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0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聚血蛊的气息逼发了出来,笼罩在了那头斑斓猛虎的身上去。
  这气息是来自于食物链顶端的聚血蛊,那些火蚁感受到了,簌簌掉落下来,仓皇逃离而去,然而即便如此,那老虎依旧嘶吼不已,仿佛疼痛并没有解除。
  我往伤口处仔细看,瞧见它被依附、或者说被咬的那一片,迅速地红肿起来,粗粗的虎毛掉落,伤口迅速糜烂起来,温度也升高。
  那斑斓猛虎挣脱不得,开始自残了,一边嘶吼,一边拿牙齿去咬自己的手,咬得鲜血淋漓。
  而过了大概十几秒钟,从它的肚子里居然爬出了十几条蜈蚣一般的绿色爬虫来。
  这些虫子身上沾满了各种细碎的脏器碎块和鲜血,脑袋前面的口器有一对锋利如刀的对颚,在那猛虎的身上剪出伤口,然后爬了出来。
  我听到那猛虎的呜咽之声,心中气恼,挥剑斩去。
  剑尖挑开那玩意的身体,斩成两段,却不曾想竟然有墨绿色的气息一下子爆开了来,一股粪坑一般的恶臭气息,瞬间弥漫而出,又臭又刺激,辣眼睛,弄得我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
  在那一刻,我的心头是无比的气愤,想着倘若能够见着那冤越一族的人,必将要兴师问罪,好好痛骂他们一回。
  在这儿捣鬼的,应该就是冤越一族的那帮人吧?
  我心中气恼,然而却挽回不了那头斑斓猛虎的生命,在经过一阵嘶吼和挣扎之后,我终于不用在压住它了,因为它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这头载着我们跑了不知道多少里路的猛虎,在这个满是瘴气和虫子的山谷,最终失去了性命。
  它死了,双目失去神采,一动也不动。
  我回过头来,看着旁边的虎皮猫大人,说你说得对,有的时候,杀人越货,或许是一个好办法。
  我这个时候,心头有恨,而且恨意浓烈。
  而这个时候,虎皮猫大人却叹了一口气,说唉,我们被困住了。
  我冷笑,说你放心,再厉害的法阵,我也能破去。

  说罢,我开始施展出了大虚空术来。
  我想要把情况给弄明白。
  然而当我施展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遁不进虚空之中去。
  什么情况?

  直到此刻,我方才明白虎皮猫大人刚才说“我们被困住了”的真正意思。
  敌方对于空间的禁闭,居然让我连虚空都无法遁入。
  没有办法进入虚空之中的我,失去了对于周遭情况的掌控能力,这且不谈,一会儿倘若是碰见了什么情况,我甚至都无法通过大虚空术来规避危险,这样一来,我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就没有了,形势也变得格外危险起来。
  只不过,为什么这个鬼地方,居然有能够让我无法遁入虚空之中的限制呢?
  这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如此?
  我心中生疑,而这个时候,虎皮猫大人则对我说道:“跟我来。”
  他说完话,便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我愣了一下,想拦住他,问是去找冯溪,还是破阵,结果他跑得飞快,我倘若是不跟上的话,只怕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这让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紧紧地朝着他的背影追去。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有点儿把握不到对方的身影,不过眼看着就要失去的时候,隐约间又瞧见前面显露出了一些来,这才没有跟丢去。
  这情况让我心头沉重,事实上,我刚才之所以当着虎皮猫大人的面前吹牛,主要就是想通过地煞陷阵,将这地方的法阵和布置给弄垮塌了去,从而挣脱出来,然而虎皮猫大人这般一闹,弄得我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
  毕竟地煞陷阵一出,大地震颤,无数的地缝生出,又有板块挤压,天翻地覆的变化,危险也大大增加,倘若是误伤了,那可不妙。
  而且冯溪生死未知,我也不想他有事。

  虎皮猫大人的擅自主张让我有点儿头大,不过我毕竟没有跟之前的他有过交集,并不清楚他的脾气和秉性,但知道他是传奇人物,跟屈胖三的性格也很像,喜欢自作主张,将一切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来,所以在这个时候,我除了保持对他的绝对信任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在充满了浓雾的山谷林地里跑了差不多一刻钟,前面突然间一空,却是跑出了林子里来。
  而在我们前面的,则是一个小村庄。
  这个村庄跟我们在荒域里看到的其他村庄有着很大的不同,最主要的,便是吊脚楼的设计,也就是整个屋子都离地,高高而起,差不多有一米多高,然后上面铺着厚厚的茅草,金黄色,堆叠高高,就好像是谷堆一般。
  虎皮猫大人已经出现在了村子的口子处,然后回望而来,显然是在等待着我。
  这个位于山谷深处的村子,应该就是我们所要找寻的冤越一族吧?

  走了那么远的路,在这涅罗谷中又遭受到如此际遇,不管是死去的虎妞,还是那头斑斓猛虎,以及始终不见的冯溪,都将我心头的怒火点燃。
  我知道这个冤越一族肯定是有古怪,要不然也不会在我抵达之前,就将毒龙壁虎精血给收购离开去。
  要不然我们的人也不会死。
  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期待,幻想着人家会看在安给的信物和介绍信上,对我们以礼相待。
  我现在最想做的,除了从这儿找到毒龙壁虎的精血之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他们把冯溪给交出来。
  这两件事情办妥了,别的事情再说。
  不要跟我说不知道冯溪到底在不在,这事儿跟他们无关——对方的老巢就在涅罗谷,这里面的一切布置如果不是在冤越一族的掌控之下,那又是谁在背后捣的鬼呢?

  想到这里,我的手摸进了怀里,随时等待着拔剑。
  虎皮猫大人在等我,待我走到跟前的时候,他低声说了一句话:“小心。”
  简单吩咐过后,他带着我走进了那村子。
  村子看上去没有什么人气,走入其中,别说人,就连狗叫都没有一声,这让我感觉到十分奇怪。
  要知道,冤越一族可是以训犬出了名,如果连狗叫都没有,这事儿可就古怪了。

  难不成都出去了么?
  不可能。
  我走进去几步,停住了脚步来,然后招呼虎皮猫大人,说大人,先别进去,等一等,有古怪……
  虎皮猫大人却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放心,有任何事情,我来负责。”
  他自信满满地往村子里走去,我不放心他一个人独闯那龙潭虎穴,没有办法,也只有跟着他往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村子里面的时候,突然间瞧见前面有一个人。
  对方穿着一袭白衫,风度翩翩,还摇着一把扇子。
  日期:2016-11-0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