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7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没有道出实情,但是陈大姐从声音里听出了异样,怀着不详的预感,出门从来都是坐公交的她心急火燎地打车跑到我们中心,人还没进门就大喊着:“小彭乖女,我的两个孩子怎么了?她们现在在哪里?”
  因为怕小彭的伤心刺激到陈大姐,所以杨姐主动上前,搀扶住紧张万分几乎是扑进大门的陈大姐,镇定道:“大妹子,先别激动,我们得到了一点消息,需要你来确认下。”

  一边说一边将陈大姐搀扶进了自己办公室的门,门随之砰地一声关上了,留下了我们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面面相窥。
  日期:2016-09-20 23:35:01
  半晌过去,办公室里没有传来我们预想的嚎啕大哭,反倒是杨姐微笑着走了出来道:“已经核对过了,照片上的不是你们陈姐的孩子。”
  原来是虚惊一场,我们这才放下已经蹦到喉咙处的心脏。
  后来涛哥故意试探了下对方,才知道原来发信息的是一个骗子,可能找了个高手按照我们上传的小孩照片P了一张两姐妹长大成人的照片,眉眼中有点像一下就骗过了我们。

  而骗子的手段就是先用照片骗取信任,然后假借姐妹俩刚刚车祸不久,骨灰没有埋葬还在家里,如果想要姐妹俩的骨灰就给他们汇个一两万运费和骨灰盒的钱。任何为人父母的听到失散已久的孩子去世的消息都会乱了分寸,对于这一两万块钱肯定不会吝啬,这样骗子的目的就达到了。
  但是这次陈大姐一看就看出了破绽,因为照片中的两姐妹穿着裙子露着白白净净的膝盖,而她的大女儿膝盖上有一个逗号形状的黑色胎记,这一点骗子根本料不到,所以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虚惊一场后,我们对寻亲的事情更是慎重,涛哥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同样嫉恶如仇的涛嫂,让涛嫂在她上班的平媒上报道了此事。
  于是,我们此事件的第二个巧合出现了。
  日期:2016-09-20 23:49:37
  某一天,涛嫂上班的公司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年青女性点名要找事件的报道者涛嫂。
  涛嫂结过电话后,简单地聊了几句,就马上兴奋不已地将涛哥的电话告诉了对方,原来电话里的这个女孩,居然很有可能是陈大姐的女儿!
  因为在上次乌龙事件之后,我们又接到不少的虚假信息,所以这次涛哥很谨慎,盘问几句之后,对在一旁紧张万分旁听的我和小彭点了点头,露出难得的笑容道:这次有可能是真的了!
  我和小彭心急火燎地开车一路狂奔到养老院,陈大姐刚和那女孩接通电话当场就泪流满面,还没有和对方聊具体细节,光听声音几乎就确定了对方是自己的女儿无疑。

  两人电话里说了几句之后,陈大姐已经哭得瘫软在地,双手颤抖得手机都拿不稳,我和小彭一左一右搀扶住陈大姐,只听得还没挂断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哭声中透着巨大的喜悦:“妈妈,我要见你,我现在就要见你!”
  陈大姐侧过头看看小彭、又看看我,哭声中透着哀求道:“小W,我现在就想见我女儿,她就在B市,能不能送大姐过去,大姐就求你这一次,求求你了!”
  B市就在邻省,距离我们这里行程大概400多公里,这种情况别说相距400公里了,就是4000公里我也义不容辞。
  于是二话没说我们就将陈大姐搀扶上车,和杨姐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下情况,直接赶往了B市。

  一路上陈大姐就没有挂断电话,坐在后座不停地和女儿絮絮叨叨,一会哭一会笑,小彭在旁边陪着边笑边哭,两个年龄相差悬殊的女人那一刻看起来都像个最心爱的宝贝失而复得的孩子。
  一直到手机没有电,陈大姐才依依不舍地停下了和女儿的诉说,满脸担心地问:手机没电了,会不会找不到女儿了,女儿会不会再次消失。
  等到我们再三肯定没事的答复,才放下心来,在小彭的安慰下沉沉睡去,脸上那一线恐怖的刀疤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安详和温顺。
  日期:2016-09-20 23:58:16
  当天晚上,我们就抵达了目的地,在电话里陈大姐女儿的指引下,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见面的地点。
  车刚一停下,陈大姐就冲出了后座,和不远处一个仿佛少年版本陈大姐的女孩抱在了一起,哭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看着那紧紧依偎着,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我忽然觉得世界上最美的画面莫过如此。

  而一旁的小彭,早就哭得仿佛一个泪人。
  这无比温情的一瞬间,我用手机拍照传回了我们中心员工的QQ群里,让中心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这无比震撼和温馨的一刻,而这张照片,到现在还躺在我的电脑里,让我每次看到都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日期:2016-09-21 00:23:45
  事后,陈大姐的大女儿将她的经历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们。

  原来当天抱走他们的不止一个人,而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强行将两姐妹抱上摩托车,另外一个骑着飞速离开了,因为速度太快,两姐妹那一瞬间都处于懵逼状态,连呼喊都来不及。
  后来两姐妹反应过来大声呼喊,却被抱她们的男子威胁说再哭喊就扔下车,再加上当天是深秋的晚上,天黑得很快,所以两个男人就这样挟持着她们跑出了城市,来到了一个农村。
  几天之后,姐姐和妹妹被强行分开,姐姐被卖到B市的一个无儿无女的人家,和妹妹失去了所有联系。
  相对于音讯全无的妹妹来说,姐姐是幸运的,养父养母对她很好,视同几出。在她七岁的时候,又收养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是养父养母的嫡亲外甥,因为其父母相继癌症去世,所以颇有家产的养父母义不容辞地收养了外甥。
  外甥来到这个家庭之后,养父母对姐姐的爱一点都没有减少,而且外甥当时已经是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非常懂事,也很痛爱她这个妹妹。这十年来,除了自己被拐卖一件事,姐姐都认为自己过得很幸福。
  不过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自己想见到亲生父母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而年迈的养父母也非常支持她这个决定,但是当时的他们没有想到去通过寻亲网站找养父母,所以也就很遗憾地错过了很多机会。
  这个遗憾一直持续到外甥大学毕业后,入职B市当地的一家媒体。
  一天,外甥的一个同事偷偷把外甥叫到一旁,翻开一份时刊到某页,神秘地道:你看看邻省兄弟单位这篇报道,里面走失的女孩是不是你的妹妹,看情况很像!
  外甥一看,当场就震惊了:双胞胎、走失的时候五岁、走失的时间、包括膝盖上的胎记,完全一模一样!
  自己一家人帮妹妹找亲生父母找了几年,没想到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居然在自己到公司上班没多久就找到了!

  如果自己不入职这家媒体公司,就很难发现这份只在邻省省内发行的小规模时刊,这真是太巧了!
  外甥马上将情况告诉还在上学的妹妹,妹妹当场给涛嫂所在的报社打电话,于是便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