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青男子安排孙大叔在中年男子对面坐下,道:大哥,这是我哥,是他让我喊你来的,具体的你们聊。说罢,闪身出了屋子,掩上破旧的房门,留下了面对面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中年男人。
  孙大叔和怀里的孩子都瞪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一阵尴尬之后,男人开口了,声音和长相一样的沧桑。
  这沧桑的身音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孙大叔惊讶异常:
  老哥,我的老婆和你的老婆是亲姐妹,我们应该算正宗的连襟吧!
  日期:2016-09-08 23:58:52
  自己的老婆还有一个妹妹,从来没有听说过,当然了,因为自己的老婆从来不和自己说关于家里的情况,有个妹妹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孙大叔只是当时有点意外,马上也就恢复过来,等着男人的下文。
  中年男人给孙大叔递上一根烟,孙大叔刚含上,就被怀里的儿子扯了下来当做玩具玩了个不亦乐乎。
  中年男人抚摸了下孩子的头笑了笑道:老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的孩子在今年也出生了,虽然很可能和你这孩子一样,不是自己的种。

  孙大叔听到这句当面揭疮疤的话,气得脸色发青,但是为了知道内情强忍了下去,中年男人看到孙大叔的神色,也就不再迟疑,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道出。
  原来中年男今年也将近四十岁了,是在前年找到了孙大叔去过的婚介所,想让那对中年夫妇给他介绍一个媳妇,于是中年夫妇给他介绍了现在的妻子,当时提的要求也是彩礼十二万,其他费用一分钱不要,连中介费都不收。见到妻子后,中年男很满意,几天之后就定下来,给了婚介所夫妇十二万,将妻子带回了家里。
  两人同丨居丨一个月后就举行了婚礼,和孙大叔不同的是中年男家境虽然不好,但是弟弟(也就是刚出去的青年男子)情况尚可,准备花小钱帮哥哥简单操办一下,这种情况下双方的父母亲戚必须到场才热闹,于是中年男提出请岳父母到堂,但是妻子也是死不同意,没有办法只能放弃。
  原本就因为结婚妻子父母不到场的这点小事闹得有点不开心,结果婚后更让中年男郁闷的事情发生了。
  婚后不到一个月,妻子肚子就明显大了!
  这让之前在外面奔波多年见多识广的中年男脸色铁青,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怀孕三个月以上,肚子才会明显的大起来。

  听到这里,孙大叔也面色铁青,因为当时妻子肚子明显长大的时候,也才只是过去两个月!但是自己当时并不懂这些,以为两个月肚子大是很正常的,再加上自己问过亲戚说怀孕时间9个月多点生小孩算是正常范围之内的,所以当时就完全忽略了。
  (可能是当时孙大叔妻子生小孩比预产期晚,而孙大叔又以为早产,这一来一去有个把月的错误估计时间,当然这点是楼主我的猜想,楼主是个中二未婚男,不懂这些,所以不一定对啊)
  中年男子发现不对劲之后,又不好意思伸张,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偷偷跑到县城找了个医院把孩子打掉了。
  花了十二万块“买”来的媳妇居然是个怀了野种的孕妇,中年男子这心里万分憋屈,看向原本长得一般的妻子就越来越火大,也想过去婚介所“退货”,但是始终拉不下这张脸。
  等到发现孙大叔去婚介所闹腾,而且情况和自己很像,于是就安排了唯一知情的弟弟去打听情况,这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原来自己的妻子居然和孙大叔的妻子是亲姐妹!
  于是,仿佛终于找到了有共同战线的兄弟,中年男安排自己弟弟叫孙大叔过来见个面,目的是一起去派出所报案,想告这个婚介所骗婚,讨回自己的十二万血汗钱。

  日期:2016-09-09 00:08:58
  两个有共同遭遇的男人惺惺相惜,几杯酒下肚就亲得如兄弟一样,商量好了第二天去派出所报案。
  第二天,孙大叔背着老婆孩子,和中年男一起,跑到镇上派出所报案。按照双方的说法之前结婚送彩礼都是自愿的,原本只能算民事纠纷,只能调解没法立案,但是派出所有人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的不寻常,暗地里进行了调查。
  这一调查,就发现了极其不寻常的地方。
  这间镇上的小婚介所,居然涉嫌某桩警方正在调查的刑事案件!
  日期:2016-09-09 00:43:14
  为了帮助警方做出判断,张警官接到委托,打电话给杨姐,让我们前往D镇给几个嫌疑人做鉴定,想找出孙大叔肚子里孩子的真正父亲。

  我和杨姐便在小谢的陪同下驱车赶往D镇,给当时警方怀疑的几个嫌疑人取样检测。因为姐妹两个都是在结婚之前就怀孕的,所以不可能是孙大叔和中年男子的邻居熟人,只可能是在结婚之前接触她们的人。
  于是我们在派出所见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被丨警丨察蹲点抓住的某桩刑事案件的嫌疑人。
  两个人是亲兄弟,二十多岁年纪,长得有七分相似,都染着黄头发,鼻子上钉着鼻钉,典型的非主流。
  我和杨姐在当地负责接待的于警官和小谢的陪同下,给两兄弟取完检材,就万分疑惑地回来了。
  于警官是个闷葫芦,看到我们之后只是敬了个礼,和杨姐握握手就没再说什么,到底是什么刑事案件,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又不好主动询问。
  等回来的路上,小谢才微笑着眨着大眼睛,偷偷告诉我们那两个嫌疑人的身份,原来警方怀疑他们涉嫌拐卖妇女!

  之前一直在调查,掌握了一些证据,如果这次能证明这两姐妹是坏了这两人之一的孩子,证明两男子在买卖之前性侵了孙大叔的妻子,那么就又有新的证据了。
  第二天,结果出来了,我和杨姐都希望是匹配,好帮助警方破案,但是结果是残酷的,这两兄弟都不是孩子的父亲!
  于是又回到了我们帖子里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孩子到底是谁的?
  日期:2016-09-09 01:08:12
  将结果告诉张警官后,张警官思索了片刻道:我和老于都猜到了,那么只有可能是他了,老杨辛苦你和小W再来一趟吧。
  于是,小谢又接上我们来到D镇,这次我们看到的,是最开始搭讪孙大叔的中年妇女丈夫——婚介所的男老板。
  取样的时候中年妇女也在场协助调查,我们一来准备取样中年妇女就大哭大闹,说自己的丈夫是禽兽,背着她做这种毫无廉耻的事情,丈夫无比狼狈,再三强调自己没有。
  虽然我们当时都不相信,以为夫妻两个是在演戏,但是后来结果也证明确实如此,婚介所的男主人和孩子排除了父子关系。
  这下调查小孩父亲是谁的事项陷入了困境,虽然对案件进展影响不是很大,但是这么大一个谜团在,让性格迥异但八卦之魂相同的我和杨姐内心很是煎熬,都希望能知道最后的真相。
  还是那句老话,八卦之神不会抛弃她的信徒的。
  几天之后,峰回路转。
  事情的最后真相,也终于出现了,而这个真相,将我们对某些极少数人邪恶人性的最后一丝幻想,彻底敲得粉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