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8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剑光及体之后,梁开雄的所有动作瞬间停止,呆滞的站在地上不动了。等了两秒钟之后。他才发出一声压抑却惨烈的叫声,身体软软的瘫坐下来,一道血线从他额头开始缓缓浮现,经过笔尖,一直延伸到胸腹之上。
  血线出现之后。大股的血水开始流出来,一瞬间梁开雄满脸都是鲜血,但他根本来不及擦拭,双手只是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肚子,上面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里面如同翻滚肉蛇一般的肠子已经朝外面留了出来。
  梁开雄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艰难的喘息一阵之后,才咬着牙,用虚弱的声音对我说道,“你可认得此物?”

  听他这一说。我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手里拿出了一个如同扑克牌大小的木牌,一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边把木牌拿给我看。
  我定睛看去,那小小的木牌上,画着一个红色的类似于鬼影的图案,不过这鬼影有些与众不同,额头之上,有一个类似阴阳鱼的道纹。
  这种模样的阴魂我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梁开雄濒死之时,拿出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
  梁开雄看我面色不解,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色厉内荏的对我又道,“这里面封印着一只道鬼,乃是我们养鬼派的异宝,这道鬼牌我早已祭炼过,三魂与之相连,你若是杀我,可要想清楚后果。接下来将会遭到我养鬼派无穷无尽的诛杀!”
  听到他说出的“道鬼”两个字,我面色才一下子变了。

  这种东西《死人经》里有过记载,道鬼乃是修鬼的一种,乃是修道之人三魂被人抽取之后形成的鬼物,但与普通修鬼不同的是。道鬼形成的条件更加苛刻,必须是识曜以及以上境界的修道之人,而且死时周身道炁不散,与三魂融合在一起,方能形成这种特殊的道鬼。
  这种道鬼没有满身阴气。反而是一身的道炁,但因为道炁与阴魂不合,这种道鬼无法用来战斗,本是比较鸡肋的东西,但在远古时期,就被人发现了一种特殊的用途。
  这种用途就是吞噬,蕴含道炁的道鬼,修道之人将其吞噬之后,经过长久的融合,能将道鬼的一身道炁逐渐吸收掉。从而增强自身的实力。
  听起来很美好,但这中间又有个问题,吞噬道鬼之后,身上就会结出一种“道鬼印”,这种印记会散发出道鬼的气场。必须等吞噬者将道鬼的道炁吞噬一半之后,才会慢慢消散。
  总的来说,道鬼就像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丹妙药,但后来某些养鬼派的人,却又开发出来了其他用途,将道鬼封印之后,用自己的魂魄祭炼,使得三魂与之相连。一旦自身死亡之时,便能催发道鬼附身与杀人者身上。因为道鬼的特殊,附身之后,根本无法被驱散,只能通过慢慢的吞噬掉,但吞噬的过程中,道鬼印将一直保留在杀人者身上。
  而事先,使用道鬼的人早就将道鬼的部分魂魄留了下来。到时候只要用道鬼的部分魂魄,很容易就能找到身上结出道鬼印的杀人者。
  也就是说,只要我杀了梁开雄,养鬼派的人手里拿着道鬼的另一部分魂魄,无论我藏到哪里。养鬼派的人都能第一时间找到我。
  还不等我说话,梁开雄又道,“你应该知道,我父亲便是养鬼派的太上长老蒋天心。道鬼的另一部分魂魄就在我父亲那里。你若杀我,我父亲必然亲自出面,到时候玄学会也保不住你!更何况,香港距离深圳这么近,你根本就来不及逃跑!”
  这个消息又是让我一惊,这个人居然就是养鬼派太上长老的亲儿子!

  玄学会实力比养鬼派强是一回事,但会员和儿子是两个根本不同的关系,如果一个天师拼命,那玄学会恐怕也得忌惮几分吧?
  更何况,就像他说的那样,深圳距离香港太近了,杀了他之后,通过道鬼的魂魄,很容易就能锁定我的位置,虽然香港跟深圳之间有海关,但这显然拦不住一位天师。到时候他星夜来袭,我甚至根本来不及向玄学会求救!
  不等我考虑明白,梁开雄又艰难的说道,“昨天之事是我做的不对,今天你只要不杀我,将我救活,这所有的恩怨咱们就一笔勾销,你看如何?我以自己道心发誓,事后绝对不会追究!”
  梁开雄为了求生,把姿态放到了最低,而我此时也忍不住开始犹豫了起来。

  我盯着梁开雄,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内心无比的挣扎。
  梁开雄看出了我的犹豫,急促的继续对我劝说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也行,你可以不救我,你现在就离开这里,离开深圳,逃到别的地方去,这样以来,就算我想事后报复你,也不会找到你的,你看怎么样?”
  我没有搭理他,只是微微眯着眼,无数种念头在我脑海里翻涌。足足过了五分钟之后,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开口冲他问道,“你昨天与我生死决斗之时,叫出来的那个阴魂是如何得到的?”
  梁开雄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忽然问他这个问题。但求胜心切之下,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对我回答说,“是我父亲之前送给我的。”
  太上长老梁天心?我眉头皱了起来,从年龄上看。梁开雄其实并不符合当初布置二十八煞黄泉阵的那个人,反倒是他的父亲,在三十多年前,正好是那个年纪。
  我又问了他关于李英的问题,但除了知道是他父亲送给自己的之外。其他梁开雄什么都不知道。
  确定问不出东西孩子后,我站起身来,没有向梁开雄出手,而是伸手掏出了身上的手机。
  梁开雄即便在无比痛苦之中,还是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扭曲的脸上甚至还对我挤出了笑容,估计是以为我答应了他的条件,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来了。
  只可惜的是,我的电话不是给医院打的,而是给王永军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王永军语气略有些急促的问我事情是否顺利,我没回答他,只是告诉他说,让他准备一个司机一辆车,用最快的速度,到麒麟山庄门外等着我,等司机到来之后,再跟我联系。
  王永军或许是听出了我声音里面的严肃,并没有多问,而是很爽快的直接答应了。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我找了一张椅子在梁开雄的身旁坐下来。
  刚才我对王永军说的话他也听到了,此时显然已经感觉到不妙,开始涕泪交加的对我求饶,但我根本没搭理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很快梁开雄就失去了说话的气力,萎顿的靠在床边,用最后的一丝气力护着自己的胸口,满脸尽是绝望的神色。
  大约几分钟之后,王永军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但下面房门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我微微一愣,此时梁开雄似乎又看到了求生的希望,甚至连肚子上几乎流出来的肠子都顾不上了,张嘴就要喊叫。

  日期:2015-07-02 06:1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