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年妇女的丈夫想找孙大叔收点介绍费,孙大叔掏出两百元,却被中年妇女当场拒绝了。孙大叔当时以为遇到了好人,谁知道自己在同意婚事的一刹那就深陷囚笼了。
  用孙大叔的话来说:当时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一条正被宰割的肥羊。
  日期:2016-09-08 22:39:03
  事情的发展,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遇到骗婚之类。

  婚后的生活还算幸福,孙大叔的新婚妻子是典型的农村女孩,虽然长得不漂亮没有文化,但是胜在质朴,做饭洗衣搞卫生下地干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孙大叔看在眼里甜在心里,比起之前一个人独居的日子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且更让孙大叔开心的是,婚后的第二个月媳妇肚子就明显大了,怀胎十月之后,孩子出生,是个带把的,这下把孙大叔给乐疯了,连续几天拎着瓶白酒跑到父母坟头,一边笑一边哭,喝一口酒就大声吼一声道:爹妈,你们不用再遗憾了,你们有孙子了!是个带把的!是个带把的!哈哈!
  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贫穷但温馨的生活,让孙大叔过了两三年神仙般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孙大叔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在家喝酒唠嗑,老朋友酒后和他说了一句话,把孙大叔推向恐惧的深渊。
  这个朋友说:老孙,咋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心里有话不想瞒着你,你这儿子,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像你了?
  孙大叔骤然一惊,一种平常故意忽略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自己也曾经好奇为什么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自己,但是因为孩子眉眼中还是和妻子相像,长得不像自己像妻子也算正常,而且妻子平常非常本分,除了白天自己出门做事,晚上几乎都是形影不离,所以就从来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但是朋友这样一刻意提出来,巨大的心里阴影马上笼罩心头,再也挥不去了。
  从那天之后,孙大叔整天就浑浑噩噩的,越看孩子越觉得不对劲,别说出去做事了,连饭都吃不下,终于有一天,他觉得再不证明点什么自己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
  当然,老实巴交的孙大叔是想不出什么亲子鉴定的点子,他想到的是我们电视剧里面常见的,据说非常灵验的办法:
  滴血认亲。
  日期:2016-09-08 23:05:38
  当然以我们专业的角度来看,滴血认亲是很不科学的,但是对于当时焦头烂额的孙大叔来说,那是唯一让自己能知道真相的办法。
  于是,孙大叔找了个妻子不在家的机会,抓住两岁多还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儿子,来了个只有电视里面我们才能够看到的剧情:滴血认亲。
  找一碗清水,找个缝衣针,先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一滴血在水里,然后抱过孩子依葫芦画瓢,等放下嚎啕大哭的孩子一看。
  血果然不能相融!
  孙大叔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场就把在隔壁家唠嗑的孩子妈叫了回来,一顿狠打,追问妻子和谁发生了关系。
  妻子都吓蒙了,再三保证自己是清白的。
  已经用“科学”的手段证明了不是自己的孩子,孙大叔怎么可能会相信妻子的辩解。
  想起自己这几年对妻子和孩子的付出、想起自己每年清明过年都会带上妻子孩子去父母坟上祭拜的场面、想起为了娶妻子付彩礼还欠着亲戚朋友没有还完的几万块钱,孙大叔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可悲的大傻逼。
  既然孩子不是自己的,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退婚,要回自己的那十二万块血汗钱!
  于是,孙大叔抱上小孩,直接跑到镇上大闹婚介所!

  按照道理来讲,要退彩礼应该去丈母娘家啊,怎么去婚介所?
  原来孙大叔这几年来自己虽然知道妻子家在不远的地方,却从来没有去过丈母娘的家里,甚至连村名都不知道,不是自己不愿意去探视,而是每次一提起这事妻子就搪塞过去,孙大叔本就是个不爱交际的人,既然妻子不愿意自己也乐得清闲。
  而妻子家人也从来没有来家里探视过,就只是结婚的时候帮他介绍的中年妇女的丈夫来过一趟,说是妻子父母委托来的,当时妻子也默认了,该男拿了十二万块彩礼就走了,连口水都没喝。
  以后不管是妻子怀孕,还是生小孩,丈母娘家里都是音讯全无。
  孙大叔几次逼问妻子,问妻子家在哪里,妻子宁死不说,说如果孙大叔再逼她就只有一死,孙大叔没办法,只能带上孩子,去镇上找当时代替妻子父母收彩礼的婚介所。
  当然婚介所的中年妇女自然百般抵赖,说自己只是一个中介,当时收的彩礼全部给孙大叔的妻子家人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不知道具体的信息,还说孙大叔不识好歹,没收费就给他介绍了老婆,现在出了事情还来找她,真是好心没好报。
  孙大叔不知道如何反驳,当然当时的他目的不是为了去闹事,而是因为当时钱交给了中年妇女的丈夫,又不知道妻子家住哪里,所以想让中年妇女告诉他妻子家住处,他好去讨回彩礼。
  结果中年妇女抵死不认,其丈夫更是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扬言如果孙大叔再闹的话就要动手云云。
  孙大叔是憨厚的性子,以前几乎没有和人红过脸,自然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恶人,再加上后来小孩嗷嗷大哭要找母子,毕竟带了两年多有了很深的感情,孙大叔心一软,只能抱着孩子回家了。
  孙大叔回家越想越不甘心,之后又几次去到婚介所,也不吵也不闹,就坐在门口,抽几锅袋烟,等孩子哭得厉害了就回家,成了当时小镇一景。

  孙大叔说自己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是个憨厚的性子,不善与人争执,心里明白这个钱可能是要不回来了,只是因为心里太郁闷,又狠不下心和当时受了刺激已经半疯癫的妻子离婚,所以才会去婚介所静坐,心里多少能发泄下。
  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坚持,让真相慢慢浮出了水面。
  日期:2016-09-08 23:36:33
  有一次,孙大叔又带着孩子坐在了婚介所门口,婚介所的夫妇倒也是习惯了,知道这个人像倔驴一样,打不怕骂不怕,干脆听之任之,反正抽几袋烟孩子一哭就会走了。
  果然几袋烟之后,孙大叔又抱着孩子,准备搭上中巴回村里去,正当孙大叔走出婚介所夫妇视线范围之后,一个陌生的青年男人凑上前来,道:大哥,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内情,方便的话跟我去见一个人吧。
  孙大叔一开始还不信,直到这个男的说出自己妻子的名字才相信真是知情人,于是便跟着年青男子,坐着对方的摩托车去到邻村一户人家。
  一进门,孙大叔就傻眼了,原来这户人家也有一个自己的“妻子”!
  当然了,自己的妻子还在家里,这个只是一个和妻子长得很像的女孩,看起来和妻子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稍微年青一些。

  女孩很是怕生,看到孙大叔进来,忙闪进了里屋。
  年青男子带着孙大叔进到另外一间屋子,屋子里一个年纪和孙大叔相仿的中年男人正在等着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