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等妻子亲口说出孩子不是自己的,误以为两个孩子都是野种的李百,想到自己居然做了几年的乌龟,帮别人养了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一瞬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狠狠地扑了上去,死命地掐住妻子的脖子。
  如果不是周雨在身边,真的可能会酿出一场人生惨剧。
  还好在周雨的大声呼救下和拼命阻拦下,李百极度愤怒之余尚有一线良知,最终松开了勒住周蓝脖子的双手,不至于出现最惨烈的场面。
  为了让双方都冷静下,也为了了解姐姐出轨的原因,当天周雨就带着姐姐离开家中,住进了她自己一个租住的小房子。

  而李百则怒火攻心无处宣泄,迁怒到当时给其做亲子鉴定的D主任身上,认为是D主任鉴定失误导致他没有和妻子离婚,当了六年的乌龟。
  于是当天就冲到我们中心兴师问罪,发生了之前文中描述的一幕。
  日期:2016-09-13 23:54:02
  今天再八一段,高丨潮丨部分和结局只能留到明天继续了。
  十二点了,朋友们早点休息吧,我接下来八的部分可以明天再看,晚安!
  日期:2016-09-14 00:05:56
  最终鉴定结果出来,李百回到家后到底如何处理和妻子的关系,我们无从得知,因为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我和杨姐在事件刚过去不久的几天,闲下来聊天的时候,偶尔会八卦一下结果如果。

  杨姐猜只要妻子回头,李百会接受母子三个;而我猜李百此人的性子看似柔弱实则坚韧,一定会和妻子离婚,但是对于孩子我和杨姐的看法是一致的,李百一定会继续抚养下去。
  几天时间一过,事情的热度过去,我们都以为只是一件很简单的妻子婚后出轨事件,已经完全终结,但是没想到半年多之后,事情的后续在我们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迎面袭来,让我们瞠目结舌。
  半年多后的一天,杨姐和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等着委托人上门,因为她负责的主要是司法鉴定方面,相对来说比较清闲,所以往往在我们忙得像狗一样呼呼喘气的时候,她会打开电脑调出法医学文献优哉游哉地看得津津有味。
  忽然,半掩着的门被敲响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了门旁边。
  杨姐侧过头一看,觉得有点意外,原来正是半年前大闹中心要找D主任麻烦的男子李百。
  “是李先生啊,好久不见,这次是来做鉴定的还是?”
  李百一脸的不好意思,歉声道:“杨主任(杨姐是副主任,很多委托人都直接叫杨主任),我这次来是有点问题想咨询您一下。”
  很多事件的当事人在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之时,都会打电话或者自己来到我们中心,询问我们这些当时给其做过鉴定并有过心理辅导的鉴定师,这对我们来说几乎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项。
  所以杨姐把李百当做是众多咨询者的一员,招呼他坐下,给其泡上一杯茶。

  李百说了声谢谢,双手接过茶杯放下,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正要点火。当杨姐递过一个烟灰缸的时候,李百又摇了摇头,忍住烟瘾将烟收了回去,品了一口茶,缓缓地道出了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
  而这一切,就包括我前文中提到了,自从李百结婚之后,两次怀疑妻子出轨两次来鉴定的经历,当然第二次是彻底地确认了妻子出轨。
  这些事情,我和杨姐其实早就猜到了,没有太大的出入。
  正当杨姐听完李百的倾诉,以为李百只是需要她再讲述一些之前遇到的例子,帮李百做做心理辅导时,李百却没有停留,说出了一件让杨姐也口瞪目呆的事情。
  我们本次事件的最高丨潮丨部分,终于来临。
  日期:2016-09-14 00:12:45
  在李百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鉴定结果,不知道如何处理之时,几天之后,小姨子周雨找上门来,说出了一个让李百更加震惊,且又百思不得其解的诡异事件:
  原来,自己的姐姐周蓝,早在和李百结婚之前,就得病了,而且得的是一种很怪异的病!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亲戚朋友都全部蒙在鼓里,就连自己的父母也仅仅只知道姐姐的一些经历,而对姐姐得的病症状,包括具体的表现,完全不知情。
  日期:2016-09-14 20:46:15
  自己的妻子得病了,而且病了好多年?

  李百第一反应是小姨子在骗他,因为自己和妻子在一起这么多年,可以说了解得很透彻,妻子无论那方面都非常正常,唯一可以算得上与常人略有不同的就是性格略显内向,但这只是性格的缺陷,完全在正常范围之内。
  李百很是生气,质问小姨子为什么要拿这样离谱的理由搪塞他,他可以接受出轨、可以接受离婚、可以接受家庭破裂,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已经真相大白的情况下,自己一直视同亲妹的小姨子还在联合妻子一起欺骗他。
  已经践踏了他男人的尊严,难道还要侮辱他的智商?
  谁知小姨子却很是平静,在姐夫的质问下,缓缓道出了姐姐年少时候的一段几乎无人知晓的离奇经历。
  日期:2016-09-14 21:20:10
  这段离奇的经历,发生在姐姐周蓝刚刚中专毕业后不久。
  因为没有考上大专,所以中专学幼师的周蓝,不甘心就在本地找份幼师的工作度过余生于是怀揣父母给予的两千块钱,满怀着对未来人生的美好憧憬,来到了这个比自己老家繁华无数倍的省城。
  为了怕父母担心而欺骗他们说自己来投奔同学的周蓝,一下火车就傻眼了。

  繁华的街道、幻彩的霓虹、密集的车流让这个小县城出来的姑娘头晕目眩,而举目无亲导致的巨大孤独感,一下子包围了这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单纯少女。
  为了尽快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周蓝电话咨询了自己的朋友之后,找了一家价格稍贵但是安全卫生的小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就带着简历到处赶招聘会,想尽快找到一份工作。
  但可惜的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大多数刚毕业出来找过工作的朋友就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份比较好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周蓝只是一个中专学历的未满18岁的小女孩。
  于是四处奔波了一个多月,不但工作没找到,自己带来的两千块钱也所剩无几,连住的地方都换了几次,最后换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区旅社。这还是在物价不高的十几年前,要是在现在,估计半个月不到就见底了。
  钱快花光了,一开始欺骗父母说自己有同学才来投奔的周蓝又不好意思打电话要钱。于是病急乱投医,连胡同深处犄角旮旯里的职业介绍所也花上几十块钱报个名,希望能找上一份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某一天,正在狭小的日租房吃泡面的周蓝接到了一个电话,几句简单的话说完就乐得一蹦三尺高。

  原来,一个职介所的老板打电话给她,说工作找到了,用人单位对她的条件很满意,可以直接上班。
  第二天一大早,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周蓝就早早地来到了职介所,见到了老板在电话里面介绍的,这个“大公司”的负责人——吴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