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66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啊,行啊!”韩宝来乐得手舞足蹈,“人多嘴杂,闹出些什么风言风语来,真的是跳黄河里也洗不清。咱们还是远离是非之地为好。老爷子,就按照你意思去办。你负责清扫湾府,我负责收集稻草、床褥、被套、枕头等床上用品。”
  要是上午这帮人吊儿郎当地干活,村民谁帮他们搞住宿,巴不得韩村官打发他们快点滚蛋。下午他们卖力地干赢得了民心,一时间,出工出力的老爹们,韩村官一呼百应;拿出家里多余床单、被褥的,简直有多少拿多少,没有什么价钱可讲。从这里足以看出民风淳朴,也足以看出对韩宝来的信赖。以后千人上丨访丨力保韩宝来,要求韩宝来回小香河村,那是有相当深厚的群众基础,完全属于自发组织。这是后话。

  当晚,吃罢晚餐,村民们点着火把,护送全体员工进山住宿,形成了一条火龙。韩宝来亲自带队,安顿所有人进洞住宿。陈抟老爷子已经带人除掉了洞口的杂草,露出了当年青板铺的路,洞口是一条小河,非撑竹筏进去不可。老爷子准备了十条竹筏,只能鱼贯而入。如此隐蔽的所在,也难怪区委选在这里做他们的大本营。竹筏子在蜿蜒的洞中撑了几千米,前面有了豁口,到达一处长满青苔的石阶,上了石阶还要走几百米,似乎是盘旋而上,但到处安排了住宿,原来,这里大洞连小洞,外洞连内洞。大伙盘旋而上,最后到达大洞。用手电筒照一照,前面是中央垂下一根石钟乳,顺着石钟乳往上照,足足照上一分钟,你才可以看到大洞的穹窿顶;你再绕着石钟乳走一圈,你得足足走上一支烟的功夫。怪不得说,睡上一万人绰绰有余。更难能可贵的还有一个琴洞,那里面垂下瀑布群似的石钟乳,你轻轻敲击石钟乳,那是五音齐全啊。人可以从石钟乳之间穿过去,里面还藏着一个雪亮的石英洞!这个洞足有一个礼堂大。这里作为一百多号女贼的住所,那是再好不过了。你不用担心厕所的问题,这里面就有暗渠相钩连,你往水沟里排泄,秽气很快就冲掉了。陈抟老爷子还专门钉了一个竹篱门,可以锁死。今晚不用担心大洞不安分的小伙子往里面找乐子。

  韩宝来更有心,他早就将床位编了号,某某睡哪里,都有标签,一个也错不了!用上了“数字化管理”。
  韩宝来忙完这些,回到村委办公室,眼皮子有了黏性,他往枕头上一挨,酣声大作。他的手机开始有信息叮咚叮咚的响声,响了一会儿,干脆传来了彩铃音乐,那是一首凤凰传奇唱的《最炫民族风》。睡得再死的人也会被它吵醒!
  韩宝来突然惊醒,他抓过手机,还没看显示屏,他就陡然清醒——真是忙昏了头!忘记了他约吴小凤谈事情。他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吴小凤。他接进电话,忙打招呼:“喂,是小凤吗?”
  可是那边没有应声,也没有挂电话。其实吴小凤隔壁住着她的婆婆和儿子,木阁楼,隔音效果几乎是零,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婆婆听得分明。吴小凤老公陈浩民,本是原村任会主任,现在深圳某工地当一个工头,他听说政府派来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当村官,将他们在外务工的村干部全部免职,当时他就来气,恨不得回家理论一番。后来,听说村官干了很多实事,还把七个妇女提上来当了村委干部,他老婆当了村主任!他可坐不住了,这不是好兆头!他是一连好几通电话打回家,还是他父亲、母亲懂事,人家村官是县里的大干部,能看上你家老婆吗?别瞎想了。要是在外面做得不开心,回来跟着韩村官干吧。韩村官虽然年轻,但办事靠得住。他承诺的事情,看起来难上加难,但他带领大伙做起来,桩桩件件,有口皆碑。陈浩民还是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妈妈看紧吴小凤,不要上人家的当,吃人家的亏。陈浩民知道打铁还须自身壮,他反复告诫吴小凤:你明知道他跟你不是一路人,你可不要糊涂,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吴小凤要有耐心跟他煲电话粥,一通电话就是半宿。

