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AA男还待发作,看到我们中心几乎所有的人都怒视着他,知道讨不到好,转身就走了,留下嚎啕大哭的BB女和怀里瞪大眼睛望着妈妈的小孩子。

  日期:2016-09-03 23:32:33
  最后,不死心的BB女还是坚持采了孩子的血痕和之前AA男留下的结果做了对比,确定是排除,这才明白,这个孩子原来真的是不是AA男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前丈夫CC男的。
  数天后,BB女又带着脸色灰白的CC男来到我们中心,再次做了鉴定,确定了小孩子是CC男的,CC男鉴定完之后,抱头坐在我的办公桌对面,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句话:W医生,我该怎么办?
  是啊,我该怎么办?
  一个我为之付出一切、把她当天仙一样供着的女人,却毅然决然地背叛了我。
  原本以为可以和她断绝一切关系,让时间抚平心中的伤痛,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即将忘记这一切,开始新生活的时候,这个女人却又出现了,还带着我的孩子。
  我到底该怎么办?!

  日期:2016-09-03 23:53:31
  我到底该怎么办?!
  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由当事人自己去做出选择。
  虽然我不愿意去写接下来的文字,但还是要告诉诸位朋友一声:
  最后的结果,还是老实人妥协,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但是可想而知,两个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最近得到的消息,还算圆满,因为两家人对之前两人离婚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所以复婚倒是没有起太大的风波,两个人的现在生活还算安稳;BB女自知理亏,把姿态放低很多,很少出去打麻将,娱乐场所更是再也不去,而且学会了做饭学会了做家务,也让CC男真正体会到了家庭的温馨;孩子也快上小学了,之前因为年纪小,所以事件并没有对他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而AA男因为吸丨毒丨赌博,房子已经卖掉,而且因为吸丨毒丨过量产生幻觉,整天神神叨叨的,身体也几乎垮了,那个小女朋友也离开了他,算是恶人终有恶报。
  但是这个事件中,受伤最深的老实人CC男,我们无从得知他现在心里的伤痕是否抹平,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祝福他。
  或许,他做出的选择是最正确的吧。

  谁知道呢?
  日期:2016-09-03 23:55:09
  八完BB女的故事我忍不住抽了根烟,其实戒烟已经很久了,这根是刚去表哥家吃晚饭,饭后表哥硬塞的一根好烟。
  点上香烟,感受着略有点涩但又回味香醇的味道。
  我想,世界上很多事情也和这戒烟一样,你明知道它是有害的,但是因为它吸入肺中那一瞬间美妙的撞击,让你甘之如饴,所以你控制不住自己,即使有时候短暂地戒除,不久之后也会复吸。
  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或大或小,本性邪恶的欲望,所不同的是,有的人懂得控制自己,而有的人只会去放纵。
  如果你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邪恶欲望,那么你就想想自己的父母、想想自己的爱人、想想自己的孩子、想想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长远的未来。
  你会发现,总有更多的东西远远比你内心的欲望更加重要。
  适当地学会克制自己,或许会有短暂的空虚与难过,但是会换来更长久的幸福。
  日期:2016-09-03 23:57:11
  想到这里,我熄灭了刚燃了一半的香烟。
  不是我突然学会了克制自己,而是我听到隔壁还在带着老花镜挑灯看书的母亲大人的吼声:XX,你这傻小子又在抽烟啦!
  日期:2016-09-04 00:07:01
  给下个事件预告下。
  明天八的将是我和Y姐第一次出外勤遇到的事件,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深入到司法鉴定这个神秘的领域,这次经历对我来说异常宝贵,过程也无比震撼。
  具体情况如何,就等明天晚上我继续开八吧。
  今天终于能在十二点睡觉了,各位晚安!
  日期:2016-09-04 20:48:49
  因为从今天开始,要八的一些事件尤其是外勤任务中,会更多的突出我们中心鉴定师的作用。

  所以在这第一个重要外勤事件中,我决定多花一点笔墨来描叙下人物和细节,也让各位朋友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些事件。
  闲话少说,开八了。
  日期:2016-09-04 21:28:31
  我最珍贵的第一次献给了杨姐。
  大家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外勤司法鉴定,是作为杨姐的助手。

  记得那是2009年的夏末,我刚刚脱离了在接待大厅办公的生活,抛弃了满含幽怨眼神的T哥(实习期两年,可怜的涛哥还有一年),接到通知让我暂时先到杨姐办公室办公,先作为杨姐的助手。
  当时的杨姐还不到四十岁,带着个眼睛,脸方方正正的,眉眼中的感觉让我不由想起了当时正火遍大江南北的李云龙。
  而杨姐的偶像正是李云龙。
  和自己的偶像长得很像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当然,如果杨姐是个男的就更完美了。
  杨姐是我们中心有名的火爆性子,传说当时很多助手都在她手下吃过不少苦头。
  我杯弓蛇影,推开杨姐办公室的门犹豫着不敢进去。

  杨姐见到我磨磨蹭蹭地站在门口,很是热情:小W啊,来坐这里,你那么紧张干啥?第一次见到我?
  杨姐越是热情我越是紧张,讪笑道:没有没有,只是第一次坐办公室,心里紧张,对了杨姐,我的办公桌在哪?
  杨姐噗嗤一声笑了,拍了拍面前的大桌子道:就这。
  我傻眼了,这桌子虽大,但却是那种常见的老板桌,只有一个放椅子伸腿的地方Y姐已经坐了,那我坐哪里
  看到桌子对面有两把椅子,只能硬着头皮搬过来一把,坐在Y姐的斜对角,既给Y姐的对面留出了一个客户可以坐的位置,又正好避过桌上的显示屏,让Y姐可以一眼就看到我,方便吩咐事情。

  杨姐哈哈一笑,道:小W可以啊,和我儿子一样大,却鬼精鬼精的,看来主任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无奈道:杨姐,你儿子好像才读初中吧。
  杨姐笑道:主任刚说了,要我把你当自己儿子一样,该骂就骂该打就打,说你和我儿子年纪一般大,一点不错!
  后来我才知道,“和我儿子一样大”是杨姐的口头禅,而我的真正DNA鉴定师生涯,就从这办公桌的一角正式开始了。
  日期:2016-09-04 21:48:33
  前面一个多月的工作挺平淡,因为做司法鉴定的客户不多,大多数时间我们这间办公室非常清闲。
  这时候杨姐就打开电脑,看那些平日里我一见到就头晕目眩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极其复杂的法医学文献,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而我,就只能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装模作样的看着,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诸如下班了去哪里吃海鲜、隔壁王叔叔家那只猫回来没有、电视剧里那一对闹翻了的夫妻今天会不会复合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天,我们俩和往常一样一个打开电脑认真看文献,一个手拿文件胡思乱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