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08 21:18:28

  事件发生在我成为杨姐的助手后不久。
  那时候,之前八过的智障少女怀孕事件刚刚过去,我和杨姐心态还未完全平和,有时候上班的时候还会停下手中的活计,讨论一下事情的经过,包括大家怀疑过的智障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自己不小心摔到池塘里一事我们也有过疑问。
  据杨姐的分析,公丨安丨局发布的结果应该是正确的,因为当时取样的时候没看到尸体上有任何搏斗的痕迹,包括死者当时的状态,基本可以判断只是纯粹的溺死。
  即便如此,杨姐谈到智障少女的两个禽兽叔叔时依旧愤愤难平,直言这个两个人的无耻程度可以在她遇到的事件中排名前十。

  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更匪夷所思的事件在我们心态还未平和之时、便接踵而来,里面当事人的无耻程度,几乎让我们窒息。
  为了让大家能了解这件事情的全貌,就让我从事件的最初开始八起吧。
  日期:2016-09-08 21:39:28
  事件发生在我们省会下辖某县的一个偏远的小镇D镇上。
  这天,孙大叔和往常一样到镇上赶集。
  “赶集”这个事情,或许住在城市的朋友经历得比较少,一般在县城尤其是小镇上比较多见。
  每个星期的一天,或者是每旬的某一天,比如逢“5”逢“8”之类的日子,众多稍偏远乡村的村民,会带着自己家产的土特产赶到镇上某一个固定的地点,就地摆开,或沉默或吆喝,将自己的东西卖给来赶集凑热闹的其他人。
  而这一天,往往也是镇上最热闹的一天。
  孙大叔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将自己担着的担子就地放下,摘开担子上的遮阳布,露出满满两筐子小土豆,土豆卖相极好,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自家种的没有打过农药,圆溜溜黄灿灿的一个个酷似鸡蛋,煞是爱人。
  孙大叔不善言辞,将遮阳布就地一铺,一屁股坐了上去,点上一锅子烟叶,眯着眼睛晃悠悠地吞云吐雾起来。
  孙大叔虽然不会吆喝,但是土豆卖相很好,无污染无农药,典型的绿色食品,价钱也比菜市场的便宜,八毛钱一斤很快便卖出大半筐,剩下来的一筐多点估计两三个小时就能卖完。两筐加起来将近两百斤,能卖一百多块钱,扣除坐中巴的六块钱来回路费,收入能有一百三四十块,孙大叔摸摸衣兜里的一叠人民币,心里美滋滋的。
  孙大叔心里开心,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烟叶子塞到旱烟袋里,正准备继续吞云吐雾,这时候走过来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就要买孙大叔的土豆。
  孙大叔按照她的要求给她称了五斤,接过中年妇女递过来的五块钱,掏出兜里的钱正准备找回一块,却尴尬地发现只有一个五毛凑不够一块钱了。
  孙大叔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大妹子麻烦等下啊,我到隔壁摊子借五毛钱凑一起找给你。

  中年妇女忙道:不用了大哥,你就干脆再给我拿几个,凑五块钱得了。
  孙大叔感激地点了下头,从筐里掏出一把土豆,看样子起码有两三斤,一下全塞袋子里道:也别称了,大妹子这袋子都拿去吧。
  中年妇女格格一乐道:这怎么好意思,大哥你人这么好,为了赚钱还担着这么重的担子跑这么远,嫂子真有福气!
  这么一说孙大叔更尴尬了,脸红耳赤地道:大妹子,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嫂子,嘿嘿。
  中年妇女听罢眼睛一亮道:大哥你这么好的人,又吃得苦能赚钱,咋会没老婆呢?不过今天倒是真是赶巧了,我开了个婚介所,就在前面不远,今天我们有缘,不收你的费用,你过来看看,有中意的我帮你介绍介绍,没有中意的你就当来喝口茶串个门,咋样?
  孙大叔单身四十多年,说实话想老婆都想得有些痴了,但是苦于自己不善言辞,长得又不怎么样,家境也很很一般,一直没有姑娘家愿意嫁过来,这次咋一听有免费介绍对象这好事,连忙答应。

  将土豆卖完之后,孙大叔按照中年妇女给的地址,挑着空挑子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就找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婚介所。
  说是婚介所实在是太抬举了,其实就是一栋平房开了个侧门,门口竖了个几年没有更换过的破破烂烂的牌子“XX婚介所”。
  孙大叔进门一看原来就是这户人家的侧屋,当中放了几把椅子、一个木制的还有裂缝的茶几,唯一新点的就是一张桌子,还煞有介事地摆着一台破电脑一个名片夹,咋一看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个典型的无证经营的所谓“婚介所”却正好符合不善交际的孙大叔胃口,再加上中年妇女夫妇的热情招待,孙大叔终于放下心来。
  接过中年妇女丈夫递过来的一根香烟,孙大叔讲出了他的择偶要求。

  虽然单身多年,大叔但是对另一半还是有很高要求的。
  这些要求最终可以归纳为两点:
  一、女的。二、活的。
  日期:2016-09-08 22:11:50
  简单寒暄之后,中年妇女坐上办公桌,一边熟练地操作起电脑一边唾沫星子飞溅地给孙大叔介绍起对象来。
  电脑里存的女的真多,足足有上百个,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纪大的年纪小的结过婚的没结过婚一应俱全,看得孙大叔眼睛都花了。
  中年妇女看着孙大叔的傻样直乐,笑嘻嘻的道:大哥,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推荐几个,你从中间挑一个感觉最好的先见个面,不行就再换,咋样?
  孙大叔自然是点头不已。
  于是中年妇女挑出几张照片,结果第一张照片一放出来,孙大叔眼睛就直了。
  照片里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长得并不漂亮,但是不像其他相片一样要么化妆要么PS,看起来非常朴实。
  中年妇女呵呵一笑道:大哥你真有眼光,这个女孩家离你不远,今年才十九岁,她交待说要找个性格忠厚的,我看大哥你就正合适,要不我安排你两见见?
  孙大叔紧张万分道:这个,我比她大二十多岁,人家看不上我吧?

  中年妇女笑道:不会不会,你这样的正好,但是人家有一个要求,需要十二万块钱彩礼,少一分都不行,你要能接受我就安排,这事我打包票八九不离十。而且人家说了,只要彩礼其他都不用,也不用办喜酒,你可以省掉好大一笔开销。
  孙大叔暗自盘算了一下,虽然比当地正常的嫁妆两三万要贵很多,但是如果不办喜酒不要金银首饰之类的话,其实最终花的钱比正常娶老婆多不了多少,自己手头这么多年也存了几万块,再找亲戚朋友借上一部分,也就够了。
  十万块娶上这么一个年青的老婆,值啊!
  于是几天之后,孙大叔和女孩见了面,这一见面孙大叔就彻底沦陷了。

  女孩是个挺正常的农村人,没读过书、不爱说话,也没有打扮,长得甚至有那么一点对不起观众,但是胜在年青质朴,对于单身四十多年的孙大叔来说,不亚于天仙下凡。
  女孩子听中年妇女介绍了情况也就点头同意了。
  于是婚事当场就确定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