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3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一声惨叫,瘦黑影“扑通”一声,仰面倒在地上。
  “打中啦,打中啦!”树林方向发出欢呼声。
  欢呼过后,却没有人立刻走出来。
  过了十多分钟,才有五人从树林中走向瘦黑影倒地之所,五人边走边说着话:
  “我道这小子有多大能耐,还能躲过咱们五人的联手?”
  “不能这么说,这小子能躲开咱们好几次偷袭,已经很不简单了。”
  “是,‘龙头’说的是。”
  “这小子这么多天冒充‘龙头’,究竟是什么来头?究竟所为何事呢?”
  “看看便知,撬开他的牙关,他就什么都说了。”
  五人说笑间,已经来到瘦黑影近前,只见一点寒芒钉在瘦黑影的脸上。
  其中一人道:“龙头,怎么没有流血?”
  “是吗?”另一人答了话,“奇怪。”
  “怪”字还没说完,只能瘦黑影左胳膊一抬,几点寒星袭向五人。
  “不好。”几人急忙左右一闪,躲避袭击。

  紧接着,“咻”的一声,瘦黑影脸上寒芒忽然弹出,只奔五人中的中间之人,此人也是一个瘦高个,只是要比地上躺着的瘦黑影低上一些,而且头上也系了一个抓髻,和那个胖黑影的抓髻差不多。
  本来以为对方已经在己方五人三轮袭击中中招,不曾想对手先是左手发暗器,逼开自己身侧四人,现在忽又吐出叼在口中的飞刀。此时想要完全躲开已经不能,只得急忙一甩头,同时挥起左胳膊去挡。脸是躲开了,但飞刀却钉到了他的左胳膊上。“啊”一声大叫,此人兀自喊道:“你诈死。”
  “不,引蛇出洞。”话到人到,瘦黑影已经从地上弹起,到了对方身侧。右手掐着对方咽喉,左手“刺啦”一声撕开对方刀口处衣服,一个浸着鲜血的蛇头图案出现在飞刀下。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县政府会议室,政府党组成员会正在召开。

  参加今天会议的有县长牛斌、各位副县长,以及两名党组成员:县财政局长向阳和县发展计划委主任。唯一缺席的是另一名党组成员: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楚天齐。
  会议已经进行到尾声,牛斌环视室内众人,并刻意盯着楚晓娅,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然后他重重咳了两声,说道:“刚才,政府党组给了大家充分民*主,讨论对楚天齐同志是否停职的问题。各位党组成员也很好的运用了这份权利,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大家的发言各不相同,各有侧重,总体来说,不同意的只占少数。根据大多数人的意愿,决定对楚天齐同志做停职处……”
  “牛县长,这样做不合理,我不同意。”忽然一个女声响起,打断了牛斌的话。
  人们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因为现场只有一位女同志,不是楚晓娅还能是谁?而且她也是刚才明确表示不同意对楚天齐停职的唯一一人。
  牛斌的脸顿时拉长了,脸上肌肉动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常态,而且还挂上了一抹笑容。他拖着官腔道:“小楚县长,我知道你和楚天齐关系不错,但我们县政府是国家机构,我们是人民公仆,做一切事情都要公字当先,而不能以公废私。做为一名党的干部,做为政府班子成员,我们国家机构实行什么制度,你应该知道吧?”
  “牛县长,我们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民*主是集中的基础,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达到正确的集中;集中是民*主的指导,只有实行高度集中,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宪法尤其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坚决防止和克服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个人独断专行现象。”楚晓娅回答的不卑不亢。
  “楚县长背的还挺熟,不过你最后那句话,应该是这么表述的:宪法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坚决防止和克服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个人独断专行和软弱涣散现象。”牛斌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声音也冷了好多,“不能百分之百背诵,还情有可愿,可是在执行时却要断章取义,那就是错误的,是非常不可取的。”
  让楚晓娅意外的是,看起来没多少墨水的牛斌,竟然能挑出自己的语病,这是她没想到的。她本来只是想通过“独断专行”四字,来阻缓对方的决定,不曾想却让对方扣了一顶断章取义的帽子。自己既不能辩解,更不能认可这个评语,楚晓娅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对。
  牛斌得理不让人,继续给对方普及着原则知识:“正因为民*主是集中的基础,我刚才才充分发扬民*主,让大家畅所欲言了一番,其实我们开会历来都是这样的。但集中更是民*主的指导,只有实行高度集中,才能实现真正民*主。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要少数服从多数,而不是少数凌驾于多数。刚才只有你一人和大家意见相左,表态不同意,这只占全体成员的十三分之一。你是党的干部,是体制中的一员,根据民*主集中制原则,你有意见可以保留,但必须要服从大家的决定。”

  经过刚才短暂的调整,楚晓娅已经理顺了思路,她微微一笑:“感谢牛县长点拨,以后我一定努力学习,提高理论素养和执行能力。”
  牛斌暗哼一声:一个小娘们,还骚的放不下你了。怎么样?还不是得给老子低头?
  “只是,在今天这个会上研究楚天齐同志停职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楚晓娅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要观察一下众人表情。
  听到楚晓娅的这番言论,好多人都面现惊愕之色。当然有人不禁是惊讶,更多的愠怒。
  楚晓娅继续道:“首先楚天齐同志的职务不是许源县政府任命,而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和市人大分别任命的,因此县政府没有对其停职的权利。其次,刚才以所谓‘楚天齐同志脱岗数日’为由,那就更滑稽了。我记得,十一月八日那天,仍然是在这个会议室,仍然是在党组成员会上,我们曾经逼着楚天齐同志回避的,现在却说他‘脱岗’,岂不可笑?
  另外,据我所知,楚天齐同志在被要求回避假药案期间,并未耽误他自己的份内工作,就是近几天不在岗,也由局办公室副主任厉剑同志代交了事假条。因此,在这样的会上,研究楚天齐同志是否停职是荒唐的,也是在以践行民*主集中制为由,行践踏民*主集中制之实。”
  楚晓娅的这番话可够重的,帽子扣的足够大,现场目光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尤其牛斌双眼已经渐渐眯了起来,两道寒光就隐在其中,随时要射*出的样子。

  “退一万步讲,即使在有权研究楚天齐是否停职的场合,但像今天这种所谓的民*主也是假民*主,更是曲解‘集中’二字的本意,行霸权之实。没错,刚才是只有我一人明确反对,但没有站出来反对并非代表赞同,有好多立场坚定的同志是在以沉默表示不赞同。如果要是让赞同的举手,我相信人数也不会很多,应该不能过半,更别说三分之二了。我怎么感觉这结论下的太早,有些迫不及待呢?”说到这里,楚晓娅停了下来,面带笑意的看着牛斌。

  日期:2017-05-29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