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6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次我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仅存的一点三观也被表兄妹俩这几句话碾压得粉碎。

  日期:2016-09-23 23:27:38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来充当一次临时翻译:
  彩虹男:表妹,别瞎说,我们每次都带了套套的。
  奇女子:不是有一次来那个了,你说没关系就没带么?
  彩虹男:你说那一次啊,阿翔不是也没带么?
  这对神奇男女简单的对话里面透露出三个惊人的信息:来那个时发生关系、表兄妹luanlun、群P!
  我的老天!
  这是一对什么样的神奇男女!
  这样一个隐私的事情别人拼命隐瞒还来不及,他们居然还敢在一个算得上陌生人的我面前堂而皇之地谈论此事,这已经完全不是正常人的范畴,他们是神仙?他们是妖怪?
  我一直安慰自己,或许表兄妹只是她们的称呼,或许她们说的这些话只是为了张扬他们的个性,事实并非如此。
  但是接下来的行为,印证了他们所说。
  因为彩虹男同意了,他同意取样做鉴定了!
  我特么瞬间蛋都碎了!

  日期:2016-09-23 23:44:48
  彩虹男仿佛比较有钱,直接就要我们做的加急鉴定,焦急地等待了数个小时之后,最终结果还是排除,彩虹男这个所谓的“表哥”并不是孩子的父亲。
  难道孩子的父亲是彩虹男口中的那个阿翔?
  两个奇葩凑在休息室商讨了一下,准备回去取阿翔的检材做鉴定。

  这次我将两个极品一直出了中心大门外,膜拜地看着这两个杀马特一左一右扭动着雪白屁股远去的背影,感谢他们将我带入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那么阿翔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亲?奇女子和彩虹男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表哥表妹,他们之间又经历了什么故事?事件的最终结局如何?
  日期:2016-09-23 23:46:06
  这里我借用单田芳老师常用的一句话: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明天分解。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到点了要休息了,微信上还有一些朋友等着我回复呢。
  大家晚安!

  日期:2016-09-24 21:42:29
  前文说到奇葩男女回去取阿翔的检材。
  数天之后,奇女子和彩虹男又来了,还是上次一样的装扮,不同的是这次奇女子也换了一个和彩虹男一模一样的发型——原子丨弹丨爆炸式彩虹头。
  不得不说奇女子因为脸大的原因,比起表哥更适合这个发型,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莲蓬头衬托着涂满白丨粉丨看不出五官的大饼脸,就像一朵营养不良的向日葵。
  因为已经是轻车熟路,两人这次直接冲到我办公室,招呼都不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两朵奇葩相印生辉、争奇斗艳。
  当时我办公室正好一个因丈夫出轨而得了抑郁症的客户,在和我哭诉着感情和事业的不顺,我好不容易让她的心情平和下来,正和她交流以后怎么去放平心态面对生活。
  却不想两朵奇葩一进来,惊得她脸色煞白,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这位客户脸上神色不断变幻,精彩至极。
  我连忙低声对她道:“你看这两个,之前也是抑郁症,后来自己不知道控制,生活过于放纵,现在已经变得神经不正常了,你一定要保持好的心态,把他们当反面教材。”
  客户又是怜悯又是后怕地点点头道:“W医生,我明白了,回去一定调整好心态,不会和他们一样。今天我就不多打搅,下次您有时间再来麻烦你。”
  说罢,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了奇葩男女一眼,颇有所得地离开了办公室。
  日期:2016-09-24 21:42:47

  女客户一走,彩虹男就冲我打了个响指,鼻孔里“哼”了一声道:“W医森,很四相的么,资道祖动把那个凑女赶走,八错,有钱图!辱果不四尼年几大了点,壳以考虑软尼加辱偶们胸霸家组。”
  (翻译:W医生,很识相的么,知道主动把那个丑女赶走,不错,有前途!如果不是你年纪大了点,可以考虑让你加入我们雄霸家族。)
  我强忍住一巴掌呼死他的冲动,不然他父母就只能白发人送赤橙黄绿青蓝紫发人了。
  日期:2016-09-24 22:20:05
  奇女子扭着雪白的屁股上前递给我一份信纸包裹的检材,含羞道:“W医森,尼现在八要打开刊哦,伦家会害馊的。”
  能够让这么一个奇葩也害羞的检材,我非常好奇。
  我稍稍用手触摸下就感应出来信封里的东西,饶是我自诩见多识广身经百战,也被这神奇的检材给刺激到了。
  信封里分明是一个裹着某种不明液体的避丨孕丨套!
  之前费尽口舌向奇女子解释各种检材的取得和保存方式,没想到她简单粗暴地直接给我来了这么一手。
  对于这个雄霸家族我彻底拜服,他们神奇的脑回路只有外星人才能创造出来。
  岂料更让我拜服的还在后面,只能说杀马特的世界我们真的不懂。
  日期:2016-09-24 22:20:42

  鉴定结果出来之后,还是排除。
  奇葩男女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商量了半天,奇女子疑惑道:“表锅,曾想八粗来是随的露,粗了那次都带露拖拖(套套)啊。”
  彩虹男回忆了一下道:“偶想起来露,有衣粗不四玩的银多,拖拖嫂露,硬过的又翻果来硬吗?灰不灰四那次?”
  奇女子一拍大腿,兴奋道:“四滴四滴,紫有则果可能露!”

  以下为翻译:
  奇女子:表哥,真想不出来是谁的了,除了那次都带了套套啊。
  彩虹男:我想起来了,有一次不是玩的人多,套套少了,用过的又翻过来用吗?会不会是那次?
  奇女子:是的是的,只有这个可能了!
  后来我几乎是跪在地下听这对奇葩男女讲述了事件的经过,因为涉及到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里省略一万字。
  日期:2016-09-24 22:50:31

  最后分析了几个有可能的人,我建议他们如果还有怀疑对象最好一次拿过来检测,因为数量多可以优惠点,谁知道奇女子一听优惠就不高兴了,一边脸冲我皱眉另一边脸对着彩虹男媚笑道:“W医森,偶表锅好有钱的,八用帮偶们森钱!”
  彩虹男闻言大腿一抖一抖摆动幅度更大,鼻子几乎都翘到天上去。
  好吧,非主流都是有钱人,当我什么都没说。
  数天之后,这对奇葩果然又来了,带了几份检材做了鉴定。
  悲催的结果还是排除,彩虹男和我都傻眼了,因为上次我也帮他们分析了可能性,除了那一次的几个男的之外,真的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谁知道奇女子又从手中的小包包里掏出一份检材,笑嘻嘻地对我们道:“哦野,偶还有尊备,前面的都八四,银该四阶个露。”
  奇女子犹如小孩子和我们分享最好玩的玩具般,将检材开心地交到呆若木鸡的我手中。
  看着彩虹男也是一脸懵逼的模样,我已经已经停止运转的脑袋彻底迷糊了,看来这份检材属于一个连“表锅”都不知道的人,那到底会是谁呢?
  鉴定结果出来之后,证实了这份检材属于奇女子孩子的真正父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