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6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05 15:05:13
  因为我来天涯不久,基本上就逛逛八卦和杂谈,其他板块很少关注,算是萌新。
  所以不懂就问,两个星期点击上50万算火的帖子了吗?
  日期:2016-09-05 21:21:53
  今天收到一条站内短信,有一个朋友建议我给每个事件取个小标题,然后给每个事件中的人物取个化名,因为事件太多了回忆和讨论起来会很麻烦,单纯用ABCD之类名字的话太容易混淆。
  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所以从下个事件开始,我会尝试给每个事件取一个小标题,人物也使用化名(暂时决定按照百家姓一直排下去),方便大家看帖和讨论。

  如果这样效果好的话,以后就一直保留。
  今晚要八的这个事件小标题就是:
  《山村犬吠》
  日期:2016-09-05 21:57:51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最舒服的季节就是春天,但是对于家在南方的朋友们来说,春季几乎只存在年历里,唯一勉强算得上能让人感受到一丝春意的时间,或许就是三月末四月初那短短十余天。
  而我们今天要八的事件,就发生在这个原本应该心情舒爽的短暂春天。
  这天早晨,我和杨姐前脚跟后脚走进办公室门,杨姐明显早上是小跑过来的,方方正正的脑门上冒出细细的汗珠,镜片上也蒙着一层水雾,酷似训练之后再带上一副眼镜的李云龙。
  我笑道:杨姐,今天跑步上班啊,你身材这么好,难道还准备减肥?
  杨姐一巴掌直接拍我脑瓜子上,笑骂道:小W你越来越放肆了,比我儿子差不多大还敢调笑你杨姐,小心我一脚把你踹出去。
  哈哈,我这么好的助手踹跑了哪里找,杨姐肯定舍不得。

  杨姐笑了一声正待说话,手机响了,拿起一接听,传来张警官熟悉的身音:老杨,今天忙不忙,不忙的话,和我去一趟C县,有个案子要你帮忙。
  杨姐满口答应,和张警官约好在中心等他,具体情况见面再说。
  杨姐挂了电话,和我对视一眼,心知又有事情要忙活了。
  但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想到这个算不上太曲折的案件,在结案之后,居然会让自诩神经大条的我们,在这个原本应该感受到温暖的春天里,内心无比悲凉。
  日期:2016-09-05 22:55:47
  这次来接我们依旧是个子不高、脸上带着可爱婴儿肥的小谢,在赶往C县的路上,小谢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这次事件的经过。
  在小谢的介绍中,让我们一起回到事件的最初吧。

  在C县边境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里,刚过完年后的某天中午,事件女主角的父亲老赵(化名),正在村里一户人家的家里帮忙垒猪圈。
  “老赵,你在吗?”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自己,仿佛是自己邻居的声音,老赵忙应了一声。
  邻居钱大婶是个胖子,跑得气喘吁吁的,一手撑住院门一手捂住心口,喘了几口大气道:老赵,快回家看看吧,你家里的狗把你大外甥给咬伤了!
  老赵闻言大惊,忙放下心手里的活计,和家主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就往家里走。
  自己家里养的那条叫哈儿的中华田园犬,性子很温驯很乖巧,怎么会突然咬人呢,而且是咬的是平日里经常给它喂食的大外甥。

  帮工的地方离家里不远,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一入家门,发现里屋早已经乱成一团:大外甥脸色苍白,手上鲜血淋漓,看样子被咬得不轻,自己的老婆正抱着大外甥嚎啕大哭;里屋的角落里自己的哑巴女儿正哆哆嗦嗦地蹲在那里,安抚着嘴角还挂着几缕鲜血,不停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咽”声音的土狗哈儿。
  眼见外甥被咬得不轻,老赵吓了一大跳,顾不上问明情况,忙带上外甥骑着邻居家借来的摩托车就赶到镇上医院,给外甥清洗包扎伤口,并打了消炎针和狂犬疫苗。
  在大外甥治伤的过程中,老赵了解到了详细的情况。
  原来今天大外甥送蜂蜜糕给哑巴表妹吃,吃的时候可能是有一块掉在了地上,因为农村孩子不讲究,大外甥就想捡起来吃,结果正好哈儿从旁边过来,也要去舔那掉在地上的蜂蜜糕。
  大外甥怕被舔脏了,就拍了哈儿头一下,力气用大了点,哈儿误以为是大外甥和自己抢食吃,就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老赵听完,觉得这狗不能再留着,回去得打死拉到,万一下次再咬人,那真的是危险之极。
  等傍晚回来,老赵气势汹汹地就冲到屋外哈儿的狗窝旁,一棍子敲在哈儿腿上,打得哈儿剧痛不已,一跪一瘸地发出尖锐的吠叫。
  里屋的哑巴女儿听到哈儿的叫声,惊魂失措地跑了出来,看到自己父亲凶神恶煞的样子,一下扑倒在哈儿身上,嘴里发出“呜呜”的身音,望向父亲的眼睛里满是哀求。
  老赵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也痛惜不已,自己女儿是个哑巴,从小除了自己大小外甥没有其他同龄人愿意接近她,所以就让她养了哈儿,几年下来,一人一狗感情好得如同姐妹。
  这次自己也是没办法,亏了一千多块钱事小,自己小舅子夫妻回来,那护短的性子会让自己郁闷万分。
  老赵强行要把女儿拉开,打死哈儿,但女儿不管怎么样就是抱着哈儿不松手,急红了眼的时候居然还主动拿头向父亲手中的棍子上撞,仿佛告诉父亲要打死哈儿就先打死她。
  老赵没办法,只能暂时作罢,想等女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来打哈儿,结果没想到倔强的女儿似乎知道父亲的想法,晚上睡觉也抱着哈儿睡在狗窝里,寸步不离。

  冬天夜里的寒风凌冽,哈儿也仿佛特别懂事,把小哑巴护在狗窝的里面,自己睡在外侧挡住夜晚的寒风,一人一狗相依相偎度过了一整夜。
  就样的情景,触动了老赵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于是老赵放弃了打死哈儿的想法,就让自己的女儿保留这唯一的玩伴吧。
  小舅子夫妻回来之后,自然闹上门来,要打死哈儿,为他儿子出气,自己的老婆本来就是袒护弟弟的性子,也帮腔说要打死哈儿,都是老赵顶住压力,加上女儿宁死不离哈儿身,终于算把这个风波熬过去。
  之后大外甥伤好后,还是来家里带东西给妹妹吃,期间偶尔还会和哈儿嬉戏,都以为事情会就这样过去。
  但是两个月之后,风波又起。
  日期:2016-09-05 23:36:41
  这天老赵依旧和往常一样在外面帮工,自己的老婆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大声吼道:赵XX你个杀千刀的,上次要你打死那恶狗你不打,这次好了,又咬了大儿,现在我老弟他们在家大发雷霆,你说该怎么办吧?
  老婆口中的大儿就是自己的大外甥。
  老赵大惊失色,一边往家里跑一边从老婆口里了解情况,原来这次大外甥还是像上次一样带东西给哑巴女儿吃,结果哈儿自己过来抢东西,大外甥不让哈儿吃,哈儿张嘴就咬,还好这次不像上次一样咬得那么重,只是蹭破了皮,但即使如此,闻讯赶来的小舅子一家本就因为上次姐夫没有打死哈儿有意见,这次就彻底爆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