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97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不靠谱的,也只能依仗他了……”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会他正在心里暗恨偷了师父罗盘的那个人呢,如果有那个罗盘在手,配合自己占卜出来的卦象方位,方逸就能寻踪找过去,或许不需要报案就能找得到司元杰了。
  “方逸,你说那几个人把司元杰带走,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三炮皱着眉头在那冥思苦想着,“按照吴小军的说法,他们可能是到西北去挖煤了,但是司元杰在咱们那里的工资,不见得就比挖煤低,他干嘛舍了西瓜捡芝麻呀?”
  “我哪里知道啊,这事儿只能等找到了司元杰才能搞明白……”
  方逸思来想去,把老道士当年教给他的江湖手段全都回想了一遍,也没能琢磨出尤氏兄弟在搞什么把戏,但方逸却是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尽快找到司元杰的话,他就要大难临头了。

  “无聊,来,三炮,咱们俩玩斗地主吧,一张牌十块钱怎么样?”
  胖子浑身脱的就剩下件内衣,拿着副扑克牌拉着三炮玩了起来,他们两个都知道和方逸打牌那等于是送钱,因为方逸的记忆力实在是太变态了,一副牌经他的手洗过之后,什么牌在什么位置,方逸能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胖子和三炮打牌,向来都是把方逸排除在外的,他们两个人发三个人的牌,如此一来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牌,倒是玩的不亦乐乎。
  临到傍晚的时候,方逸等人出去吃了个饭,四五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一直都没接到刘家喜的电话,几人只能回到小旅馆继续等待着,到了八九点钟的时候,几人都以为刘家喜今儿不会在找他们了。
  “嗯,刘哥来了!”
  就在方逸准备上床打坐消息的时候,他的耳朵突然动了一下,从门外传出的脚步声,方逸听出了刘家喜走动的声音,在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之后,刘家喜果然站在了门外,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吴小军。
  “方逸,准备一下,咱们连夜走!”刘家喜的声音很匆忙,在方逸等人住的房间里扫了一眼,说道:“把你们的东西带好,咱们现在就走,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胖子,快点穿衣服,别磨叽……”方逸踢了胖子一脚,回头问道:“刘哥,是不是找到司元杰的下落了?”
  “先上车再说,具体的事情要到了那边才知道……”刘家喜看了一眼满面红光的胖子,开口说道:“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晚上还能开车吗?这夜路可是不怎么好走……”
  这年头大城市都没有查酒驾的习惯,更不要说是小乡镇了,刘家喜问胖子这句话只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他今儿也喝了酒并且忙活了一天,自问也没有开夜车的力气了。

  “刘哥,晚上我来开车……”方逸在旁边说道,虽然晚上哥三个都喝了不少,但那点酒精在方逸体内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逸哥儿,你可还没驾驶证呢,还是我开吧……”胖子有点担心的说道,他和三炮还从来没见过方逸开车呢。
  “没驾驶证?”刘家喜闻言愣了一下,看向方逸问道:“你学过没有?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会,刘哥,你放心吧!”方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平时坐车看的多了,加上车子又是自动挡的,不就是挂挡起步加油门嘛,方逸看都看会了。
  事实上聪明人干什么事,都能很快的上手,方逸在初次开车的时候,除了刚开始方向有些跑偏之外,在开了十来分钟之后,那车子开的和老司机基本上就没什么区别了,甚至比三炮和胖子开的还要稳当。

  “刘哥,咱们这是要去哪?”经过了最初的紧张之后,方逸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侧过脸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家喜问道。
  开车紧张与否,正是新手和老司机最大的不同之处,新手开车往往身体都是僵硬的,在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反应会特别迟钝,而老司机则是恰恰相反,松弛的状态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能让他们更快的做出合理的反应。
  “晋省,凤凰城!”刘家喜给出了一个地名,口中说道:“你只管开就行,路我知道,会指给你的……”
  “凤凰城?刘哥,你说的凤凰城,又叫煤都吧?”
  方逸虽然没上过学,但特别喜欢国家地理,胖子给他的那些地理书都被方逸给翻烂了不少,一听凤凰城这三个字,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和这个城市的另外一个名字对应上了。
  凤凰城,是晋省的第二大城市,和省会龙城一样,都属于省辖市,是中国九大古都之一,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为全晋之屏障、北方之门户,且扼晋、冀、内蒙之咽喉要道,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有“北方锁钥”之称。
  在古代的时候,凤凰城是作为内地和草原之间的一道屏障,自明之后,历朝历代都有大军驻扎在这里,凤凰城守军,向来都是明清各个朝代最为精锐的军事力量。
  但是到了现代,凤凰城的军事地位已然没那么重要了,而让凤凰城再次名声大噪的,却是其地下丰富的矿产资源,国内最大的煤矿就坐落在这里,由此凤凰城又得到了个煤都的称呼。

  “没错,凤凰城也叫煤都,他们现在人就在那里……”
  刘家喜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想了想又给放了回去,苦笑道:“方逸,这次我听了你的,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如果他们真是在那里打工的话,我这一个内部处分怕是跑不掉了……”
  正如刘家喜所想的那样,当立案的报告打到分局之后,领导马上就打电话过来把他给训斥了一顿,这大过年的打工的人群都回家了,正是抓赌搞创收的时候,刘家喜的行为无疑是让领导不喜的。
  不过事已至此,又关系到司元杰的安危,刘家喜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在吴小军搞到了吴二宝的电话之后,刘家喜知道去局里申请查询通话记录的事情根本没戏,干脆找了自己一个在电信部门工作的朋友,私下里打印出了一张清单,锁定了吴二宝现在的位置。
  “刘哥,想抽就抽吧,没关系的……”方逸把车窗开了一点缝隙,开口说道:“您今儿查到什么东西了?要是方便的话,给我们哥几个说说呗……”
  “让小军说吧……”
  刘家喜摆了摆手,掏出一根烟放在了嘴边,在临近年关所里警力最紧张的时候,他带着人跑到外地去办这个案子,下午的时候就差点和所长吵起来了,对于刘家喜而言,他背负的压力很是很重的。

  “我从吴二宝他爹那里听到的消息是,吴二宝和他媳妇确实是去煤都打工了……”
  看到胖子和三炮的眼神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吴二宝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道:“吴二宝是去年年初的时候,被尤龙给带出去的,这一年多只回家了两三次,给家里一直都是说在私人煤矿上干,这次回来,吴二宝给了他爹一万块钱……”
  和脾气暴躁喜欢惹是生非的吴二宝不同,吴二宝的爹却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往日里吴二宝胡作非为被判了刑,让吴二宝的爹在村里很是抬不起太,整日里脸上也没个笑容。
  日期:2016-11-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