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9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的杨姐,从某政府机构到我们中心,就一直跟随着D主任,经历过许多匪夷所思的事件,可以说杨姐对刑侦的理解,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警官,而且从她DNA鉴定这个独特的角度,可以想到很多在职警官也想不到的隐藏细节。
  就连市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张警官,也对其钦佩异常。
  因为案件的扑朔迷离,秦警官一方面继续调查,另一方面在小谢的指点下求助杨姐,杨姐听完秦警官描叙完所有的过程,思虑了一番,对秦警官说了一句话。
  杨姐说:“凭我的直觉,苗苗的叔叔有重大的嫌疑,即使他不是犯人,至少也是一个知情人,我建议,不用将面铺的太广,以配合警方调查的名义,将和苗苗所有走得近的人全部鉴定一遍,就算我的怀疑有问题,找不到线索,最起码可以先排除亲人作案的嫌疑。”

  就连提建议的杨姐也没有想到,这一句可操作性极强的话,居然就让陷入僵局的案件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真相大白!
  日期:2016-10-26 23:43:23
  第二天一早,我们正在开例会,小谢就打了个电话过来,看样子是有急事,我请示了一下正主持会议的杨姐,杨姐示意我出去接听。
  我出了会场,刚接通电话,小谢兴奋地声音传了过来:“W医生,案子基本已经破了,杨姐太牛了!你们上午方便不,我来接你们去镇上一趟,有一个新的嫌疑人需要做鉴定。”
  我赶紧回到会场告诉杨姐,杨姐匆匆结束了训话,让我给小谢回电话告诉她上午可以前往小镇,就在中心等她开车来接。
  我和杨姐很好奇,新出现的嫌疑人?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几个嫌疑人之外,还有谁当时我们遗漏了?
  在等待小谢的时间里,我和杨姐分析了下整个案件,之前怀疑过的嫌疑人包括秦会、苗苗表哥、赵老师、苗苗的父亲、叔叔、爷爷、舅舅等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苗苗极为亲近之人。
  而这些嫌疑人分别被一一排除,每个人都有完美的证据证明自己不可能是性侵苗苗的罪犯,只有苗苗的叔叔拒绝做鉴定的一幕引起了杨姐的怀疑,所以才给秦警官提了个建议,通知上述所有人,给他们做一次鉴定,最起码从根本上排除亲人做案的嫌疑。这鉴定还没开始做呢,就已经找到了新的嫌疑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6-10-27 22:22:46
  等小谢到了之后,我迫不及待地问小谢情况到底如何,小谢嘿嘿一笑,告诉我们秦警官听取了杨姐的建议后,通知秦家和另外几个平日里和苗苗走得近的人接受DNA亲子鉴定,结果果然有有人按捺不住彻底暴露了,具体怎么暴露的,暴露的人是谁,可恶的小谢卖了个关子,说等我们到了小镇就知道。

  我在副驾驶位急得火急火燎,坐在后座的杨姐倒是如老僧入定,进入了明镜亦非台、何处惹尘埃的最高境界。
  一路上无论我如何施展美男计,小谢却一点口风都不露,气得我手舞足蹈、七窍生烟,逗得入定了许久的杨姐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两个小时的车程让我度日如年,终于在中午时分赶到了小镇。
  小谢径直将车开到了派出所,刚下车,秦警官便迎了过来,冲杨姐敬了个礼,连声感谢杨姐,说这次案件有重大进展全靠杨姐的指点。
  杨姐和其寒暄几句后,也急着见到这个神秘的嫌疑人,秦警官不再迟疑,带着我们进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一个我们从头至尾都完全忽略了的人正在等着我们,而这个人,我们再熟悉不过!
  这个人,正是苗苗的父亲秦建国!
  日期:2016-10-27 22:57:00
  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是苗苗的父亲秦建国?难道秦建国居然是一个性侵自己亲生女儿的恶魔?
  还好接下来秦警官的一席话让我们狂躁的心安定了下来。

  秦警官道:“杨主任、W医生,先麻烦两位给秦哥取样,取完之后我再带你们去嫌疑人家里。”
  这句话虽然打消了我们对秦建国的怀疑,平复了内心的八卦之血,但却更让我们疑惑不解,为什么在取嫌疑人检材之前,还要先取秦建国的检材?这道程序对整个案件的侦破有什么帮助吗?
  职业的素养让我们即使内心再好奇,也不会过多去询问警方没有主动告诉我们的问题,怀着万分疑惑的心情,我们给秦建国取了样。
  在取样的过程中,秦建国俊朗的脸上始终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只是看着杨姐点头示意了一点,说了两个字“谢谢”,看来他也知道杨姐在这个事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取样完毕后,秦建国长叹一口气道:“小秦警官,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能否麻烦你们自己过去,我只想在这里休息一下。”看样子这件事对秦建国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秦警官点了点头,招呼我们一起退出了休息室。
  出了休息室之后,秦警官马不停蹄带着我们抵达了嫌疑人所在之处。
  刚才秦建国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我们就有预感,而今,预感变成了现实,这个秦建国不想踏足的地方,果然是他辛苦赚钱新修的自己家!
  日期:2016-10-27 23:24:36

  秦家门口站了一个年青的警官,看到我们一行来了,忙迎了上来,和秦警官窃窃私语了几句。
  秦警官听罢,带着我们三人直接进到了里屋。
  里屋里,在另一个警官的看护下,真正的嫌疑人正在等着我们。
  当这个嫌疑人出现在我和杨姐面前时,整个事件中都镇定自若的杨姐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而不淡定的我,更是被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个嫌疑人,居然是和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一开始就被我们早早排除的秦老汉!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是苗苗的爷爷秦老汉,这不是一个半身不遂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吗?
  之前就说过,要性侵苗苗的,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和苗苗很熟悉,能够接近苗苗。这一点倒是很符合,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将秦老汉列入了我们的怀疑对象里面。
  第二个条件:必须要能抱着昏迷中的苗苗前往几百米外的土地庙和小废屋。
  虽然苗苗身体瘦弱只有几十斤重,但是一个半身不遂的老人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何况秦老汉瘫痪很多年,应该完全失去了性能力,怎么可能和孙女苗苗发生性关系?
  难道,除了秦老汉还有另外一个共犯,秦老汉配合这个共犯性侵了苗苗?
  再联想之前苗苗叔叔抗拒亲子鉴定的情况,难道苗苗叔叔才是真正的恶魔,而秦老汉是帮凶?秦警官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鉴定秦老汉和苗苗的亲缘关系,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不愿意配合鉴定的苗苗叔叔和苗苗肚子里的孩子有亲子关系?
  我脑袋里充满了八卦之血,一心只想着快点取到检材,等结果出来后能尽快获知最后的真相。
  于是我低声催促杨姐,告诉她所有器械都准备好了,只等她一声令下马上取样。
  说实话,当时得知苗苗的爷爷是重大嫌疑人已经足够让我惊讶了,但是紧接着发生让我极度恐惧的一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