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01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母亲叹了口气,看着墩儿,轻声说:“都说鬼胎乱世,可这孩子哪里有一丝祸乱阴阳的狰狞模样,世人愚昧,对未知的都抱以恐惧,可悲可叹而已,要我说,这孩子有朝一日若真的动乱阴阳,怕也是被他们活生生的给逼的,家族恨,生母血泪,这些或许都是这个孩子以后杀戮的理由,但我不希望他走上这样一条路,葛家人的悲哀到了你这一代就应该结束了,不要在祸及下一代了,”
  说到这里,我母亲在我额头上轻轻一点,她的指尖发凉,但是,眼神里却闪烁着心疼:“所以,一切,你就将之结束在你这一代人的手上吧,无论杀多少人都在所不惜,这江湖中的恩怨情仇,真的不应该继续波及下去了,妈知道你苦,但,你已经没有选择了,路终究是自己的,你成长到现在这个程度,我能帮到你的已经很少了,身具天命之人的命数果然不是我能逆转的,能改变命运的只有你自己,

  做个枭雄吧,
  宁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手中血债斑斑,脚下白骨累累,也要把你的路走下去,走完,
  就当,为了你的孩子,
  这是妈对你最后的嘱咐,”
  我垂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点了点头,
  宁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这是三国演义中曹操的话,说来桀骜,也有豪情万丈,可,我真的能狠下那个心,
  我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个时候,在我麾下的九个阴帅以及四柱神煞已经带着阴兵开始行动了,脚步很轻慢,落地无声,完全没有大军挺进时候的那种气势,悄无声息的就朝着前方摸了过去,
  这是一场突袭战,

  这是我的定位,白无常他们只是在执行我的命令,
  现下,我麾下一共又十三部人马,于是,我将他们分为十三翼展开纵横,最后围绕着那片盆地偷偷摸过去,以一种包围、居高临下的姿态直接发起进攻,给青衣来一下子狠的,
  不得不说,配合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白无常他们在离开了这片荒山以后,在那片平原地区展开,铺天盖地的就朝着青衣那边聚拢了过去,
  此时,铺天盖地的全都是阴兵,先头已经直抵青衣所在的那片山区的脚下,我这边营地里仍旧还有等待出发的阴兵,那场面,真个叫一个壮观,

  总之,此时情景,让我感觉不真实,
  谁曾想过,两年前的我,还是太原市的一个大学生,??无闻,在大学里暗恋着高富帅的玩物,在我眼里那是女神,
  可如今,眨眼之间,我也算叱咤风云,提兵百万和青衣争夺阴间的控制权,
  世态炎凉,人生多变,这些年,我过的不好,但很精彩,
  看阴兵展开的差不多了,我和我母亲带着六百死囚终于上路了,我们的速度很快,冲出荒山之后,犹如幻影,很快就穿越了中间狭长的平原带,最后冲上了那片盆地四周的高山,
  这个时候,先头的阴兵已经蛰伏按压在了那里,就在等待我了,
  此时此刻,双方已经距离很近了,很显然,青衣那边也有高手,能察觉到这些阴兵的气息了,大军压城城欲摧,一时间,青衣的营地里面混乱一团,?压压的阴兵正从白纸帐篷里面往出冲,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我们已经抵达了战斗位置,

  我站在山巅之上,俯瞰着整个营地,只听“铿”的一声,腰间的百辟刀终于出鞘了,冷冽的寒光在刀锋上闪烁着,我也在这个时候,口中发出了震天的怒吼:“攻,”
  这是我进入这片荒山以后,第一次发出如此高亢的声音,这道声音始一发出,就意味着我和青衣在阴间的逐鹿正式拉开帷幕了,
  喝,
  我身后,数以万计的阴兵齐齐爆出了高亢到极点的怒吼声,然后,他们仰身一齐将手中的兵器抛投了出去,刹那之间,黑色的枪矛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朝着盆地中间坠落了过去,密集程度已经赶上了毛毛细雨,
  毫无疑问,这样的密集攻击对于盆地中混乱的阴兵来说是致命的,一瞬间那盆地中怨气冲天,不知道有多少在混乱中跑出白纸帐篷的阴兵倒在了这一波攻击当中,于是场面比之前更加混乱了,
  “冲锋,”
  丧门神是个暴烈性子,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一看对面的整个营地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一马当先率领着他的本部人马就冲了出去,是我这边第一个发起进攻的,只见他拎着一根硕大的出丧棒,就跟一只大马猴一样,飞快从山顶冲进了盆地里,然后抡起出丧棒噼里啪啦扫飞许多阴兵,当真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意思,在他身后全都是一路鬼叫不绝的阴兵,就像是一个大汤勺一样掺和到了本就已经混乱不堪的盆地里面,

  有丧门神在前边打样,后面的这些阴帅自然也是按捺不住了,一个个就跟疯了似得,几乎是一口气长驱直下,他们就像是洪流,从盆地四周的高山上奔腾而下,要将青衣彻彻底底的给淹死,
  “咱也进攻,”
  一个囚徒跃跃欲试,看着下方的战场,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和残忍:“这么大场面的鬼界战争,这都多少年没有了,能掺和进去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还不到时候,再耐心等一等,”

  我一抬手,直接制止了这个囚徒,沉声道:“敌不动,我不动,”
  那囚徒对我的命令还是比较质疑的,这些家伙桀骜不驯,听了我的话以后本有些迟疑,后来我母亲扭头瞪了他一眼,他这才不甘心的退了回去,看得出来,也就只有我母亲能压制得住这些家伙了,他们太锋利了,简直就是一把刀,用不好的话是会割伤自己的,怕也只有我母亲才能善用,
  这时候,我身边的阴兵犹如大江奔腾一样,纷纷涌入盆地之中,盆地里已经是狼烟四起了,到处可见阴兵交战的声音,怨气冲天,每一分、每一秒都不知有多少阴兵陨落,散发出的那种怨气和煞气已经浓郁到了一个极点,
  这样的气息,忽悠就算再过十年也不会溃散,因为战死的阴兵太多了,再加上四周大山环绕,阴煞之气散不出去,再过十年,后人来了仍旧能清晰的感受到这里面的气息,来凭吊这场鬼界的战争,
  只此一事,祸乱阴阳,我与青衣必将被这一行的人永远记住,只不过到底谁的罪名,谁的美名,那就得看看我们到底谁能赢得这场战争了,
  前方战事如火,我心中却一片宁静,俯瞰着眼前的一切混乱,
  我很有耐心,战机我已经把握住了,而且是出其不意,直接发起的进攻,先机已然占住,我急什么,现在我就等青衣按捺不住出招了,等着他?下的高手尽数出动,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对决的时候,
  我母亲也说了,这一场战争,高手对决为主,用兵为辅,最后的胜利,还是捏在我们这些人手中的,我不想提前过早的暴露我手中掌握的六百囚徒,这才是我的杀手锏,暴露的太早万一青衣跑没影了,这一次我在阴间的行动就算是胜了,那也是后患无穷,
  日期:2017-01-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