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的女人》
第65节

作者: 吴国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一旁看风头的蒋水,马上给诸位发了一条信息:“有此意愿者可以金盆洗手。三年后,本掌门人给你们举办这个仪式。一切唯韩村官马首是瞻!”
  韩宝来口出狂言:“三年,老子说的话兑现不了。你们把老子给活剐了!”
  此言一出,可是掷地有声!连站在旁边的七名村民委干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话能随便说吗?万一实现不了,你有几个脑袋给这帮狂徒剁?可韩宝来认为,招安这帮贼子贼孙,功德无量,就是拿他下油锅,换地方平安,老子死得值了!从此天下无贼。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知道这种《水游传》梁山泊群贼聚义的办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这些年,这帮贼也越来越难做,城市大街小巷都安装了监控设备,特别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商业街、汽车站、公交车上、火车站、火车上、酒店……几乎一出手就有可能被监控设备拍下来,他们一露面就有可能被抓捕。再这样下去,他们在城市里真的连出租房的租金都交不起了,成天蹲班房算了;再说,现在在外混的,都快成精了。《防狼招术》可用上了高科技。你刚把一部值钱的手机弄到手,不提防,这手机还能认主人,马上就报警。你吓得丢都来不及。

  “老子人一个卵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子跟你了。”有人喊了一嗓子,人群中纷纷响应:“老子愿意跟你干。但愿你不要糊弄我们,我们可不是好惹的!”
  “好极了!开饭!”韩宝来不再罗嗦,点到即止,马上吩咐开饭。嗬,这帮人看端出来的菜,双眼都发光了,一盘盘香喷喷地大碗菜端上桌,还有一壶酒,真是山中日月小,壶里乾坤大。这伙人混得真不怎么样,在城里过着饥一餐饱一餐的日子,富得流油的阔佬现在是凤毛麟角。他们哪顾得上客气,只听到杯盘作响,唏哩喝啦,一阵饿虎扑食、狼吞虎咽,嚼得腮帮子嘎嘎作响,有的烫伤嘴巴,有的被呛住连连咳嗽,有的鱼刺卡住了用指头抠过不停,真是丑态百出,没法跟客客气气的村民比,穷人要吃个富相嘛,要吃得有礼有节。村干部侧目相看,有的捂着嘴暗暗发笑,真不知道韩村官从哪里弄来这帮现世宝!