  韩宝来呼叫了一阵,看没有回声,还以为吴小凤赌气不理他。他哪里知道吴小凤现在随时都有一双眼睛盯着,她稍有不慎被抓住把柄,她一辈子休想抬起头来做人。算了吧,睡咱的吧。他握住电话发了一阵子愣,睡意袭上心头,他翻过身,手机往枕头后面一塞,又想蒙头大睡。没想到,手机“叮咚”,短信来了!看来吴小凤是不死心的。韩宝来忙打开手机看短信,原来吴小凤已经发了一排短信过来。开始她还是客气地打招呼:“韩村官,现在有事说事吧?”过了十分钟,又发了一条:“喂,白天你说什么呀?现在说啊!不说,我可要洗洗睡了!”看来迟迟没有回应,她有点急了:“快说呀!你可不要等我睡了,你吵我哦。”吴小凤等了一会儿,恼怒地关机睡觉。可女人毕竟是女人,况且有事她也睡不着,她不死心,又开了机,看韩宝来有没有回短信。可是依然如故。于她开骂了:“猪头,你究竟说什么呀?急死人了。”

  吴小凤甚至摔手机了,声音传到了隔壁。婆婆睡眠少,现在还没睡着,听到隔壁有响动,忙问:“小凤,什么掉了?”吴小凤吓得一愣,忙掩饰过去:“妈,没什么。可能是一只老鼠吧。它把什么东西绊地板上了。外面好冷,我懒得开灯,明天再看吧。”
  “妈过来帮你看看。”婆婆不放心,吴小凤只得开了灯,婆婆披着厚棉衣过来察看,果然木地板上有一个茶杯盖躺在哪儿。婆婆拾起来盖好。她还将每个角落察看了一番,甚至还看了看裹着被子的儿媳妇。看她把被子裹得紧紧地,不可能有两个人!然后还察看了门窗,确认安然无事才放心地退出去睡觉。可谓天下父母心!
  吴小凤虽然泼辣,被婆婆防贼一般防着有点毫无办法。你要是不同意婆婆“紧逼防护”,那就心里有鬼啊;反正对你多了一层保护,对你只有安全感,不会有任何伤害。她如今习惯了公爹公婆的双重保险。她恨韩宝来,就是你惹出来的风波;虽然她以前与别的男人没有往来,但像王熙凤设相思局害贾瑞的恶作剧之类的事情,她也没少经历过。记得有一次她在田里干农活,邻村有一个叫大军的经过。陈浩南老东西故意逗他:“大军,你帮我铲块地,我把那个妹子介绍给你。”

  “你说哪个妹子啊?”大军眼睛擎到陈浩南面前,陈浩南专干这种缺德事。他便远远地指着他的侄媳妇吴小凤的背影。大军一看口水都流了出来,他还信以为真,也有可能吴小凤跟小军相遇的时候,冲他不经意地笑了笑。他傻傻地帮陈浩南干了一天的活。临走的时候,他还问陈浩南:“二叔,哪天提亲?”陈浩南还骂他:“短命鬼,哪有那种好事。你帮人家做一天工就想娶到老婆,天下没有这种便宜的事情。”大军真是一个没脑子的人,美美地想着眼前这个大美女,他隔三差五过来帮陈浩南干农活。直到有一天,大军的美事给他一个脑筋正常的兄弟套了出来,大军父母打上门来,才知道陈浩南做的缺德事。这事情最后由陈浩南放一挂鞭炮登门谢罪方才过去。吴小凤的笑话从此就在十里八乡传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