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等到小彩和小芸都结婚了,小菲和冯坤还是迟迟没有动静,六个人周末的时候经常会聚在一起出去野餐郊游之类的,有时候小彩和小芸会关心地问两人情况如何,可能是觉得这样继续下去太过尴尬,最后小菲和冯坤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算是对亲朋友好友有了一个交待,至于具体的结婚日子,两人则闭口不谈。
  时间慢慢过去,不久之后小彩和小芸都迎来了她们人生中第一个小生命,而且都是男孩,怀孕期间和小孩刚出生一两年的日子里,两个新妈妈都顾着自己的孩子和小家庭,没有太多时间联系,三姐妹之间更多的是节日的时候打打电话,问候一下,相对来说小芸和小菲联系得稍微多一点,因为毕竟两姐妹的爱人是亲兄弟。
  但是不可避免的,三人的关系远远比不上当初的如胶似漆。
  一直到小孩上了幼儿园,三姐妹的联系才多起来,而这个时候小彩和小芸两姐妹惊讶的发现,原来小菲和冯坤两人虽然名义上还是男女朋友,但是早就已经分居了。
  眼看着这一对情侣已经到了分手的边缘,两个三口之家马上行动起来,而且小彩和小芸的丈夫远远比自己的妻子更积极,一到周末就互相打电话约上,孩子交给老人照顾,六个人开着车自驾游,想着让小菲和冯坤消除隔阂,重新寻找回初恋时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阿峰往往也会打电话来邀请六人去他的酒吧喝酒玩乐,人生第一次做媒婆的他就促成了三对恋人,而且各个是俊男美女,这已经成为了他吹嘘的资本。
  现在小菲和冯坤发生了感情危机,最急的反倒是他,不然的话给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媒婆经历划上一个大污点,如何能忍受?
  七个人一起努力的结果,就是小菲和冯坤两人暂时的感情危机过去,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正当几个好朋友喜笑颜开,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高兴的时候,一个惊天的噩耗在不久之后传来,将两个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家庭瞬间击打得支离破碎。
  日期:2016-09-17 23:29:10
  我依旧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王军和冯乾两人的情景,因为后来同事聚会饭后八卦的时候我将之复述了无数次。
  那天正是周末,平常休息的杨姐因为某个预约好的司法鉴定在中心加班,而当天值班的我苦逼地被她抓了壮丁,司法鉴定特麻烦,我们中心条条框框又多,累了一上午的我好不容易停了下来,瘫在椅子上伸着舌头喘着粗气,而这时候杨姐已经忙完回家了,让还要再值一下午班的我羡慕不已。

  恰好这时涛哥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准备中午陪涛嫂去吃海鲜,问我去不去。
  明知道中午不能擅离岗位规定的涛哥打这个电话明显就是调我口味,我气呼呼地把电话一挂,对着话筒比划了一个中指,发誓下次涛哥请客一定要吃掉他半个月工资,不吃穷他我不叫小W。
  正当我火气上头的时候,前台的妹子过来了,因为这个妹子以后的事件中还会有戏份,这里就简单介绍一下:
  妹子姓彭,某985大学毕业应聘进的我们中心,当时还在实习期。
  小彭个子一米六多点,瓜子脸大眼睛,算不上大美女但是也称得上颇为俊俏,关键是皮肤白身材好,整体看起来显得特别白皙精致。
  小彭小心翼翼的敲开我的房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我道:“W医生,您能来下大厅吗?有两个委托人我们劝不住。”
  其实我早就听到大厅里有人嚷嚷,但是刚被涛哥调戏的我正郁闷着,懒得去看。小彭这么一说自然不能置之不理,于是便随着小彭来到了大厅。
  走到大厅前台咨询处一看,好家伙,两个大男人正脸红脖子粗地互相对视着,明显年青的那个瞪大眼睛看着年纪大的那个破口大骂:“你个姓王的不要脸的老东西,亏老子一直把你当兄弟看,结果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等结果验出来,看你怎么给老子交待!”
  那个年纪大的怒气更甚,反驳道:“你个姓冯的贼喊捉贼是吧?我王军自问行得直坐得正!我绝对没有对小芸做出过什么非分只是,倒是你冯坤,居然趁我不在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结果出来我和你没完!”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个大男人互相指责对方对不起自己?自诩从业数年没有什么狗血奇葩事没见过的我也不由傻眼了。

  日期:2016-09-18 00:06:47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镇静,当然还有和杨姐一样的王霸之气!
  我学着杨姐迈开大步,几步上前,冲着正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大男人“呔”的大吼了一声,吓得两个大男人停下了吵闹,狐疑地盯着我。
  我用手推了推鼻梁上那副并不存在的眼睛(学杨姐学得入戏太深,没带眼睛也以为带了),大声道:“两位好汉,这里是公众场合,请不要在这里打闹,我是中心负责的(自己心里加了个定语——今天下午),你们有什么问题,到我办公室来讲就行,不要耽误我们中心正常的工作。”
  两个男人或许是被我那声“好汉”给逗乐了,都互相对视了一眼,停下了争执,跟着我来到了副主任的办公室。
  当然这个办公司是杨姐的,我的办公室在隔壁,但是既然今天正副主任都不在,又恰逢特殊情况,正好就轮到我借用装装B,来一回狐假虎威了。
  坐下来之后,两个男人哼了一声,互相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我一看乐了,不怕你不说话,只要不动手就行。
  给两个男人各泡了一杯茶,我也坐了下来,对年长的男人道:“这位大哥,刚听你自称姓王,我就叫你王哥吧,既然来了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否麻烦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讲下,我好给两位提点小小的建议。”

  于是,我们此事件的男一号王军,向我道出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情况。
  原来就在数天前,也就是上文我提到的小菲和冯坤恢复关系不久,王军和冯乾相约带着孩子和老婆一起自驾游,去的地方不远,就在城郊的某个烧烤营地,一天可以打个来回。
  烧烤营地风景不错、空气很好,中午的烧烤也很美味,两家人玩得正开心,忽然冯乾愣了一下,在这临近初夏稍显炎热的大中午,一阵冷汗冒上额头。
  他偷偷地拉过一旁正用牙签剔牙的王军,低声道:“王哥,你快来看,不对啊,怎么这么像?”
  冯乾话语中的寒意让王军惊疑不已,好奇地顺着冯乾的手指方向看去,这一看让他也冷汗直冒。
  原来王军和冯乾的儿子正坐在一起玩耍,笑得非常开心,但是极其诡异的是,这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居然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长得极其相似!
  这TNND是个什么情况?!
  王军和冯乾傻眼了,自己两个人虽说都算得上帅气,但是长相完全不一样,怎么两个人的儿子居然长得这么相似?
  百思不得其解的两个人越想越害怕,再回想起怀小孩之前两家人经常在一起玩耍的情况,一种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天啊,该不会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