过,各自停下,北辰逸没有来得及出刀,陆羽的刀上也没有染血。
  两人背对着背站立着。
  然后近乎同时回过头来。
  “好刀,好刀气。”
  北辰逸摇头苦笑,他低下了头。

  “确实好刀,确实好刀气。”
  陆羽终于开口,他迎风看刀,神色安详淡然,不悲不喜,“这一剑,用来祭奠魏叔在天的英魂。”
  陆羽走到了北辰逸的面前。
  “把你的刀给我。”陆羽说。
  北辰逸就把自己手中的刀递给了陆羽。
  “你的刀,长得真丑啊。”陆羽看着这把刀,摇摇头,嗤笑道:“当然,你得刀法更丑。傻儿子,打架嘛,光力气大是没用的,要讲技巧的,你的,明白?”

  北辰逸不说话。
  “当你爹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算听不懂,也该点头表示你爹我说得对。”
  陆羽眼神一冷,一巴掌扇在北辰逸脸上。
  北辰逸好像傻了一样,就任由陆羽这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没有脆响——
  不是因为陆羽不够用力。
  而是他整个脑袋都直接从脖颈处掉了下来。
  血液从胸腔顺着齐齐整整断裂的脖颈飙溅出来。
  溅了陆羽满脸。
  溅了陆羽满身。

  接着,北辰逸高大的身体,突然就分崩离析。
  他及肩而下一道极细的白线忽然向周围渗透,白色中透出一丝血红,复而凝聚。他的双腿忽然完全分崩离析了,只剩下上面半截身体,而他的上身也已经被不知何时递出的一刀自上而下剖成了两半!
  大卸八块。
  刚才两人交错而过时候,陆羽看似没有出刀,只是因为他太快了。
  事实上,他出了足足三刀。
  一刀斩头,一刀拦腰,一刀切腹。
  日期:2016-11-0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