  韩宝来招呼村委干部和自然组组长坐两桌,虽然比他们菜少了一半,只有五道菜,但他们谈笑风生,并没有来个风卷残云,而是下酒、咽饭。
  下午,韩宝来扛着数码相机,到各组转了一圈,韩宝来看他们组织干活非常有序:一组人运秧苗、一组人挑水、一组人挑地灰、一组人挖坑穴、一组人点地灰、一组人种、一组人浇水。种完一丘田,循环一次。韩宝来甚是欣慰:不是干得热火朝天吗?
  正在这一组干农活的吴小凤迎上来说:“韩村官,你这剂强身针打得好!见效了!你看他们干得多么起劲!可你说出来的话,能不能兑现哦?”
  吴小凤可为他悬着一颗心呢,韩宝来看她劳动之时,发髻上冒着热气,满脸霞光,杏眼两侧淌着汗水,身上的体香不绝如缕地阵阵袭过来,韩宝来想,真的是劳动最美,贵妃醉酒,醉酒的容颜哪比得上淌着汗、血气上涌的脸蛋?
  “你看什么?你说话呀?我替你急呢。”
  韩宝来耸肩、咧嘴笑了:“这就对了嘛。你以后替我多操点心。替我分担点。我的担子不就轻了嘛。千斤担子,我一个人挑不起,十个人挑,就挑得起了嘛。你好好琢磨去。”
  “你心里有谱就行。我心里怎么想,你应该清楚。”吴小凤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了一句,扭头往地头走。
  “等等。”韩宝来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拉了吴小凤的手,这不检点的动作,以后成了他的罪名。
  “干什么?注意场合!”吴小凤很不自然地打开了手,“有话尽管说。”
  韩宝来猛然意识到他的这个动作太张狂了,田间地头已经有人打起尖厉的马哨,他可不敢太放肆,他忙摆摆手,吞吞吐吐说:“晚上,我发信息给你。”
  说完,韩宝来装模作样拍了几组照片,朝跟他打招呼的老爹招招手,扭头走了。其实村民们发自内心感谢他的,这么多油菜田靠他自己种完,不知种得何年何月。请人种嘛,这工钱太不合算了,现在只象征性地每亩收六十块,雇人做工的一半,何乐而不为呢?其实种田多的都是老实巴交的老农,他们现在总算可以伸直腰杆喘口气了。
  韩宝来转完十个自然组,然后给蒋水发了一条短信:“晚上的住宿,你一点要保证万无一失!”
  很快回复了信息:“放心吧。**门的八大长老都住我家,不会给你添麻烦。其他徒子徒孙拜托给你了,我家实在逼仄住不下去。你要是安排到村民家住,哪个村民丢了东西。咱们来个约定:丢一罚十。”
  “还有,千万不要与本村妇女发生不正当的关系。”韩宝来有前车之鉴,留守妇女现在到了如饥似渴的地步,要是分几个小伙子到她家里,其中肯定有懂得风月的,那就麻烦大了!这个贞操关一定要守住。
  蒋水却发了一和要不痛不痒地短信:“两厢情愿的事,我可管不了,所谓爱莫能助也。如强人所难,我可以灭了他!”
  韩宝来可犯难了,他深知**极易着火道理;他这样低头走着、绞尽脑汁想着对策,不提防跟人撞了一个满怀。

  “哎呦,韩村官,你好有劲!”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其实他的骨头比韩宝来硬,撞得他额角生痛,眼冒金星,好在眼镜往下掉的时候,陈老烟锅帮他接住了。
  “韩村官,走路想啥呢?”陈抟老爷子吐了一泡唾沫星子帮他揉搓撞出包来的额角,他可是常怀揣心事走路的人,他也不知道撞了多少人了。今天总算撞贵人了。
  韩宝来戴上眼镜,定了定神,心里嘀咕着,老爷子骨头真硬。他便倒出心里的苦水:“老爷子,我最初来的时候,我一个人都没处住,现在一千人的住宿怎么安排下去?可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了!难道全部挤在大祠堂?要是住进各家各户,难免会惹出口水来?”
  “你看他们一个个左青龙右白虎,这不是引狼入室?这使不得,使不得!你可不要惹出大乱子来!”陈抟老爷子敲着烟杆,极力反对。
  “现在搭帐篷怕来不及了,再说要砍伐大量的树木,违反政策啊。我有点犹豫不决。”韩宝来知道现在封山育林,如果大规模砍树,林业部门肯定会不答应。
  “搭什么帐篷?听我的,你就是一万人,我也住得下。你马上给我一帮人,我带他们搞驻地,保证享神仙福!”陈抟老爷子不像是开玩笑,他一定想到了一个理想所在。
  “不用砍树吧?”
  “不用!”
  “大瑶山有山洞?”
  “韩村官,看来什么也瞒不过你!你真是绝顶聪明的孩子!”陈抟老爷子哈哈大笑,他本想给他来个惊喜,没想到聪明人,几句话就问出了他的秘密,“当年啊,我们的区委就设在湾府里。那湾府,不是什么大宅院,是一个天然大洞。当年就是区委的驻地,可以容纳数千人啊。不过,现在年久失修,所以我要带人进去清理一下。现在是冬天,没有虫蝎毒蛇,我再用中草药熏一熏,那气味就好闻了。你再征集几树稻草垫在下面,然后在上面铺上棉絮,睡在上面软绵绵的,比蹦子床还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