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8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分开三魂,慢慢融合魂魄的方法,都是正宗的养鬼术,唯一不同的是,养鬼术是人去养小鬼,而林玥彤却是被一只井鬼拿来饲养自己,这不是人养鬼,而是鬼养鬼。
  再说林玥彤家里的情况,这么多年来,林玥彤自己都不知道家中井鬼的事。但她父母却显然是知道的,那井口钓尸杆上的三具尸体,两具是她父母,而另一具,很显然就是她父母找来解决问题的玄学界人士,只可惜这位老兄学艺不精,或者是没料到井鬼居然有鬼王实力,结果非但没将井鬼的尸体钓上来,反而是把自己也折了进去,最终连同林玥彤的父母,一起成了井鬼的食物。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一切问题看似豁然开朗。但令我不解的还有两个。
  第一,分魂针这种东西,即便井鬼有鬼王实力,也是不能用的,只能是人来用。林玥彤额头那一记分魂针,究竟是谁下的手?
  第二,想找命格八字差距细微的人极为困难,井鬼并不具备查看命格八字的能力,又是怎么找到的林玥彤?真的是完全巧合吗?
  井鬼的背后,或许还隐藏着人的影子!
  接下来我又询问了林玥彤一些问题,可她连井鬼都不知道,其他的问题更是懵懵懂懂一无所知。
  我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给她留了一张安魂的符箓,暂时离开了她的病房,回到酒店里休息。
  从玄学总会回来,一直到现在,为了林玥彤的事情,我几乎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到现在才总算是能休息了。
  一觉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起床之后,我收拾了一下行囊,把当初从陆振阳那里拿到的那方“泰山印”取了出来。
  当初陆振阳说过,这泰山印是他们陆家七件传承法器之一,虽然可能不如天师法器那么珍贵。但能称为传承法器,威力肯定非同小可,当初在陆振阳手上时,这泰山印肯定没有发挥出来原本的威力,而我的修为原本就比陆振阳强,现在又进阶到了点穴一窍境界,这泰山印又会展现出什么样的威力?

  心头带着兴奋,我将道炁缓缓注入黄白色的泰山印中,但让我大失所望的是,泰山印上之时光芒微微闪烁了几下,旋即就又平复下来。接下来,任凭我怎么注入道炁都没有任何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闭上眼用道炁静静感受了半天,这才发现,泰山印下方雕刻着一个复杂的图案,而我的道炁。就是经过这个图案之后,没有进入泰山印之中,反而是被分散到了空气里。
  道炁进不到法器中,自然无法激发法器的作用。
  这瞬间引发了我极大的兴趣,这个复杂图案,显然是一个有分辨道炁作用的风水阵,能分辨出陆家人和其他人道炁的不同。
  《死人经》中记载的风水阵种类有很多的,但这个阵法我却是从未见过。研究了半天之后,我依然没什么头绪,只好把这件事先放下,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破解这个阵法。
  将泰山印收起来之后,我发现自己似乎一下子闲了下来。我坐在那里,整理了一下自己这些天的经历,发现目前还有两件事是需要我去做的。
  一件事是确定胖子父子的踪迹。另一件事则是去苗疆寻蛇灵。
  蛇灵之事不光是因为对蛇灵的敢情,而且因为红影子的那句“墨龙麒麟结”很可能跟蛇灵有关,我必须得早日把它寻回来才能找到谜底。只可惜的是。那老蛊婆的实力,怕是识曜境界都不止,以我现在的实力去找她,只能是以卵击石,根本无法达到目的。所以这件事只能暂时按下不提。
  胖子父子的踪迹也很麻烦,早几天我就尝试过给胖子打电话了,但跟以前一样,他的电话早就打不通了。最近打的时候,甚至已经成了空号。所以我现在只能琢磨着,什么时候再去开封一趟。
  当初我听他说过,他师从开封一个著名的道家宗派占验道的卦术大师管真人。如果胖子从火神庙里出来的话,或许会回到他的师门之中。
  心里略一抉择,我就决定休整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然后先回家一趟,等过完年之后,就去开封找这个管真人。
  接下来的这半个月,我推掉了深圳分会的数次庆祝活动邀请,一个人留在酒店里面,慢慢的温养道炁,因为我是绝顶四脉的天赋,修行速度远超常人,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我天脉之中,第二个穴窍内就已经蓄积了大约一成的道炁。

  听起来这一成似乎不多,但要是换成别人,别说一成了,估计连半成都难。
  唯一让我郁闷的是那墨绿色能量,这么些天过去了,依然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比之过去虽然有所增加,但增加的速度实在是不值一提,几乎难以发现。
  要知道,墨绿色能量当初可是开辟出来了完整的四条经脉啊,比之道炁还要强出不少,现在居然成了这番模样,不光不能再跟道炁融合在一起提升我的实力,甚至连增长的速度都慢成这样,实在让我不知所措。
  我也想过继续从那墨珠上吸收能量,但墨珠上的能量此时全部用在掩藏真龙脉,真龙脉这东西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要是不加掩盖,带在身上,那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太阳。只要我将它暴露出来,估计玄学会的人几分钟之内就能找到我,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冒这个险,于是只好作罢。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之后。我正要动身离开深圳,杨开臣忽然又来找到了我。

  我以为是玄学会托他来找我去参加什么活动,不等他开口,就告诉他说,我准备回家了,不管什么活动,我都没法去参加。
  谁知道杨开臣却焦急的对我摆摆手,开口说。“不是参加活动,玄学会那边出事了,这回你必须得去一趟才行。”
  我心里奇怪,就算玄学会出了什么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解的问了他之后,杨开臣叹了口气说,“还不是因为上次林玥彤那件事,你灭了那井鬼之后。背后的正主儿找上门了。”
  我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冷笑起来,“当时我就有所怀疑,现在看来还真是有人操控。这人倒是好胆,做了这般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还敢找到玄学会,莫非这人是玄学总会里的什么大人物不成?”
  杨开臣摇摇头,“不是玄学总会的人。”
  “不是?那玄学会的人为什么还要低三下四的来找我?难道是道家佛家的大人物?”
  杨开臣继续摇头。我更加不解了。整个玄学界里,除了这三家的大人物之外,其他还有谁敢自己做了坏事,却主动大摇大摆的找上门的?就算是上次那个老蛊婆也不行,逼迫徐会长是一回事,逼迫整个玄学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三家都不是,那莫非是龙虎山的张天师?
  又问了一遍之后。杨开臣给了我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他苦笑着说,“是香港人。”

  我顿时就是一脑门儿的雾水,这件事怎么会跟香港人扯上联系?
  听了杨开臣的详细解释之后,我这才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