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几句话说完,宴客厅里面瞬间燕雀无声。片刻之后,中山王手下的修士先反应了过来。坐在下手位置的两个陪席修士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起来。两个人站在原地辨别刚才声音发出的位置。
  这时,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守在中山王身后的内侍总管扯着嗓子对着外面的侍卫喊道:“护驾!来人护驾……”不过他喊了半天,也不见守在宴客厅外面的人侍卫冲进来。
  见到外面没有侍卫进来护驾之后,两位诸侯王带着陪席的文武官员都冲了两来,分别护卫在自己家殿下的身边。只是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都不敢贸然出去。
  现在整个宴客厅当中,最镇定的就只有吴勉和归不归了。这二位还是坐在原位,两个人慢悠悠的吃喝着。老家伙还时不时的端起酒杯和身边的吴勉碰一下,完全看不出来一点惊慌失措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各位大人不用如此惊慌,只要淮南王殿下将所携的长生不老药献出来,大家……”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直在找寻他下落的两个修士同时动了手。其中一人手里凭空出现了一张麻符,手一抖麻符“呼!”的一声着起了火。麻符变成火球的用时。修士的手腕子一翻,火球电闪一般的向着房顶射了上去。
  “轰!”的一声,火球直接将房顶掀起来一个大窟窿,刚才说话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下面的修士以为得了手,另外的一个修士,身子一纵向着窟窿外面跳了出去。眼见着他就要跳到房顶的时候,身子突然僵了一下。伴随着一声惨叫,这人的身体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身子横着摔倒了下来。

  倒地之后,这人的身体竟然冒起一阵黑烟。随后,他身上的皮肉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溃烂。只是温了一壶酒的功夫,这修士的身上皮肉尽烂。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身体皆变成了一副白骨……
  看到了自己同伴吃亏,剩下的那名修士本来打算上去给他报仇的。不过接下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惨象之后,他的心里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就在他这么一迟疑的功夫。这名修士身边的空气当中突然凭空的出现了一道火花。其中有几个火星崩到了修士的身上,“呼!”的一声,本来瞬间即灭的火星竟然在这修士的身上着起了大火。
  这火势邪的异常,修士连哀嚎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便直接断了气。看着火势冲天,不过被烧着的只有那具尸体,一尺开外的木质座椅连烟都没有冒出来。片刻之后,刚刚的一个大活人便成了一句漆黑的焦尸,火势这才慢慢的熄灭,只留下地面上两具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
  这两名修士是中山王刘瑞花了大气力才请来的。刚才本以为会在淮南王面前露脸,一举抓到那个鬼鬼祟祟的人,没有想到的是,连那个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这两名修士已经再入轮回了。
  中山王连同簇拥着他的文武官员,都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场面静的都能听到身边有人正在发抖的声音。这时,刚刚的那个声音第三次响了起来:“吓到两位殿下和各位大人了,不过请各位放心,只要淮南王殿下肯把长生不老药给在下,在下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不敢再打扰两位殿下的欢聚。”

  看到吴勉和归不归还在若无其事的吃喝,小刘喜的心放下了一半。当下对着房顶上的那人说道:“本王倒是还有两颗多出来的长生不老药,不过阁下来的晚了。两颗药丸已经送与长沙王和南郡王两位王兄,想要的话去求两位王兄。如果他们可以割爱的话……”
  小刘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房顶上的窟窿里面丢下来两个黑乎乎的圆球。等到圆球落地之后。才看清是两个呲牙咧嘴的人头。这两个人前几天小刘喜刚刚见过,其中一个是长沙王刘发,另外一个胖一点的是南郡王刘则。不久之前两个人还是称霸一方的诸侯王。这才几天不见,竟然已经阴阳两隔了。
  “你说的是这两位殿下吗?”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这两位殿下也是糊涂鬼,连死都没有弄明白什么叫做长生不老药,什么是麦粉捏出来的丸子……”
  说到这里。上面又扔下来两个小圆球一样的东西。两个小东西被丢在淮南王刘喜的面前,其中一个当场摔碎,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另外的一个小圆球的弹力十足。蹦蹦跳跳了半晌之后,才看清这竟然就是送出来两颗长生不老药其中的一颗。
  这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抱歉,那颗摔碎的丹药是从长沙王殿下的肚子里面取出来的。当时已经在他的胃里浸泡了一刻钟,实在是成不了型。另外一刻丹药还好,在下和南郡王殿下商量的时候。这位殿下二话不说就给了我,如果不是南郡王殿下暗中起了杀心。在下也不会如此对待……”
  说到这里,这人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淮南王殿下。只要你把身上的长生不老药都交出来。在下马上离开王府,终生不会在惊扰殿下。”
  “你不惊扰殿下,那我就惊扰你吧!仲龙。你还记得燕劫吗……”说话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响起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随后顺着之前被修士打出来的窟窿里面闪过一道火光,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头顶上的突然轰隆一声。一个人影从房顶摔落下来。
  这人一身的黑衣,身子落地之前竟然在半空中就扭转身形。硬生生的双脚落地,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不过还没等到他做出来下一个动作。这人的脚下一软,本来实土的地面瞬间冒出来赤红的岩浆。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半个身子已经陷入到了岩浆之中。

  一阵焦胡的味道中,这人只是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随后整个身子都消失在了脚下的岩浆当中。这个叫做仲龙的人整个陷入到岩浆的前一刻,还用艳羡的目光看了一眼刚刚被他害死的两个修士的死尸,仿佛是在说:你们好歹还有个全尸……
  随后,一个秃子从房顶跳了下来,正是一直隐藏在淮南王仪仗里面的燕劫。
  “不能留个活口吗?”看着仲龙连个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来,归不归抬头对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师叔继续说道:“爷们儿,咱们昨晚怎么商量的?把人凑齐在动手啊,现在你把大鱼都吓回去了。鱼饵还在,鱼却不敢过来了,这都叫什么事?”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还在自斟自饮。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阻碍他喝上两杯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不知道他们底细的人都会以为现在一杯接一杯喝酒的人叫任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