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C女老公一到,就扇了C女一个嘴巴,说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去民政局离婚。这C女立马发飙毒骂他老公,说他不但偷人生娃还要离婚。
  他老公一句话就让她傻了眼,那句话我现在还记忆犹新:X女人,我上个月就带儿子来鉴定过,根本不是我的种,你XX还好意思骂我,没让你净身出户就算老子积阴德了。
  C女呆立片刻后,还不依不饶说她老公忽悠他,依旧准备大闹中心,我们怕事情闹大,只能安排人出面作证,C女才灰溜溜地随着老公走了。
  到现在结果如何不知道,估计离婚没跑了。
  这是很多奇葩事情中的一两件,这些事情比较简短,因为客户资料保密和我们只是单纯的鉴定机构的原因,基本都没有后续。
  而有些客户遇到问题,会把我们这种为她们做过鉴定的当做唯一知情人,在交谈中会吐露出一些之前的故事,有很多听完后我会觉得人生太过精彩,各有各的难处,凡事也不是非得要论个对错,有时候在别人看来是很不道德的事,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真的是有很大的苦衷。
  日期:2016-08-22 10:56:17
  闲着没事,继续来八一八。
  之前讲的几个奇葩事件都很简短,因为事情就发生在那么一小段时间之内,而且再奇葩的情况我们也见识过,不会无聊到去打听客户之后的故事,所以基本就那么过去了。
  但是在工作的过程中,不免会有一些客户把我们当做唯一知情人,把内心的想法合盘道出,为了征求我们的意见,同样也是让自己有一个倾诉的对象。
  偶尔有些客户会在鉴定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到我们中心来和我们聊天,寻找安慰,只要工作不忙,我们也必须像一个心理辅导者一样去和他(她)们谈心,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也会被这些客户的经历打动。
  其实除了极个别的确实是本性恶劣之外,绝大部分的都是有苦衷的,而且有些过程曲折得你没办法想象。
  今天趁着闲,我就来说一个类似的事情。
  事情的主角是我的同事T哥和D女。
  T哥比我晚进中心一年,但年纪比我稍大,高且帅,和我一样喜欢打篮球,技术比我强得多,而且性格很好,很乐于帮助别人,号称我们中心的男神,如果不是已经结婚有小孩,估计追求者排队。
  我和T哥的办公室相邻,而且没事下班就一起去打球,所以感情很好,遇到什么事情就喜欢凑一起打商量。帖子里有朋友问过公公儿媳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就接待过,只是我没参与全程,不好细说。
  记得D女是13年的国庆之后来中心委托我们做鉴定的,T哥全程接待,做的加急鉴定,具体流程我没参与,只记得第二天来拿结果的时候T哥办公室里只听到D女断断续续的哭声,哭了足有个把小时,这种情况很多,我见怪不怪,也没往心里去,结果晚上打完篮球吃路边摊的时候,T哥把她的经历当故事一样说给我听,事情的曲折程度让我这个自诩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之人也不由得吃惊不已。
  D女后来又多次来我们中心找T哥寻求心理辅导,熟了之后也会和我打个招呼,所以到现在我对她印象还是很深刻。
  D女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皮肤略黑,但是身材很好,长得很漂亮,话说来做亲子鉴定的长得漂亮的确实比长相一般的多。
  D女老家农村的,很穷很穷的那种,据她说以前没修路的时候,从家里走出来走到镇子里要走四个多小时,从镇子里坐三轮到县城里又要两个多小时,D女属于典型的属于典型的穷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靠的不是努力学习考上大学之类,而是单纯地凭自己的性格和长相嫁了个好老公。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样很可气,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权力,利用自身的优点去获得这样的机会无可厚非,只要你本性纯良就可以。
  D女的老公是一个木材商,专门到大山里面收优质木材提供给一些工厂制作木制品,因为当时国家搞农村开发,大力修路(相信有朋友还记得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所以从县城修了一条路直接通到了D女老家附近不远,D女老家的山上有年份很久的优质树木,被D女丈夫看中了,就掏钱买了下来,准备运回去卖给其他加工厂。

  因为木材砍伐下来要人看守,所以D女丈夫就请D女的父亲和四个弟弟帮忙看木头,请D女和D女的母亲做饭,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
  D女性格很好,又勤快又贤惠又漂亮,但是家里很穷,没有文化,不过这在D女丈夫眼里都不是个事,要钱他有,要文化他也有,唯一缺的就是一个漂亮贤惠的老婆,所以后来很自然地就把D女带出了大山。
  据D女说,她丈夫性格很好,素质很高,结婚后对D女和D女家人也非常好,总之就是那种除了年纪略大样貌略普通其他都很完美的丈夫。而且D女是很本分的人,和丈夫也很相爱,两个人结婚几年了感情还非常好,有两个活泼聪明的儿子,总而言之就是完美家庭的典范。
  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应该不会出现不和谐的事情,但现实就这样发生了,而且狗血得让我们无法相信。
  日期:2016-08-22 12:54:34

  继续八。
  D女有两个孩子,都是儿子,那天D女带来检测的是小儿子,检测的结果是排除,也就是说,这个小孩不是D女丈夫的儿子。检测结果一出来,D女就嚎啕大哭,边哭边问T哥怎么办,安抚这些客户也是我们的职责,但我们中心有规定不允许主动询问客户隐私,所以T哥就只能想办法尽量说点轻松的话题去安抚D女,结果D女自己竹篮倒豆子,把所有事情都向T哥和盘推出。
  原来D女小儿子才两岁多,但是和丈夫一点也不像,略微有点像自己,D女就怀疑小儿子到底是不是丈夫的孩子,趁着丈夫出差,就带着小儿子来鉴定,这一鉴定就出问题了。
  或许有朋友会问,为什么D女和她丈夫感情这么好她还出轨?这就是事情的狗血之处了,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狠之处。
  D女虽然搬出了大山,但是她的家人还是在大山里,因为家里穷,四个弟弟又没有文化,出来做了一段时间的事情遇到种种问题,只有一个稍微机灵点的勉强留在了城里,其他三个又回了老家,所以回老家的三个弟弟婚姻成了很大的问题。
  D女丈夫是个好人,给了钱给D女家建了一栋大房子,而且每年会负担一些生活费给D女父母,但是毕竟他也不是大款,钱养家足够,却无力去帮自己在大山里的三个小舅子。
  在那种老山沟里,大部分家里的女孩都出去了,想要在当地找一个媳妇非常难,何况是同时找三个,所以当时D女父母勉强帮老大解决了终身大事,再想帮老二找一个就千难万难了。
  于是,D女的父母想出一个极端的办法:换婚。
  何谓换婚?就是两户人家,每户一男一女,这户人家男孩子和另一户人家女孩结婚,反之亦然。开一句含泪的玩笑话:这样又方便,又省钱,颇为符合等价交换原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