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潘飞瑞却厚颜无耻的笑着说:“哈哈,哈哈,我有什么忌讳的?只要你安排,我就能享受,老史啊,你也没问题吧?”
  史正杰也不置可否的笑笑,没说什么。
  萧博翰就说声“好”,开门招呼过来领班,对她说:“安排两个妹妹来倒酒。”
  潘飞瑞却喊了一声:“三个,既然是喝花酒,那能留你一个看热闹。”

  萧博翰对领班点下头,也没推迟,反身坐了回来,三人又喝了几杯,就等着小姐来了好喝花酒。
  第三百零七章:一代枭雄
  提起花酒,是男人都会莫名的亢奋,它和女人、美色、猥亵甚至性紧密联系,因此对男人而言,喝花酒不仅是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境界和追求,只不过,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娱乐也越来越单调。和过去相比,如今的花酒多了一点**,少了些许含蓄;多了三分粗鲁,少了一丝温雅。
  无论是KTV、酒吧,还是餐馆,食客们玩的是扔骰子、转调羹,小姐们更是连呼“老公”,以蛮力劝酒,以身体比拼,了无“小红低唱我吹箫”的情趣,更了无“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意境。
  什么是花酒?定义各有不同。按一般的说法,邀三二女子同席,期间说些荤话,喝个交杯酒,那就是花酒了。
  其实不然,这是一种粗浅的理解,花酒的本质在于男女一起饮酒作乐,如果同席的是女同事,或者是女上司,能作乐么?既不能作乐,那就不能叫作“花酒”了。
  因此,花酒的主角必须是“鸡”。
  花酒始于何时?正史里很难查得到。俺印象中,最早喝花酒的人可能是商代的纣王了。
  两千多年前的纣王凭借武力征服了有苏氏,苏氏早闻纣王好色,为了讨好他便献出绝色美女妲己。从此,纣王就整日沉迷于妲己的美色中,并且对她言听计从。妲己喜欢观看歌舞,纣王就下令乐师创作并演奏了靡靡淫声,跳裸露**的舞蹈,以刺激其酒兴淫兴。
  不仅如此,纣王还在卫州设“酒池”,悬肉于树上成为“肉林”,每次参加宴请的客人饮者多达两三千人,他命令男女**追逐其间,狂饮通宵,这等花酒规模令人震惊。
  也许,在纣王之前就有帝王喝花酒了,他们会是我们尊敬的三皇五帝吗?无从考证。历史上好喝花酒的帝王很多,秦始皇、隋炀帝,唐宋明清的那些拥有几千后宫佳丽的统治者们肯定都少不了。只不过人家是帝王,怎么喝酒,喝什么样的花酒那是人家的事,事实上,除帝王外的很多文人都爱喝花酒,只是喝法比较文雅而已。
  文人狎妓古已有之,春宫词、艳诗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比比皆是,其中不乏名篇佳作,当然也是经验之谈,如“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之类,端的生动形象。
  陪酒女子穿什么?现代,按我的观察,大多穿黑皮裙。在酒吧、KTV一些现代娱乐场所,小姐们的穿着其实乱得一塌糊涂,牛仔裤、连衣裙,甚至还有旗袍的。
  听说最近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无上装餐厅,服务人员的两个或小或大,或挺或垂的肉疙瘩在食客面前晃晃悠悠,那就更没有意蕴了。实际上,古代的**穿着很时尚,许多人以模仿宫廷装扮为荣。
  柳林市的规矩也是一样,喝的差不多了,客人自然会上手摸摸,扣扣,捏捏,掏掏的,否则,这谁还愿意多出几百元的小费,还要请吃菜喝酒呢?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小姐们让客人骚扰一下,也是无法避免的。
  很快的,领班就带来了三个姿色绝佳的女孩进来,这三个女孩真是各有特色,苗条的,丰满的,性感的,就恰如是秋菊冬梅,让人很难一下子就评出哥好坏来。
  不过潘飞瑞是喜欢丰满的,所以没等领班问询,就抬手指了指中间那个丰满的女孩,那女孩也是很灵活的一个人,不等潘飞瑞说话,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史正杰就瞅了瞅那个性感的女孩,这女孩真的很是性感,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萧博翰自然是没得选了,不过他也并不很注重小姐的外貌,今天是请史正杰和潘飞瑞,自己到没有太大的兴趣。
  等三个小姐都落座之后,这酒宴就比起刚才热闹了许多,萧博翰三人本来都是好酒量,这三个小姐能来陪酒,那也都是装酒的家什,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喝得酒多,她们除了小费,还能获得酒水提成,所以也都是奋勇向前。
  时间不长,三瓶五粮液就下了肚子,那个很丰满的小姐就唧唧歪歪的说去了笑话:“一次我到香奈儿去买衣服,看上了一件超低胸晚礼服,马上试穿,我出来后,问店主:老板,这衣服会不会胸太低了。那老板却问:请问,小姐你有胸毛吗?当时我就大怒:说什么呢?人家怎么会有胸毛。那老板:那确实是太低了。 ”
  她说完了,潘飞瑞和史正杰都呆呆的,听不出什么可笑的地方,只有萧博翰听了出来,就对这个小姐说:“奥,原来那衣服确实开叉很低了,把你下面的都露出来了。”
  这一说,潘飞瑞和史正杰才恍然大悟,两人就一起大笑了。
  这笑过之后,潘飞瑞还不断的追着这丰满小姐问:“你确定你没有胸毛吗?我要看看。”

  这小姐就嘻嘻的笑着说:“晚上带我出台,让你看个够。”
  潘飞瑞说:“我现在就要看。”
  小姐也很是服务周到,顾客就是上帝啊,她就靠近了潘飞瑞,拉开了领口,让潘飞瑞看了一眼,说:“看清楚了吧,是不是没有胸毛。”
  潘飞瑞嘿嘿的笑着说:“胸毛倒是没有,但里面有葡萄。”

  几个人又是一阵好笑。
  这样闹腾着就吃的差不多了,但潘飞瑞喝史正杰心里老是在想着萧博翰今天请自己两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没有搞清楚,他们就是喝酒也心有不安,后来潘飞瑞到底还是没有按捺住自己的心情,就很认真的对萧博翰说:“萧总啊,你这么热情的邀请我和老史,不会就是单单的想要喝我们述旧吧?”
  萧博翰见这两人让小姐搞的有点心猿意马了,才淡淡的说:“我就想和你们聊聊,真没什么其他意思,早上我还到苏老大那里去了一趟,也是随便的聊了一下,难道这样不可以吗?”
  史正杰喝潘飞瑞一听萧博翰的这话,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本来身边的小姐都让他们有点乱了分寸,这时候一听到苏老大三个字,更是心中不安起来,潘飞瑞就问:“奥,萧总见了苏老大,那苏老大最近还好吧?”
  日期:2015-07-02 06:2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